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單親媽媽故事 看女性命運與犧牲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08日

【明報專訊】導演方俊杰訪問見報的今日,恰巧是三八婦女節,談他的新作《結婚》似乎變得更合時宜。這部根據日本編劇橋田壽賀子劇本排演的作品,講述花田家的單親媽媽與4個女兒相依為命的故事。2015年香港首演後,獲得好評,今年3月以新演員陣容再度與香港觀眾見面。在#MeToo運動後的今天,再看《結婚》這樣與女性有關的故事,或可思考更多。

《阿信》編劇作品

《結婚》編劇橋田壽賀子的多部作品都關注女性的時代命運,其中以電視劇《阿信的故事》最為經典,透過描寫女性的苦難,強調醒覺與反省。而《結婚》是1980年代的劇本,當中雖沒有明確交代花田家身處的時代背景,但內容流露出經濟匱乏胼手胝足的艱難紛擾。方俊杰指出,80年代泡沫經濟破滅之前、日本社會發展的高峰時期,「社會上所有的事看起來蒸蒸日上,人可以賺很多錢,但繁華背後,日本人壓抑了很多東西」。對於橋田壽賀子擅長在劇作中描寫女性苦難這一點,方俊杰指是透過女性的角色去描寫當時日本面對的問題。

香港作家湯禎兆為《結婚》首演寫的導覽中提及編劇個人背景對作品時空設定的影響:「宇佐美保在〈橋田壽賀子和戰爭及巴爾裁判官〉一文中(巴爾即Radhabinod Pal,二戰後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裁判官,他是當年唯一認為日本所有戰犯無罪的裁判官)指出,橋田一直以身為『軍國少女』而自詡。事實上,橋田的而且確有參與日本二戰,曾於陸軍省負責暗號密碼的翻譯工作,後來投身於海軍部。」橋田回顧個人的經歷指「在戰爭年代中,某程度有它幸福的一面」,「乃指大家條件一致均化」。面對難關彼此必須互相扶持才可以跨過,《結婚》中體現為家人之間彼此為對方「犧牲」,「老媽的工作不休,甚至還沒退休已在張羅未來兼職之事;秋子為妹妹拼命工作;冬子則輟學持家支援所有成員」。

這樣的「犧牲」,方俊杰認為某程度上加重了受者的心理壓力,「究竟受者想不想這樣?最簡單的例子,父母為子女安排好一切,出發點一定是好的,但是子女心底想做的究竟是不是如父母安排這樣?這種情感會令對方承受很大壓力,在戲中也引致了某程度上的悲劇。」

《結婚》的中文譯本,由于黛琴翻譯。方俊杰說不需要與橋田接觸,因為(中文)版權給了翻譯,直接與翻譯購買版權即可。方俊杰與演員們為了排練做了多重準備。譯文原是普通話,第一重工夫要將它翻譯成粵語;又因是發生在日本的故事,排練時便要多去了解日本的文化。「因為是講日本人的故事,他們講話的方法、用字;他們的身體語言是怎樣的,比如行禮,這些細節都需要做特別research,劇組請對日本文化有研究的人同演員一起上堂。」

請導演推薦作品中的一個片段給觀眾,方俊杰選了三女兒夏子準備嫁去法國重新生活,全家人幫她執行李的一場戲。方俊杰的姊姊遠嫁日本,這些感受對於他來說是很貼身的。「因為自己屋企也有這樣的事情,這些不是經常可以見到情景,都是我所經歷過的。」

真正追求什麼?

《結婚》中的女性角色即使最初反抗婚姻制度,最終都不免走向婚姻。方俊杰認為「編劇並不是想講『人只有結婚才是最好的選擇』」,角色想結婚,是找一個出路。「某程度上,如果不是結婚,她們一世人的狀態可能都是如此(不會有改變),最後是想講她們有沒有勇氣踏出那一步,為自己想要的事爭取,只不過每個人最後爭取的都與『結婚』有聯繫。」方俊杰再強調並不想讓觀眾只想到「婚姻」這樣的主題,希望觀眾「看完會想自己心裏真正想追求的是什麼,有時候我們為了很多原因,將最想做的事情放下,無論是為了屋企,為了事業,但究竟有沒有真正面對過自己心裏的選擇?如果有,會不會有勇氣去追求?在這部戲中,婚姻只是一種手段」。

■《結婚》

日期:即日至3月10日

地點:元朗劇院演藝廳

票價:$170至$290

查詢:www.hkrep.com/event/18-8/

文:彭月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