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知巷聞‧Ways of urbanist seeing(26):2公里城市百景 林村河被遺忘的美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16日

【明報專訊】林村河畔

這個周末你仍留在香港嗎?

社交平台總是被朋友旅遊的帖文洗版,這周天氣既涼,藍天也多,我們一於沿林村河畔散步,起步點是廣福邨,在網上只找到街市美食,其實經過大牌檔穿出去,已是明媚河岸。各方好友,你享受京都鴨川的恬靜舒暢,我們漫步林村河下游,也為大埔多變的城市景色讚歎不已,等你回來看啊﹗

林村河不止在林村,源頭是大帽山北麓,在林村與林錦公路並排一段,再轉彎與吐露港公路平行,流淌於梅樹坑遊樂場旁邊之後,就開始貼近市區,匯合大埔河流入吐露港,終點最近民居就是廣福邨。提到林村河,大多從自然生態出發,今次我們反其道而行,由終點走回頭,看這條河與城市最親近的一段。

廣福邨邨民無疑是幸福的,鄰近是設計簡約、以白色為主調的元洲仔公園,眺望吐露港一片廣闊,白鷺在水上,對岸有風箏,風和日麗的日子吸進每口空氣都平靜舒爽,連一般屋邨見到的大牌檔,都聰明地設了露天茶座。沿河橫架一座座橋風景各異,這一頭的橋顯得較平民,圍欄鋪着被陽光曬得舒服的幾塊棉被,下午時分學生經過;遠望通往大埔超級城的橋,上面紅柱之間來往的街坊猶如剪影,像齣活潑皮影戲。穿過寶鄉橋,普益街背面劃出向河的一角,卻是幾列單層平房,藏着髮廊、寵物美容店等,在周邊住宅群包圍下組成帶着神秘感的小村落。

愈近太和火車站,氣氛比河口一帶熱鬧得多,處處見城市規劃與管理的痕迹,太和橋等幾道橋都採用中式亭台樓閣的設計,但一過鐵路,都市感又從眼前倏然消失,寺廟「隱廬」、「長霞淨院」與民居層層疊疊,又有了野外鄉村的氣息。林村河至此收細,只餘一絲連向梅樹坑遊樂場,兩旁河面變了地,逐漸長了草,近公園入口處垂着洋紫荊,樹上一點一點桃紅,襯着河道上已散開的大片盎然草綠,奇幻似忽然墮進宮崎駿動畫的大自然場景。

2公里路走來,也像城市一場戲法,黑帽裏抽出綁起的條條手巾,一會是紅,瞬間是綠,鴨川雖美,林村河畔風景的豐富都精彩。外國泰晤士河、塞納河是必訪的名勝,香港又如何?港大社會科學學院「賽馬會惜水‧識河計劃」的高級項目主任蔡旭金博士說:「市民不是很認識河流除了排洪還有什麼作用,我們的計劃也想喚醒公眾認識河流的多重功能和價值。」他們設立了香港河流資料庫,林村河的生態、文化等資料均列載其中。

外國親水 先訂水質指標

首爾清溪川化身公共空間,林村河可像鴨川一樣,讓人踏着石頭過河嗎?蔡博士認為香港的親水思維建立需時,不過漸有進展。渠務署在啟德河設觀景台是一步,新的河道工程會再進一步嗎?署方答覆,「我們了解有市民期望活化後的河道可開放給公眾使用,但必須平衡河道排洪、公眾安全及水質等各項因素」,渠務署活化大圍明渠的計劃,「正積極考慮加入親水活動元素,盡量讓市民能夠走近河道,欣賞河道的優美環境。有關大圍明渠的活化研究結果,我們會適時諮詢區議會」。資料庫顯示林村河水質近年有改善,不過下游監測站曾錄得頗高的大腸桿菌含量,蔡博士提到美國等地對湖泊等淡水水質設有指標,「就如香港對泳灘水質設立標準」,以評估是否適合讓人接觸。

香港河流資料庫網址:http://www.jcwise.hk/gis/?lang=zh

文//曾曉玲

…………………………………………………

不是香港風景 是整治對象

本欄寫過跨海橋的魅力,相對於那些大橋的宏偉與看海得見的風景,過河的小橋與河流溪澗的細水,則是另一種關於「親水」的城市風光。若河不闊,看到對岸跟自己「平行」行走的路人,也是種小趣味。許多年前曾有舉辦「流動放映」的狂想,讓小船架着屏幕投影一齣個多小時的電影,小船晚上沿河流前進,在河道兩旁的觀眾,要看畢電影,就要跟着小船漫步沿河流而走。這狂想沒實現過,但自此多留意了城市的河流,而且留意河兩旁的行人如何互動。

在Google Maps鍵入「河流」,出來的是啟德河、山貝河、林村河、城門河、梧桐河等,香港似乎沒有一條河流,讓人一說起這城市就會聯想到。但我倒想到,香港這些河流的共通點,皆是沒被正式視作風景和都市空間的資產,反而是城市長年整治、再秩序化(re-ordering)和規範自然的主要對象。從前城門河的氣味總讓人忽略了它的美,讓人想起百多年前現代工業城市誕生時,河流,都被視作處理廢料的後院,以致沿河的地帶都是代表污染與惡臭的。另一方面,河的氾濫也往往成了管治者的噩夢,河道整治於是也以混凝土「拉直」河流、甚至消滅的工程先行;近年去不少新界鄉郊導賞,聽到都是相近的故事。

把河流放回規劃重心

近年城市研究時時提到,重新想像和建立人與河流的關係,成為新趨勢,香港大學建築學系副教授朱濤為東莞長安鎮重新作總體規劃,就包含將被急促工業化污染的河流變回人文風景的建議。視河流為重要資產的城市風潮,也包含所謂重塑「野」河流(re-wilding the river)的可能,讓多元生態重現,而非只有防止氾濫和「明渠式」的設計。首爾的清溪川當是最注目的案例,加上大阪的水都計劃等,東亞城市有不少由上而下、將河溪放於規劃重心的計劃。在這種規劃之外,也有由下而上的文化藝術計劃,嘗試將居民與河流的關係加深,特別是有關洛杉磯河的研究與創作,引來各地效法,亦開始有各樣河流藝術節誕生;在香港則有建築師和藝術家等在啟德河開展的計劃,重提河流在城市生活中應有的席位。

文//黃宇軒

…………………………………………………

讀者投稿:你睇到啲乜?

如果你也看出香港一點獨特、趣味或美麗,請用手機或相機拍下來,寫一句你眼中睇到啲乜,寄到sunday@mingpao.com。上周二社交平台被天空裂成一塊塊的高積雲照片洗版,今期也有讀者Ivan NG在麗港城網球場拍下的藍與白,抬頭看天,時常都有驚喜﹗

圖 // 黃宇軒

編輯 // 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