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藝術展像大商場?

文章日期:2017年03月24日

【明報專訊】今個星期在中環海濱有第三屆的Art Central,三月被稱為香港的藝術月,連日看了不少十大推介、三大焦點,對於購買力非常有限的筆者來說,進入這個白色大帳篷看藝術作品,若完全置身事外,倒比逛書展有趣,起碼沒有散貨場般「一百蚊三本」催逼人一定要把作品買走。在裏面,偶然與同樣像置身事外的藝術家潘慕文(MU PAN)閒聊兩句。

一個個方正的攤位之間,大型裝置、行為藝術、動態的藝術作品都比較受歡迎,最熱鬧之處是Uji Handoko Eko Saputro aka Hahan的大型畫作依方格切割分售,三百元一格,穿紅衣的工作人員不停奔走,在白淨空間包圍下,尤其顯得熱鬧。「打卡位」有Anida Yoeu Ali的表演,她舉牌圍白箱而行,牌和箱以白底黑字寫上BAN ME、I AM A MUSLIM,及為香港度身訂做的Je Suis Hong Kong、689等字句,歡迎人們隨時加入「示威」。

倫敦科陶德藝術學院(The Courtauld Institute of Art)教授Julian Stallabrass走訪London Art Fair,形容人們蜂擁到藝術博覽會,裏面不是展覽,更像個大商場。走過一個個畫廊的攤位,其實是從一間店走到另一間店,奇怪的是,人人卻甘願付二十英鎊入商場。在香港,各種報道和推介營造「藝術月」熾熱氣氛,但另一方面,由門票定價到展場內專業的買賣氣氛,又彷彿在篩走平時對藝術品涉獵不多的「一般人」,以上提到在Art Central的作品,都嘗試打破藝術作為高檔商品的性質。

黃傘蟑螂對戰拿槍官兵

政治題材貼身,容易將一般民眾與藝術品的距離拉近。Anida Yoeu Ali著閃紅的罩袍游走會場,相比之下,潘慕文的畫作亦帶有強烈政治信息,不過掛在白牆上,顯得較為「安靜」。但香港人一細看,必然也會看得懂:混亂戰爭場面裏,一大堆拿黃傘的蟑螂對戰拿槍的官兵。

望向攤位的工作枱,一名男子頭頂前半剃光,後半留一把長髮,名牌上寫的正是畫家MU PAN。台灣出生,約二十歲移民,現居紐約的他,來港六天,「不是專門來art fair,是專門來香港」,「art fair其實是給畫廊的人跟有興趣的收藏家溝通,藝術家通常不會來」。

潘慕文說,每個art fair都一樣,看得多,頭也昏了,「art fair不是一個看作品的地方,你要看作品最好還是到美術館或者是畫廊,如果你喜歡那個畫家或藝術家,他們的東西去哪裏展,就去那裏看,art fair基本上是做生意的」。

這名藝術家的畫頗為直白,蟑螂撐黃傘,他不諱言「就是佔中的小孩子」,「他們對我來講就像蟑螂一樣討厭」,自言是看香港電影、電視長大,屬於無綫五虎年代的他,反對港獨、台獨,多年前曾在台灣一場藝術博覽會展出過畫作,說雖然也有扯上政治,但「那一次賣了不少」。

聽上去,這樣的政治立場,作品進內地也沒什麼衝突吧?潘慕文說「有機會到大陸,我一定去」,笑指要「意識上反攻大陸」,不過他評價自己的作品不受歡迎,「因為在內地很多評委還是比較保守,或者是比較商業一點,要討好人,要人家看得舒服,懂的人還是有,可是不多。沒有人要做虧本生意,這不是政治的問題,是沒有人想要賠錢」。問藝術家,你會覺得這裏像個大商場嗎?他說,像遊樂場的攤位吧。

文、圖:何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