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玻璃歲月——難忘義工拔刀相助

文章日期:2019年01月15日

【明報專訊】八年撿玻璃歲月,April說最難忘及感恩,就是情義好的義工,難忘一個來幫手的泰傭送了兩對扔出來的鞋給她;難忘兩個短居香港的美國人,盡心盡力為香港回收玻璃。

她說,「玻璃再生璀璨」是泥頭車司機協會之下的NGO, 成立時因為統籌一職人工不多,就沒作他人選由她出任,協會雖也有派幹事來幫手,但司機怎的也要搵食,工作主要靠義工幫手。

她說的第一個美國人叫Steve,住在蘇屋區的私人屋苑,他會上門游說舖頭回收玻璃樽,並把米袋送去這些舖頭,讓舖主收集玻璃樽。April記得這位美國人熱誠投入,有時米袋破了,Steve會帶義工一起去他家,做什麼?「補袋,搞到他家成地沙。」

第二個美國人則是陪女友來港工作,女友在迪士尼唱歌兩個月,於是他就幫足「玻璃再生璀璨」兩個月。April說:「他家住天水圍,來幫手車費很貴,尤其是他會星期日大清早來幫手收集灣仔酒吧的樽。」

原來這樣啊!大家不如也做義工,動腦筯想想周末晚酒醉狂樂,怎樣能減樽,喝少一點?喝生啤?還是跑去酒吧宣傳按樽,出一分力?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