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梁心:人到五十 突然斷片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30日

【明報專訊】睡到半夜,電話響起,是老友偉哥太太的來電,劈頭一句是:「福哥,阿偉出咗事啦!」

她這句話真是把我嚇得坐直了。偉哥今年還未到60歲,身體一向不錯,經常運動,生活習慣也好。提早兩年退休,正打算和太太好好的遊山玩水,然後再計劃他的人生下半場。究竟他是怎樣出事的?出了什麼事呢?遇上意外嗎?中風嗎?送了醫院沒有?

突然忘記剛發生的事

偉哥太太沒等我多問,便立即將狀况報上來。她說:「阿偉昨午參加一個講座,他是其中一個主講嘉賓。講座開了一個下午。阿偉乘車返家時,突然發覺無論自己怎樣想也沒辦法想起剛才發生的事。究竟他去過哪裏?做過什麼?見過什麼人?說過什麼話?他說絲毫沒有印象,就是完全沒有了那段記憶。愈是發狂地想,腦袋愈是空白。返到家裏,他整個人也呆了,心慌得全身發震。幸好他沒忘記家在哪裏,入門後也認得我。但見到他驚慌的樣子,我也嚇了一跳。於是沒有多想,急急將他送到醫院。住了一夜,他今早看來好多了,人是精神的。我問他哪裏不舒服,他說沒有。我也有問過他一些以前的事,他也能清楚答出,甚至我們的結婚周年紀念日,他都記得。唯獨是昨天發生的事,到現在還是模糊一片。他更說無論怎樣想也想不到昨天下午講座的過程,故心裏仍然十分忐忑。他想我問問你: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阿偉需要吃藥嗎?他突然失憶是否好快就老人癡呆呢?他昨天是否受到什麼刺激才會失憶呢?他應該怎樣做才可恢復記憶?他還會突然失憶嗎?會不會有一天他連我也認不出來呢?」

偉嫂連珠炮發的追問,但我的心卻立時鬆了下來。因為這樣聽來,偉哥情况並不算嚴重。我相信他會很快好起來,不消多久便會一切回復正常。

湊巧地,在兩周前我剛看過一名病人,她的情况與偉哥甚為相似。這病人經觀察及檢查後,現在已差不多完全康復了。因此,我亦有信心偉哥不會有什麼大礙,一樣是吉人天相。

這名病人與偉哥一樣是50多歲。她是一間跨國公司副總裁,日常工作非常忙碌,壓力也相當沉重。

病發當天,據她的秘書說,副總裁忙了一整天,下午開了一個長達3小時的多國高層視像會議。黃昏返回辦公室,秘書提醒她要出席一名同事的榮休晚宴,卻發覺一向反應敏捷、聰慧靈巧的上司,竟然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兩眼發直,皺眉入定。看見上司反常的表現真是把她嚇了一跳。雖然不知道上司有何不適,但她是完全可以感受到她的那陣迷惘,尤其當她向秘書不停喃喃地追問:

「你講嗰個係乜嘢人?」

「我要做乜嘢事?」

「點解呀?我去邊呀?」

「我頭先做過乜嘢嚟呀?」

「噢,點解我一啲都唔知㗎?」

「唉呀,好驚呀!我點算呀?」

秘書說看到上司這樣,驚慌得要命。於是她立即通知上司的家人,把她接回家休息,而病者當晚被送入院檢查。

偶發及短暫 一般毋須治療

當我到醫院看她時,她的情緒已穩定多了。與偉哥一樣,她一直認得家人,亦能與他們如常對答。明顯地,她的長期記憶沒有受損。當她複述感覺時,說覺得自己像斷了線的風箏,全無意識的盪來盪去;腦袋好像被人鑿穿了一個洞,內裏空空如也,溜走得了無痕迹。她更說那感覺很恐怖,無論多努力,只能停在煙霧中,白茫茫,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記不起;尤其是午後的一切,穿了洞的腦袋把它溜走了。

看她情况,相信是患上「短暫性全腦遺忘症」(Transient Global Amnesia),俗稱「斷片」。顧名思義,是偶發及短暫性,病人往往不需要任何治療也能自動痊癒。有些病人過了一段時間便能將那段記憶慢慢恢復過來,但有些永遠無法想起來。不過無論如何,對他們健康及日後生活不會有太大影響。

或中風、腦癇、腫瘤徵兆

雖然如此,我還是建議病人留院觀察及檢查。因為短暫性失憶可以是其他嚴重疾病的徵兆。神經系統疾病如中風、出血、腫瘤或腦癇症等都會有短暫失憶的警號。因此,病人必須做腦電波及腦掃描檢查,摒除患上這些嚴重疾病的可能性。故我特別叮囑偉嫂替偉哥做妥腦部檢查才可出院呢!

幸運地,偉哥和副總裁兩人的掃描報告一切正常,沒有發現任何腦部病變。因此,他們的短暫失憶只是偶發性「斷片」。兩人其後已如常工作和生活。至於斷了的片段,偉哥說至今仍未完全尋回,但他多了每天尋回一點的樂趣。而副總裁告訴我,她大致上已能記起當天發生的事,但對於核心3小時(即視像會議的過程),仍然沒有記憶。

誘因:精神壓力、身體疲勞

原來到了人生下半場,遇上偶發性「斷片」的狀况會提高。因為「斷片」大多數在50歲後才發生。但是為何young old會較多「斷片」呢?醫學上至今還未找出確實成因。我們只可從個案分析,精神壓力及身體疲勞是引發「斷片」其中一個誘因。因此預防方面,我們要多加留意身體,千萬不要過勞過累。年過半百的我們,應該要堅守健康黃金守則,就是:經常運動、吃得健康、預防三高。沒有健康,我們的人生下半場肯定不會好過!

我從他們兩人的經驗領略到失去記憶是多麼可怕,由此可以想像「認知障礙症」患者的困擾和無助。他們的失憶不是偶發,也不是短暫,而是天天持續,一點一滴地流失。他們不但忘記剛發生的事,連自己是誰和最親愛的人也不知。更可怕的是:逐日逐日喪失認知、不懂日夜時分、不懂家門方向、不懂閱讀溝通、不懂穿衣自理……最後連吞嚥進食的能力也喪失。想起已使人難過。所以如果身邊有認知障礙症的親友,我們更應多關懷、多體諒及多愛惜呢!

不過今次我能安慰偉哥,他的「斷片」並不是老人癡呆的先兆。「短暫性全腦遺忘症」與「認知障礙症」是完全不同的病症。幸運地,他未算老人癡呆呢!

文:梁萬福

作者簡介:老人科專科醫生,一直從事老年醫學及老年學研究,積極參與義務工作,從醫管局退休,仍不遺餘力推動長者健康教育及醫療服務。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