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每日辱罵 半夜凍水照頭淋 家暴受虐男有冤無路訴

文章日期:2022年08月01日

【明報專訊】尊尼狄普(Johnny Depp)家暴及誹謗官司受國際關注,再次引發社會就「男人也可能成為家暴受害者」的廣泛討論。

家庭暴力受害者支援服務多着重女性,很多人都無法相信男性也可能遭遇家暴,使得願意站出來接受協助的受害男性,需要更多勇氣與挑戰。我們亦相信目前遭受家暴的男性,遠遠多於呈報數字。

男性遭受家暴絕非個別事件。根據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統計資料,七分之一美國男性指出曾遭受親密伴侶的肢體暴力。另外,參考台灣2021年家庭暴力通報案件數字,118,463名受害人中,男性受害人有42,274人,約佔36%;女性76,189人,約佔64%。香港社會福利署2021年家暴統計,親密伴侶暴力2715名受害人中,男性受害者有408名,佔整體數字15%,即平均6名家暴受害者中,有1個是男士。

6個家暴受害者 1個是男性

男士遭受家暴不是單一事件。我們每天於面談室,都接觸到有血有肉的真實故事:

「她每日罵我『無用、廢;掙雞碎咁多,唔夠用!』」

「返工回家,我只想休息一下,陪小朋友玩玩、傾偈;但她的嘴巴停不了,窮追猛打的謾罵。」張生憶述這幾年持續遭受妻子家暴的經歷,至今仍感到焦慮及恐懼。

「最難受,是於小朋友面前,罵到我一文不值,無地自容,要搵窿蜎。我怎樣面對兒子,現在連兒子都對我毫不尊重。我經常都會問自己,為什麼要留在這個家?為了什麼?」

張生忍受妻子長達4年肢體及精神暴力。5年前,兒子出生後,張生與妻子的關係變得惡劣,妻子情緒容易變得激動及劇烈,令他無力以對。他承受很大壓力,精神健康出現問題,無助、失眠、情緒低落、不能集中精神等,影響了日常生活及工作。每天放工,他內心抗拒回家,經常以會議或超時工作為藉口而延遲回家。入屋前,要先深呼吸處理緊張焦慮的情緒。最令他感諷刺是,午膳1小時是他感到人生最快樂的時間,有「自由的空氣」。

妻子曾於他凌晨熟睡時,「一盆冷水照頭淋」叫他起身,解決大家矛盾不和;妻子又試過自殘,不斷用頭撞向牆而威脅他,並揑造他施暴的不實指控;妻子也試過用刀砍爛房門及破壞電視機來威嚇。以上種種暴力片段,牢固刻在他的記憶中。現在回想,餘悸猶存。

3個月前,為了保護自身安全,也希望減少妻子暴力行為對小朋友的負面影響,他決定離開家庭。「試過找朋友及專業人士幫忙,但他們不相信我,不相信男人會遭受女人的家暴;更指我太弱、對老婆不好,所以老婆才這樣待我。」

逾九成半個案涉精神暴力

這句話,道出很多遭受家暴男士的心聲。受到妻子虐待及暴力,彷彿成為他們的秘密,不能也不會與別人分享。缺乏別人明白、信任、理解,結果自己變得孤立,只能默默忍受。事實上,許多研究指出,不少受害男性會長時間懷疑自己與他人,擔心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才導致妻子用暴力對待,並且需要承受社會上認為夫妻不和是男人的錯之迷思,導致許多男性繼續待在被害關係裏生活,延誤求助時間。

忍受還是離開,對很多男士而言是痛苦及艱難的決定。選擇忍受妻子暴力是為了子女,不想他們成為單親家庭,也擔心日後無法見面;離開暴力關係也是為了子女,希望停止他們目睹家暴,減少對成長的影響。其實,有研究指出,子女若在夫妻暴力關係或衝突下成長,比起在父母離異的狀况下成長,對子女負面影響更大。

前線個案經驗,肢體暴力較容易察覺,惟超過九成半男士受虐個案都遭受精神暴力,因為不易察覺,情况令人十分關注。社會對精神暴力缺乏認識,忽視其傷害及破壞力。精神暴力包含言詞攻擊及心理虐待,常見例子包括謾罵、侮辱、威脅傷害自己及對方、揚言使用暴力、竊聽、跟蹤、監視、鄙視、不實指控、破壞物品、操縱等。長期遭受精神暴力令受害人出現創傷反應、抑鬱、焦慮、自我質疑、自我形象低落等。有研究指出,長期遭受精神暴力或心理虐待的男性受害者,創傷反應甚至高於肢體暴力。

文:陳沛恩(和諧之家賽馬會「男」天再現計劃主任)、陳季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編輯:朱建勳

facebook @明報副刊

明報健康網:health.mingpao.com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