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191):長新冠?佯新冠?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18日

【明報專訊】「陳教授,我的思想忽然模糊一片,已經反覆檢測了多次,結果都是陰性,沒有新冠復陽,就連腦掃描也找不出原因,老闆卻以為我發白日夢,如此下去我怕連飯碗也不保!」「陳醫生,我以往每天跑步個多小時,現在上2樓也感氣喘乏力,見了幾名胸肺及心臟專家也找不出原因。」「陳院長,我需要見精神科醫生嗎?」

過去兩個月,這些新冠康復者是我最常見的病人。他們各有不同徵狀,但全部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原因不明、求救無門。最近一次醫管局高層會議,我再三指出「長新冠」將會對醫療及經濟帶來沉重負擔。月初,就連美國總統拜登也敦促聯邦政府全力找出「長新冠」的原因及治療方法。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新冠長期綜合後遺症(或稱「長新冠」)是指新冠患者康復後,出現持續1個月以上多種不能以其他原因解釋的徵狀,包括「腦霧」、疲倦、記憶力差、失眠、呼吸困難、咳嗽、肌肉痠痛、腸胃失調、脫髮等。不是所有患者都會出現以上所有徵狀,有些患者大腦受影響比較明顯,而另一些患者主要徵狀可能是咳嗽或腸胃失調,所以這些患者往往分散到不同的專科醫生接受治療。

很多人對「長新冠」有不少誤解,以為是身體還有殘餘病毒或是病毒破壞了個別器官的後遺症;亦有不少理論,例如多器官炎症、免疫系統過敏反應、精神壓力等;更有人以為「長新冠」只是逃避工作的藉口。儘管這些理論說得如何娓娓動聽,至今沒有一種學說得到科學數據支持。

中大研究團隊發現,近八成新冠康復者6個月後仍受「長新冠」困擾。同時我們發現「長新冠」並不局限於長者、長期病患、重症或發炎指數高的人士。我們以宏基因組學 (metagenomics)分析超過1200個糞便樣本的細菌基因,首次證實「長新冠」患者擁有獨特的腸道微生態,有如手指指紋般可以識別,團隊把這發現稱之為「長新冠型腸道微生態」。透過檢測「長新冠型腸道微生態」,我們可以預測罹患「長新冠」的風險;更透過檢測康復者是否帶有「長新冠型腸道微生態」,可以診斷出現持續徵狀的康復人士是否患上「長新冠」,其靈敏度及特異性均近90%。

從腸道微生態拆解「長新冠」

此外,我們亦發現分析腸道微生態可區分不同類型的「長新冠」。例如,缺乏與免疫力有關的「好菌」會出現持續咳嗽和氣促的呼吸系統徵狀;而某些惡菌則會引致疲倦、失眠、記憶力差和失去味覺等腦神經系統問題。區分不同類別的「長新冠」徵狀可望為「長新冠」患者對症下藥。

初步研究更發現,利用中大研發的微生態配方(SIM01)醫治新冠康復者,90%人士於1年後並沒有出現「長新冠」。我們正推行大型臨牀研究,利用SIM01調整腸道微生態以治療及預防「長新冠」。

自2020年新冠病毒爆發以來,全球已有超過5億人口染疫。以香港為例,單是第五波疫情已有數以百萬計市民確診,數目極之驚人。我們正努力不懈,不單要找出腸道微生態與「長新冠」 的關係,更希望為廣大市民提供預測、診斷及治療「長新冠」的方案。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作者簡介:教學生、醫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學醫學院院長陳家亮親筆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陳家亮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