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Joan Pabona 她捕捉的香港,獨特而美麗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03日

【明報專訊】她從跑馬地住宅往下看,見到工人在整理搭棚用的串串綠網,立即舉機拍下。照片裏的工人如舞者,網如絲,讓Joan Pabona贏得《2017國家地理會德豐青年攝影大賽》香港人和事組別亞軍,那是她來港工作的第四年。「在異地長時間工作,獨自完成體力勞動,可以很孤單;但當我拍下一個畫面,就會感受到跟照片裏的主體有了連繫。」六月她將告別十年傭工生活,回到菲律賓的家,離開前將舉辦個人攝影展。

一開始沒認真看待這份興趣,如今她計劃未來要做攝影師。什麼時候開始認真?「有天我坐在中環,忽然覺得自己在浪費時間,坐着無事可做,一分鐘就過去了,一小時已經太長。我自問,我為了什麼而活?如果我投身攝影,可以獲得什麼?然後我相信,只要認真去做,一定有所得。」訪問約在星期天,她忙得不可開交,也要抽時間去佈展。「現在的我,分秒必爭。」不止外傭,忙碌的香港人在周日都寧願一動不如一靜,休息個夠,她卻樂於一人穿梭鬧市,有信心在人所共知的熱門景點,能拍出自己的角度。最近她還過海到澳門,想親眼看看人們口中的「賭博之都」,金碧輝煌的賭場,被她放到平民小巷的盡頭,宛如科幻場景。即將舉行的展覽是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婦女月」的活動,問Joan,你覺得自己是勇敢的女性嗎?「勇敢?我想我是勇敢的,不然怎會留在這裏六年?」微笑着,流露溫柔自信的眼神。她說,你知道嗎?得獎照片屬Sacrifice系列作品,相中那名工人也是女性。展覽命名為Empathy in a Click,看到不被看見的人與事,是Joan按下快門的原因之一。

她鏡頭下的香港,異常安靜

她視攝影作品是個人宣言,「有人問我,為什麼你拍的香港顯得那般安靜?那就是我,會獨自旅行,希望以沉靜的思緒,看出這個地方的不同面向」。照片裏各種符號,藏着Joan的生活所感,獨特而美麗,是她捕捉的香港,也是畫面映照出的她。

牽手

她在手機打開作品Quarter of Love,左上角鏡裏映出小孩與大人牽手,卻只是構圖一小部分,與右邊光影組成的尖角相對而不相觸,中間是清晰的界線。「我有一個兒子,今年十二歲。」二○一三年到香港工作之前,Joan先在新加坡打了四年工,「那裏工作限制很多,我只能每月致電回家一次,買了電話還得藏起來,那時又沒有facebook,長途電話費很昂貴,哪像現在每天都能和家人說上話」。不過她還是感受到一份無法克服的距離,「我內心充滿對家人的愛,卻存在着邊界,總感覺我的愛只是一角,並不圓滿。我離家工作太久了」。今次展出作品中有不少牽手的畫面,其中一張照片中,戴笠帽的婦女稍顯落寞,前方一隻神秘的手像在等她拖上。背景三角線條與黑白色調呈現的光暗,我說聯想到攝影大師何藩的經典作品《陰影》,Joan當然知道,「那好像是擺好姿勢拍的?」她沒有哪位最喜愛的攝影師,「以免會模仿別人的風格」。

雨傘

雨傘對香港人別具意義,亦是Joan喜愛的題材。「我在兒子歲半時離開他,那是個下雨天。」她說傘看在自己眼裏,有了保護的意思。有時是她抬頭看天的驚喜,有時是迴旋樓梯上顯眼的一塊紅,有時傘又罩住了馬路上行人的臉,她感受到是漫無目的游走街頭的心情。漫步是她每周一天假期的節目,有機會也與喜愛攝影的朋友同行,但獨行時候更多。「我有很多朋友,但當我有事想做,便會獨自去做,強拉他們陪我也不公平,我會內疚,還是拍攝之後再找他們更好。」第一年來到香港,她逢周末跟朋友聚首閒聊,「但慢慢發現,我渴望做些事讓自己變得更好,一些回菲律賓時可以帶回去的事」。於是她問同在香港工作的嫂嫂借了五千元買相機,後來她的作品得了獎,還獲品牌贊助,「我從沒想過人生中會有這麼一刻,簽一份約會得到相機」。

腳步

二○一五年循社企Lensational學習攝影,上了六個月的課,「之前在網上找影片去學,但覺得不夠,我需要知道多點」。如今她也會在工作坊擔任導師。在銅鑼灣某大型商場,她拍路人的腳步,卻為兩張照片下了相反的詮釋,一張是《孤獨》(Solitary),一張是《同行》(Walk with Me)。在Joan身上會看到很多看似對立的元素並存:人在異鄉既與朋友聚會,亦不願犧牲建立自我的時間;不斷搜尋香港的旅遊景點去逛,元朗的綠色隧道、西貢的海浪、重開的大館都去過,但不是為打卡,而是想知道人們看慣看熟的地方,自己能看到什麼不同。

空間

我問Joan最多的問題,是「這究竟在哪裏?」很多照片裏的景物,驟眼看實在認不得。她拍怡東酒店旁的海濱大廈,卻把畫面橫放,讓髹上意大利國旗綠、白、紅三色的建築,生出別種觀看的新意。她最愛拍尖沙嘴,「因為那裏什麼都有」,文化中心在她的鏡頭下亦不是我們見慣的模樣:建築前後空間互疊,像被分拆重組成一幅錯覺圖,層層疊之間又有戴鴨舌帽大叔在中央,更添視覺比例上的趣味。而另一幅攝於尖沙嘴街頭的作品,則利用了鏡像巧妙地營造拼合的效果,她將作品命名為Balance of Life,「每個人都需要這樣做」。這在香港份外困難啊!她同意,「是很難的,我們經常會自問如何能平衡」,但幾乎被工作佔據全部生活的她,最有資格講這一句:「我們雖然不是做同樣的事,但如何管理時間,仍是由自己掌握的。」

自由

Joan仍記得當天在這個城市一到埗:「我望向外面心想,噢,這就是香港,日曆上紅色的日子都是我的假期了!」在新加坡的第一份工作,一星期做足七日,「後來轉工簽新約,好了些,有半日假期」。在新加坡外出的時間不多,從不知居住的城市是何模樣,只知坐地鐵的來回路線。所以她幾年來在香港探索各處,覺得更自由。她的作品裏有西營盤壁畫上的鳥,「有些地方沒有自由,生活更差」。你覺得照片裏的世界比現實美好嗎?「我只能說,在照片中,我拍下應該發生的事,但真實裏無法保證。」展覽以作品Which Way作結,一個女生在彎曲重複的形狀之間走着,Joan在問生活何去何從的艱深問題,其實是她寄託在這「第三個家」的一份希望:「無論以後往哪裏去,面前出現不同路向也好,都只管向你想走的路前進,you just go。」回家以後,她說也許會開間店,接攝影的生意,「商業也好、婚攝也好」,會發展這項事業,她從前亦不曾想像過。以後也當攝影師嗎?「我只知這一刻想這樣做,但誰知道人生會出現什麼可能呢?」

Joan Pabona攝影個展「Empathy in a Click」

日期:3月10至17日

時間:上午9:00至下午4:00

(詳見開放時間:bit.ly/2UdOUIH

地點: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金鐘統一中心14樓

文 // 曾曉玲

圖 // 受訪者提供

編輯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