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傳奇女權藝術家Niki de Saint Phalle 幽默彩色vs.暴力 我為我作畫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17日

【明報專訊】巴黎冬日黃昏,攝氏十二度,和暖乾燥。太陽餘暉從聖梅里教堂背後輕灑,給龐比度中心前方的史特拉汶斯基(Stravinsky)噴泉披上一層光霞,噴泉中十六件形態各異的雕塑,不比旁邊的達利巨型塗鴉或跟前的街頭霹靂舞者遜色,其中又以七彩「火鳥」雕塑最教人難忘。此雕塑由傳奇女權藝術家Niki de Saint Phalle(一九三○至二○○二)創作,她用步槍射擊畫作治療她的嚴重神經衰弱症,以身形豐腴的女人雕塑系列「Nanas」(娜娜)對抗女性定型,她說,「繪畫平息了震撼我靈魂的混亂」。今年五月,沙田大會堂將展出Niki的作品。

以射擊作畫 告別悲慘歲月

「我在為自己開槍,我正在對自己的暴力和時代的暴力開槍。 」──Niki

Niki的好友Jean-Gabriel Mitterrand在訪問時說Niki總是在戰鬥──為社會錯誤的事情戰鬥。出生於法國一個保守的天主教家庭,童年時被父親性侵,母親又慣以暴力對待小孩,因着悲慘的童年,她天性反叛,被多間學校逼令退學。後來輾轉成為時裝模特兒,登上各大知名雜誌。

「沒有受害者的謀殺」

十八歲時她和第一任丈夫私奔離家,誕下兩個孩子,卻發現自己踏進了曾經極為厭惡的資產階級生活模式,導致她後來出現嚴重的神經衰弱症。

她在尼斯接受治療時,發現繪畫有助她克服這場危機。「她放棄孩子、丈夫、大宅,成為全職的藝術家。」密詩朗畫廊(Galerie Mitterrand)總監Mitterrand說。一九五六年,她在瑞士舉辦首個油畫展覽,在一九六○年代開始,她拿起點二十二口徑步槍射擊襯衫來發泄情緒,後來演變成在木或金屬結構裏面藏有一個個顏料袋,再用熟石膏覆蓋,在子彈射擊下油漆濺出,滴出一條條七彩條紋,就像藉顏料放任地流淚來重生。

她甚至到不同地方舉行現場射擊表演,在觀眾的參與下公開上演這場「謀殺」,Niki形容她的「Tirs」《射擊》系列為:「沒有受害者的謀殺。我射擊這幅畫是因為想看到它流血和死亡。」她成為當時新創立的藝術運動新寫實主義一員,Tirs系列被視為一九六○年代顛覆藝術規範運動的一部分。

女權主義的快樂色彩

「我成為了一名女權主義者,相信女性可以而且必須做出偉大的事情。」──Niki

在五十年藝術生涯中,她不斷探索女性角色,大量使用紙黏土創造大小女性玩偶,如現時在巴黎龐比度中心展出的「新娘」。一個悲傷、穿婚紗、手執鮮花的巨型新娘,似乎在發出絕望的叫聲,同時,繼續承擔着繁重的責任。她將無數元素與物件,如兒童、花、車等公仔黏在石膏上,期望透過破壞女性純潔的象徵意義和傳統上與新娘形象相關的浪漫視覺,嚴厲批評社會對女性的定型身分如已婚女性、母親、妓女與女巫,塑造一種諷刺和荒謬的形象。

幽默對抗虛偽和暴力

一九六五年後,她的作品突變,由幽暗變成絢爛。「她知道要和人們對話就需要傳達快樂,用快樂的顏色,運用想像力創作動物和女性。六十年代女性的社會地位不高,於是她充當反叛者和戰士,對抗家庭的力量、對抗人類政治的力量、對抗戰爭和疾病。」Mitterrand指着七彩的黑人Nana雕塑說。色彩是帶給Niki快樂的引擎和對抗一切的勇氣,她對抗虛偽和暴力的最大武器是幽默。

Niki受到朋友懷孕的啟發,創造出第一個色彩斑斕、身材豐腴的Nana,她認為Nana代表任何一個女人,而Nana在法語中解作女孩。一九六六年,她與動力雕塑家Jean Tinguely(後來成為她第二任丈夫)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當代美術館製作大型雕塑HON,hon在瑞典語中意指「她」。HON是個躺臥的懷孕女性,參觀者必須經由「她的私處」進入裏面的展館,在大腿寫上「感到羞恥的是他認為的邪惡」,作品引來巨大迴響。

與Nana恰恰相反,Niki身材瘦削,Mitterrand憶述,二人在一九八二年認識時,即使Niki已經五十二歲,卻依然美麗可人,處處流露着模特兒的優雅精緻。「她身形一直很瘦,因為熱愛時尚。她有時非常開朗,有時情緒起伏卻很大。創作Nana的理由是想表達女性的最大力量,女性的身體可以既強壯又性感。」Nana 表達了Niki喜愛那些無視美容雜誌嚴格標準的女性。

深受高第影響 建歡樂花園

「我的命運是建立人們感到快樂的地方:一個歡樂的花園。」──Niki

Niki曾居於西班牙,被建築大師高第(Antoni Gaudi)的作品深深吸引,她的作品因而展現出高第擅長的不規則曲線、馬賽克拼貼與強烈色彩。她仿效高第的雕塑公園奎爾公園,在意大利托斯卡尼(Tuscany)創造了雕塑公園Tarot Garden,於一九九八年開放給公眾。

一九七八年,Niki的丈夫Jean Tinguely獲巴黎市政府選為史特拉汶斯基廣場和噴泉的設計者,Tinguely堅持噴泉中除了自己的黑色鐵枝雕塑,同時加入Niki作品,認為可表現出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著名樂曲《春之祭》的生命感和熱情。

Mitterrand的畫廊Galerie Mitterrand現時代理Niki的作品,在「法國五月」的Niki香港展覽中,將展出她的早期手稿、射擊作品、Nanas系列中的「三個美德」(The Three Graces)、為被羞辱的美國印第安人發聲的圖騰等重要作品。

記者問她成為藝術家後,變得快樂嗎?Mitterrand說很難判斷Niki過得快不快樂,畢竟她是藝術家,總能發現和表現生命中的不幸事件,但同時亦擁有美好的人生,生命中有很多愛和朋友,她亦很享受人生。

Niki臨終前數年,患了肺氣腫、哮喘和嚴重的關節炎,有評論家認為這都與她的作品材料中含大量煙霧和石化產品有關。Mitterrand說,她其中一幅最後的作品寫上「nothing easy when lived a life」。

《妮基‧聖法爾:二十世紀傳奇女藝術家及她的花園奇境》

日期:5月5日至6月2日

地點:沙田大會堂展覽廳及沙田大會堂廣場

時間:上午9時至晚上11時

票價:免費

文//彭麗芳

圖 // 彭麗芳、法國五月提供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