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旗袍「門外漢」 棄百萬年薪振興祖業

文章日期:2019年01月31日

【明報專訊】父親一句話的分量可以有多重,讓時裝界的門外漢林麗娜膽粗粗走進去,自立門戶自創品牌Jos《約》?品牌背後是經營者與整個家族的微妙連結。

30+的林麗娜(Lina)說,她本來可以退休。大學讀酒店及旅遊管理,未畢業就受聘於跨國企業怡和集團Jardine Matheson旗下的怡中航空,二十出頭晉身助理經理職級; SARS那年,是全公司極少數升職加薪的員工。

年紀輕輕就位列管理層,這個「妹妹仔」甚至被當時高管笑稱為「怡和寵兒」。林麗娜在往後的幾年努力苦幹步上青雲路,25歲成為康泰旅遊的品質監控經理,一年內為康泰考取所有航線旅行團,讓整個票務部及後勤部獲得ISO認證,建立完善機制。她在懷着兒子的時候,先後有3間公司有意聘請她成為高管及總經理,但她當時一心安胎準備當媽媽,年薪過百萬元的聘書沒有讓她動過心。

保持警覺 從小具危機意識

三十出頭就賺到足夠平穩生活的退休金,她可以一年帶着兒子去兩三趟遠遊。那一年,爸爸的一句話卻將林麗娜的大計徹底打亂。林爸爸系出名門,父親是軍隊中的少校級別,而父親家族亦出了一位赫赫有名的女醫生——北京協和醫院首位中國籍婦產科女主任,中國醫學科學院副院長,有「萬嬰之母」稱譽的林巧稚。林爸爸的母親家族則在19世紀末於內地經營珠寶生意「金藏美」。

林麗娜的爸爸在5歲前過着極富裕的生活,可是後來日本侵華及國共內戰,林家家財盡失,結婚後,帶着家小移居香港的林爸爸由零開始,林麗娜在公屋中度過童年。

林爸爸為了養家努力工作,同時不忘從破碎但清晰的動盪童年記憶中提取重要的養分。他教導孩子時刻保持警覺,學習面對突變和危機。「例如,他會告訴我梯間的滅火筒怎樣操作。」林麗娜說,或許受到薰陶,她從小就有危機意識,長大之後也曾從事風險管理範疇。

故事說到這裏,讀者會想像到一個積穀防饑的女子是如何煉成,不過人的性格總有多個面向——說的是林爸爸。話說他的地產生意做得還可以;然而他一直念念不忘兒時家人從事的珠寶生意。在女兒三十歲的時候,林爸爸向她表達重操祖業的心願。

一個從沒正式經營過珠寶生意的人踏出這一步,極具危機意識的林爸爸當然明白這個決定有多險。林麗娜把爸爸的話放在心上,深呼吸一下就躍進去。問題是,爸爸希望女兒傳承的是珠寶生意,為何最終林麗娜會將更加陌生的旗袍元素加進去?

林麗娜說,她在中學時期美術科成績亮眼,曾經考慮過朝藝術方向走,然而最終在長輩勸喻下認為商業學科較切合當時香港的就業市場。多年職場生涯證明林麗娜真的很有商業眼光,這個友人口中的「商業奇才」覺得單一做珠寶不足夠,她要多加一個元素,令品牌的形象更獨特。

林麗娜選擇以旗袍配珠寶,製作糅合兩種工藝於一身的品牌。如果你跟林麗娜聊天,你應該會很好奇:一個說話速度高、思路清晰、處事爽快、一句到尾的豪氣女子,平日穿的是輕便舒爽的運動系服飾,跟旗袍實在拉不上邊。

「香港人的生活節奏太急促了,買了一堆時裝回家,可能穿不到一兩次就轉季,很多人常面對這種情况。我喜歡旗袍,正因為不用趕換季。旗袍是不受時限的服裝,它的timelessness,讓人可慢慢欣賞、消化和沉澱。」

旗袍不受時限 予人慢慢欣賞

店舖開業時,林麗娜專注於珠寶方面的業務,但一年前,負責服裝的師父因事必須暫時離開崗位,林麗娜只好連服裝部的工作也扛到肩上。雖然她對時裝設計並不認識,但這次突如其來的挑戰還是不得不去面對。

「我覺得有很多東西都是互有連繫的,譬如說珠寶和服裝,其實都與人體力學有關,不同界別的美藝都是相通的。再講,我對珠寶的認識,其實也不是通過什麼正式的學術培訓,一開始就是實戰。」林麗娜十多歲的時候,爸爸做地產代理,經常為送禮物給客戶而傷腦筋,某次爸爸邀請女兒接下一宗生意,託她設計珠寶首飾作為送客的小禮物。

「在此之前,我並沒有任何設計珠寶首飾的經驗,但爸爸覺得我有這方面的天分,就請一位老行尊教我。由採購材料揀石開始,到篩選膠模決定款式,經驗一點一滴的累積起來。還是在近十年,我才真正拜師學藝。」

林麗娜常說,有些東西是天生就有,例如對顏色的敏銳度,珠寶一兩度的色差,一般人難以察覺,但林麗娜就能一眼看出來。又例如對美感的觸覺,剛開始接手服裝部,她一見到客戶,就能從對方的膚色,面相氣質,動態以至身形等特質中,找到能突顯對方個性及身形優點的方法。「我不怕客戶要求高,因為有時候我是更奄尖,更挑剔,好多時客戶聽到我給的意見都會很放心。」

林麗娜對成品的要求「高到一個點」,就是一套標價萬多元的西裝,會用意大利真絲做裏布。她笑說:「拍檔說這是以本傷人!」她經營服裝生意的另一優勢是誠實可靠。大學畢業後即被大公司招攬,在職場過關斬將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夠坦誠。「我過往服務的主要客戶都是高淨值客戶群,經驗告訴我,高端的客人均希望有一個坦誠的人在身邊說真話,即使那些說話不是太順耳。我一直以來都是賣腦袋及個性特點的,實話實說。例如遇有超過五十歲的女性客人,就會建議她別穿暴露膝蓋的設計,身形偏圓潤的就不要露肉太多。」

天分再高 還須埋首實戰

即使再有天分,銷售經驗再豐富,當林麗娜由一張白紙般走進時尚圈,任務還是棘手的。她回憶着過去一年,形容每單生意都如同大學時裝設計系學生的畢業功課。大學生一年上約400小時課,林麗娜這個實戰時裝系學生,經常一天工作十三、四個小時,一周六天,等同一年半內上了接近四至五千小時課。

從前採購珠寶玉石,林麗娜從不手軟;但初入行時,她對於布匹的價格欠概念,沒有想過一碼布可以索價過數千港元,有一段日子,她經常流連本地主要匹頭銷售點,流下一大盆汗水。為了籌備去年12月的長衫工藝展覽,林麗娜一天工作16個小時,經過這一輪搵命搏的密集式「課程」,她笑言頭上白髮激增。

在身水身汗的創業過程中,林麗娜坦言也試過後悔,不過這個做過九型人格評估,形容自己是「大母雞」性格的初創者,從未忘記當天爸爸的那句話——傳承家業,把當年祖輩打出來的金漆招牌,以珠寶和旗袍雙線發展下發揚光大,就是林麗娜早生華髮的最光榮回報。

查詢:Jos《約》 3575 8880

文:劉倩瑜

編輯:陸亮瑋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