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挑戰日本登山 返老還童 邊行邊學

文章日期:2018年01月01日

【明報專訊】近年香港有股行山熱,如果說,一般人視之為強身健體的運動,年輕人視為打卡兼影文青照的機會,那對老人家而言,行山大概就是自我突破的過程。行動不便、行步路都跌,是社會對長者的既定印象,以致他們畫地為牢,走遠一點都耍手擰頭,生活離不開飲茶買餸和看電視。不過,有一群長者就選擇踏上高山,還遠赴日本,登上世界遺產熊野古道。這班大齡山友證明,只要勇於踏出第一步,年齡、身體與地域的限制,都可以一一打破。

面對身體機能退化,甚至大小疾病纏身,自然要加把勁鍛煉身體,所以很多長者有晨運習慣。與其獨沽一味耍太極,有人就寧願登上山頭,像年過六十的Lynn,未退休前因工作和照顧家庭,擱下了行山的興趣,沒想到十多年前一場癌症,成為了重拾嗜好的契機,「我因病提早退休,就算後來成功治病,身體也變得虛弱。我不擅長其他運動,便打算多行山,好讓身體復元」。

抗癌後行山鍛煉 登上世遺長見識

要攀山涉水,本身已考驗體力;何况大病過後,更是難上加難。Lynn不是貿然挑戰登山,而是預先做足步行訓練,「做完大手術,連行路都覺得累,但為了身體都要堅持,每天早晚都去行公園、運動場。起初只能圍繞運動場行半個圈,日子有功,體力漸漸提升,便能應付行山了」。

由在平地都覺得寸步難行,到如今每周至少行山一次,Lynn的身體明顯強壯了,甚至比患癌前更精神。想起那一場大病,她仍有一番體會,「我喜歡上『扚起心肝』這四個字,想做的事就去做,否則可能沒機會了」。其中一樣她最想做的事,就是衝出香港,「在香港行山多了,便想外遊見識。年輕時試過參加旅行團,卻是走馬看花地看景點,不會有登山的機會」。

所以,當她知道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彩齡學院(彩齡學院)舉辦「樂走.山林」計劃時,Lynn很快就決定報名。計劃專為滿50歲長者設計行山活動,由專家導賞,介紹與行山路線相關的樹林、文化、歷史等。除了兩次本地行山團外,2017年11月更組成六日五夜的旅行團,往日本健行13公里,走入在2004年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入世界遺產的熊野古道。

彩齡學院 專辦長者行山導賞團

Lynn與五名山友參加,出發前要聽講座,了解在外地行山的注意事項,又去蒐購戶外裝備,應付和歌山當地的寒冷天氣。到達日本後,Lynn不時翻看由學院派發、每人一本的筆記本,上面既有熊野古道的資訊,也有充足的空白位置,讓山友們記低所見所聞,「我覺得這安排很有心思,尤其是過了60歲後,我的記性變差了,轉頭就忘了做過什麼,筆記本更加重要」。

跟山友登上熊野古道,Lynn笑言像返老還童,「我們一起談天,午膳時對着瀑布吃便當,感覺像是小學生去野餐」。部分景點有紀念印章,她一一蓋了印,又拍了很多照片,「除了跟山友合照外,見到美麗的樹葉、樹枝都會拍下來,回到香港後,就可當作畫水墨畫的題材」。

專家隨行 生動講解地質知識

與Lynn志在衝出香港不同,退休6年多的羅先生,不但已習慣外遊,日本更是他的「地頭」,他笑言﹕「由於太太喜歡日本,我經常去,但每次都是吃喝玩樂和購物,其實我並不特別享受。」直至看見這個日本行山團,他才找到自己「那杯茶」,「之前看過介紹,知道熊野古道非常著名,有機會當然要去」。

今次熊野古道之旅,由香港大學運動及潛能發展研究所前副所長盧慶陽(Simon sir)帶隊,亦有名古屋大學的地質學博士隨行,一聽就知是深度遊。對退休前在大學任職、熱愛新知的羅先生來說,格外吸引,「起初有點擔心,跟專家去旅行會否很悶?但又覺得很難得,一邊行山一邊有專人講解」。幸好專家比想像中風趣,不論古道的歷史背景抑或地質知識,羅先生都聽得津津有味。

另一令羅先生難忘之處,則是山上靜修。登上熊野古道後,不但能欣賞美景,亦設有20分鐘安靜時間,沿途笑笑鬧鬧的山友要暫停聊天,改為思考,「置身大自然,真的能好好細想人生。我回顧過去幾十年,一直忙於工作。希望未來十至二十年,能趁退休發展個人興趣,如學書法、認識不同宗教等,說不定有天回校園讀書」。

文:李樂嘉

圖:黃志東、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