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事導遊助逝者一路好走 殯儀策劃師:可持續發展職業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15日

【明報專訊】親人離世,我們都希望逝者「一路好走」,而「白事導遊」——殯儀策劃師,正是協助安排逝者好好走向告別之路的人。

殯葬業向來予人神秘印象,究竟殯儀策劃師的工作包括什麼?什麼人適合入行?前景如何?幾個從業員分享了行業點滴,其中人到中年才轉投殯葬業的鄺汝溡(阿溡)說:「殯儀策劃師是可持續發展的職業,不斷累積經驗人脈,即使到七十歲還可以做下去。」

記者在長生店跟阿溡見面,店內陳設多款骨灰盅、棺木模型。半晌,店外下起大雨,天色一下子暗了下來,店內燈火通明,不覺一絲陰氣。當時有已預約的客人來到長生店,殯儀策劃師向客人講解喪禮安排:由選擇靈堂棺木、儀式祭品,到遺體安置、上位立碑,一一細述。

統籌喪禮 安排下葬配套

據政府數字,二○一七年平均每天約一百二十五人去世。要舉辦喪禮,必須委託持牌殯葬商安排,全港持牌殯葬商有一百二十多間,當中包括六間持牌殯儀館,其餘以長生店佔多數。阿溡說:「殯儀館設有靈堂,喪禮配套齊全,服務安排和價格固定。長生店只有店面,需要時會替喪家租用殯儀館靈堂,再安排配套,服務較具彈性,價格相對浮動。殯儀策劃師的主要服務範圍是統籌喪禮,而在長生店工作的策劃師,大部分會提供文件代領、安排葬位等服務。」

入行前,阿溡從事廣告美術設計近二十年,因廣告業工時不定,難以兼顧家庭,又考慮到行業前景不明朗,年屆四十之際他便籌劃轉行。「從事殯儀業工作時間較自主,通常可與客戶協調。」殯儀業常予人神秘陰森的印象,之所以成為他轉行的首選,背後原來有段往事,「相對於我選擇入行,更像是這行業選擇了我」。

阿溡三十歲那年祖母去世,因父母不在港,喪事由他負責處理。跟祖母感情要好的他,當年傷心又無助,在親戚介紹下,他委託長生店籌辦喪禮。「店主知道我財政緊絀後十分幫忙,詳細告訴我哪些項目可以簡化省略,讓我極為感動。」這感激之情他銘刻在心。「入行後重遇當年的店主,我也告知是因為他做得好,所以我才入行。」

毋須考牌 立足靠累積人脈

殯儀策劃師並無牌照制度,阿溡指現時這個行業由自由工作者主導。「原則上只要對行業有基本認識,又接到訂單,再於持牌殯葬商掛單籌辦喪禮,已可以殯儀策劃師自居。」阿溡除於長生店掛單,亦會在其他策劃師主理的喪禮中任助手。他指策劃師的專業水平,難以從年紀和年資去衡量。「年老的策劃師可能入行不久,有的人『入行』多年,卻一直只是以兼職形式工作。」

雖然入行門檻不算高,但要立足殯葬業並不容易。「初入行客源有限,頭幾年收入不穩定,令不少人放棄。做這行,你無法為自己賣廣告,只能憑個人誠信,讓親友、舊客戶介紹新客戶給你。」他憶述入行首兩年的薪水,僅夠養活自己。記者好奇追問收入多少,阿溡笑回:「一萬元可以養活自己,節衣縮食的話幾千元也是可以。」

阿溡指現時殯葬業較開放,「從前想入行,一定要親友介紹,近年則吸納了一些殯儀課程的畢業生」。四年前他打算入行,便報讀了長生店舉辦的殯儀課程,「教授內容豐富實用,讓我了解到行業的背景和操作」。然而殯儀知識博大精深,當畢業一個月後,他在母親介紹下接到第一張訂單,就發現自己所學不過皮毛。於是他與課程導師兼長生店老闆合作,在導師指引下安排喪禮。「各處鄉村各處例,當時未熟悉各種喪禮的流程及宜忌,難向客人說得清楚。」

個人化喪禮 加入創意佈置

離開廣告公司後,他好像斜槓族(Slash)般,同時接美術設計及殯儀策劃的freelance,「沒有設計工作在身時,就回長生店幫手,由入吉儀到立碑,什麼工作都做,邊做邊學」。隨後陸續接到喪禮訂單,亦多行家請他任喪禮助手,愈做愈有興趣,於是他半年後便全身投入殯儀工作。「隨着人脈和經驗的累積,有了相熟師傅,掌握到流程,可獨立安排配套。」踏入第四年,阿溡的收入開始穩定,不止養到自己,也掙到錢養家。

近年流行的個性化喪禮,打破「以生為樂,以死為悲」的定見,家屬按先人喜好,在喪禮中加入別開生面的環節和具創意的佈置。「如先人生前好客愛熱鬧,家屬可在靈堂中安排大食會招待親友。」阿溡過往美術指導的專業亦派上用場,他常為喪家悉心布置簽到台,擺放逝者喜歡的花和物品。「喪禮做得好,家屬會衷心感激,讓我很有滿足感。」

信而不迷 網上解構習俗

入行後阿溡開始在個人社交網站以日誌形式,記錄行內人事。後來在朋友鼓勵下,去年開立了FB專頁「黑白灰藍」,分享殯儀知識、行業新聞,解構一些因公眾誤解而起的迷信觀念和鬼神之說。「我希望讓公眾了解到殯葬並不恐怖,傳統儀式的含意亦可以好生活化,例如有人會以為喪家在門外點白燭是招魂,其實只是報喪燭,現代而言,在門前綁白布亦是一樣。」

他坦言入行前曾怕會「撞邪」,但愈做便愈放心。「行內有心安理得之說,即是說我們有助人之心,言出必行,沒有虧欠先人,便毋須驚怕。其實我們行內人都會信有鬼,亦很尊重先人,但我認為迷信都要講邏輯,如去殯儀館就會招惹鬼魂,那還怎會有人肯做這行?」

文:夏綽蔓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