膚見:像福爾摩斯般斷症

文章日期:2022年05月30日

【明報專訊】當年從澳洲完成醫學學位回港,第一份工作便是在瑪麗醫院急症室任職,做了約2年,儲到足夠學費便決定去倫敦大學醫學院攻讀皮膚科文憑。為什麼選擇皮膚科呢?我也不肯定!醫科學生很少接觸皮膚科病人,大學學到皮膚科知識也很表面,相對其他大科目例如內科、外科、兒科等也來得簡單。估計我喜歡其中一個原因是皮膚科醫生在工作及生活方式上,沒跟一些專科例如外科、心臟科、急症科來得緊張。所以皮膚科、眼科、耳鼻喉科等都很受年輕醫生歡迎;無論當時到現在,年輕醫生想在這方面得到訓練,都需要等待一段長時間,或者就是這個原因,我決定到英國進修。這1年在倫敦的皮膚科文憑訓練,只是專科訓練的開始,接着6至7年,我還要繼續接受訓練及應付不同考試,才拿到香港專科資格。

還記得當時St. John's Institute of Dermatology主管Professor M Greaves,第一次跟我們見面(其實大家已是擁有幾年經驗的醫生),問同學是否認識福爾摩斯?雖然同學大部分都來自亞洲及南美,但對這個私家偵探也有些理解。他說皮膚科醫生的斷症跟褔爾摩斯查案方法很相似,細心聆聽及觀察入微是必須,要去到幾細微呢?就像偵探從觀察書信中的紙張就知道它是從哪裏寄出,又或者從信中字迹就知道是用左手寫還是右手等。我當時心裏想起一個笑話:以前警局都有關公像,不知皮膚科醫生會否放福爾摩斯像呢!

教授這段說話真是金石良言,雖然現在科技發達,有很多影像儀器協助,但皮膚科斷症過程仍需要細心聆聽、觀察入微及運用邏輯等去解決病人迫切問題。可惜Professor Greaves於2021年1月在家中安詳離世,享年87歲。從他的弔文中得知,2010年英國報章The Times選他為英國出色皮膚科醫生(Britain's top dermatologist)。

他有可能每一年都對莘莘學子講述福爾摩斯故事,但相信不是每一個都像我那樣上心。

「勤力」洗頭反惹禍

很多病人因頭瘡問題求診,大部分是中年男子,病人常見於春夏季節交界,每次服完一個療程抗生素後,過幾個星期又再復發。對於復發這個問題,教科書沒有什麼建議,沒有解釋原因。但這種情况實在常見,為什麼不斷復發,我到底又忽略了什麼事情呢?所以我決定跟病人討論洗頭水及洗頭習慣,相信最大可能是他們認為自己頭油太多,所以會用強烈去油洗頭水或肥皂日日清潔,甚至早晚清潔。持續這樣做,時間一長,頭皮屏障會受到破壞,容易受感染。而抗生素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真正有效方法是減少清潔次數及用溫和洗頭水。當解釋了前因後果,大部分病人都很快理解及改變,問題就會慢慢得到解決。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黃偉傑(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