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直男 以畫扶弱 揭示不義

文章日期:2015年01月30日

【明報專訊】從澳洲的原住民到峇里的美麗田園;從阿富汗戰場到關在牢房的毒販。Ben Quilty以厚重的顏料塑造充滿色彩與層次的作品,表面可能是風光明媚,然而在山澗河溪背後卻是另一個世界。這個Straight White Male,在主流的世界尋找邊緣,在強勢的位置支援弱勢。

展覽名為Straight White Male,直譯白人直男,簡單直接道出創作者身分。來自澳洲的藝術家Ben Quilty表示創作都是從個人自身開始,而他的身分就是Straight White Male,「所有作品都是從自身的感覺開始,去看世界不同的人性」。1973年生於澳洲悉尼的Ben Quilty,在悉尼藝術學院修畢視覺藝術學士,主修繪畫。他說﹕「我的國家都是由『白人直男』掌管,由他們的意識主導,令我覺得很不妥當。」 所以「白人直男」其實是諷刺多於身分認同,Ben Quilty以作為強勢的一方,反省主流價值,揭示霸權的不公義。

關在烏托邦的死囚

是次展覽展出Ben Quilty的最新作品,當中不少運用了獨特的繪畫手法,將畫好的畫布按壓在乾淨的畫布上,從而創造出厚重顏料的幾何單色印花效果。「靈感啟發自19世紀心理學家和心理健康研究先鋒Hermann Rorschach創造的墨迹測試。這個測試是假若你能看見影像,則表示你有偏執或妄想行為的迹象。我從這個心理測試引伸,套用在我的作品上,如果你能看到什麼,也可能是你的幻覺,或許這只是個笑話。」今次展覽中有不少作品都利用了這種手法,當中重點便是由12塊畫板組成的澳洲瀑布風景畫,名為Fairy Bower Falls,位於新南威爾斯的南部高原。瀑布只是個幻象,還是在瀑布之下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景象?「這個美麗的瀑布是著名旅遊熱點,但其實過去曾發生屠殺土著居民的歷史,可是這段歷史一直在官方論述中被忽視,也被社會遺忘,因為是不光彩的事情。我認為雖然是黑暗的歷史,但我們必須正視,不要因為是負面的事情而把它忘卻。澳洲人常說自己是活在世界的最底層,因此看不清這個世界,然而我們對自己的歷史也認識不深,很多東西被埋沒了。」

Ben Quilty不止對準自己的國家,他也關注其他地方,他以Hermann Rorschach繪畫法創作新風景畫系列Pacific Island/Ocean,在風光如畫、遊客不絕的峇里,美麗背後原來藏着黑暗,Ben Quilty從2012年開始接觸一名關押在峇里島科洛布坎監獄死囚牢房的澳洲毒品走私犯Myuran Sukumaran,以他為題創作一系列作品,呈現看似烏托邦的峇里另一真實面貌。

「藝術必須關注社會禁忌」

除了風景,Ben Quilty也經常繪畫人像,當中不少是自畫像,「因為作品都是關於我自己的故事,我怎樣去看世界」。Straight White Male,非常陽剛的形象,他表示從小父親就是他的模仿對象,到今天依然是他的頭號模仿人物,「他讓我任意塑造形象,從小已成為我的模特兒,相反母親卻不喜歡我把她創作成古靈精怪的樣子」。雖然Ben Quilty以最剛強的男性視點出發,但作品卻沒有壓迫感,大概跟他的人文精神有關,他說﹕「我關心政治、文化和社會,希望通過創作看看社會其實怎樣運作,又或者是社會為何不能正常運作。我對歷史很有興趣,相信歷史能幫助我們認識自己,從而建立身分。」他的每幅作品都藏着歷史故事,不是天馬行空,而是經過長時間的資料蒐集和研究。2011年,他以官方戰爭藝術家的身分在阿富汗烏魯茲甘省的澳洲基地駐留,然後創作了相關作品,當中包括取材自澳洲退伍軍人二等兵Phil Butler的畫作。「我認為藝術必須關注社會上的禁忌,揭示這些議題才能推進文明發展,對我來說,這是藝術最重要的任務。」

日期:即日至3月1日

時間:周一至六上午10:00至晚上7:00

地點:藝術門

(中環畢打街12號畢打行6樓601)

查詢:2522 1428(www.pearllam.com

文:林喜兒

圖:藝術門

編輯/蔡曉彤

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