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藝.創作園地:秋日荔枝窩之行

文章日期:2017年01月23日

【明報專訊】坐着你駕駛的鐵馬飛馳吐露港公路上,一心捕捉未濃的秋意。夕陽歲月雖然烙印在你的臉上,卻沒有在你身上留痕:步履如飛的身手、矯健的身段,令人相信你未達知命之年。船灣淡水湖郊野公園照鏡潭附近的涼亭裏,你捧着一杯暖暖的咖啡,待我吃完半片還暖的飛碟三文治,才領我走進彎彎曲曲的山川小路。

你曾笑云:「希望你帶我尋找一株姻緣草。」看,路旁一田田長得茂密的草叢裏,姻緣草長滿其中。雖是單穗水蜈蜙的化身,卻令人驚訝緣分近在目前。在荒廢的田野裏,怕醜草羞澀地開着淺紫色的圓形花朵;花朵恍如細小的星球般鮮艷奪目,使我想起家中那盆火球花。

想不到香江郊野公園如斯美麗:白瓣黃心的小雛菊、閃亮的狼尾草、一串串紫色的韓信花、奪目的粉紅稔花,一一長在色彩斑斕的岩石路旁。彩蝶紛飛,或雙雙對對,或三五成群於空中妙曼起舞,讓我相信此乃人間樂土。叢林竹樹環繞四周,共同為大地編織深淺不同的綠衣裳。在崎嶇不平的山路,偶爾橫躺着一道又一道石澗。啊,或許那不是石澗,是秋雨留下的一匹匹清澈透明的白紗,為大地的綠衣裳裁剪出一條條清新流動的紋理。我將一片竹葉摺成扁舟,承載你的愁緒,放諸溪流,讓它替你減卻人間少許煩憂。

與你踏着造物者鋪在山路上的淡紅色寶石,原來是水成岩為山川燙烙的印記。它們在陽光的映照下格外顯得紅粉緋緋,為行人開闢走進村莊的路徑。轉了千百個彎曲弧度,終見一片綠色紅樹林——浸泡於淺海之中,遠離尋常樹木,恍若遺世獨立的隱士。潮退之後,林下呈現一個個排列有序的小洞;我暗暗慨歎潮蟹猶如香江百姓,幾近無處容身,只能躋身細小的窩居;唯有泥濘裏的彈塗魚,不介意露宿泥地街頭。

經過只有兩三戶的小村莊,再走過綠葉扶疏的雞蛋花叢,觸目是為人熟悉的村莊——荔枝窩。荔枝窩的熱鬧與其海岸線的寧靜形成強烈對比。與你一起走到海邊,坐在石凳上,讓和風愉悅地輕拂着彼此的臉龐,享受着大自然的寵愛、海風的舒暢,你笑謔那是從大亞灣核電廠吹過來的;你撐着一把紫色雨傘,為我擋去風雨。風雨再大,也驅趕不了快樂的歡笑聲。

雨勢漸大,雨傘細小,只有逃到村裏的觀景亭躲避,在滂沱大雨中看着村裏的遊人。雨未停而遊人如鯽,穿梭往來如繁華的彌敦道。劉禹錫《竹枝詞》云:「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正是當日的寫照。未時一刻,雨漸小,我跟着你在微雨和陽光之中,沿來時的小路覓食果腹。山川路上、小村莊旁、美食店內,你點了一窩滾燙的雞粥。店舖雖然簡陋,卻煮出都巿早已遺失的味道:鮮甜的雞肉與軟綿的白粥,混和着四周蒼綠的山嶺,以郊野清新空氣作配料,烹調出繁華鬧巿無法品嘗得到的味道。

一頓飽餐小休後,精神飽滿更有活力,與你競賽般沿着原路疾步歸去,皆因申酉之時,各有會議。那疾走的步伐恍如蜻蜓點水般,不留下半點足跡。當一群又一群行人顫抖地摸着石塊過河時,我與你輕鬆的跳過了。清晨初至的害怕、緩慢的步伐,與回程時的大膽跳躍,令你感覺驚訝。再次回到姻緣草叢,與你玩着兒時的遊戲:拉出一個秀麗的「井」字來,你體會到姻緣要雙方經營方可成功。與紫色的含羞草花球說再見之後,步出路口,尋回你那輛綠色鐵馬。久候了的鐵馬,被大自然灑了一身啡黃的秋葉。與你帶着秋葉,也帶着一點點的秋意,從世外桃源返回現實的都巿…….

作者簡介:(作者為香港珠海學院中國文學系副教授、香港作家聯會學術部副主席。)

●賴慶芳

■《明藝》前期內容可瀏覽:

《明報月刊》網站:www.mingpaomonthly.com/cfm/main.cfm

《明報》網站:www.mingpao.com>搜尋>輸入「明藝」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