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街坊共同創造社區 私家街變「客廳」招待公眾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06日

【明報專訊】到訪私人地方時,外來者例必先要辦訪客登記手續。但有些私家地方,卻打開大門歡迎公眾過來,視大家都是「自己人」。

有提倡街道文化及公共空間的組織,看中「私家街」不受政府監管的特色,以這裏作為凝聚社區的試點,把活動搬到街頭,發展「社區客廳」,讓大眾知道,小朋友玩耍場地不一定是公園,野餐地點也不一定是郊外,為街道賦予更廣闊的定義。

查看政府的「地理資訊地圖」網頁,私家街就是隱藏在那些標記着私人地段的紅色虛線框框之中,全港私家街的數目根本無法數清。根據《建築物條例》,私家街道就是根據租契、特許或其他方式從政府取得而持有的街道,或政府批予通道權的街道。簡單來說,因為屬於私人地方,即政府不會引用一般公共街道條例去監管,因此不會有官方統計資訊。除非有私家街的路牌,或經發展商精心修葺,否則私家街看來跟一般公家路分別不大。若非特意查詢街道持有人的話,莫說平日行經的途人,即使是樓上住戶都未必察覺到有何不同;甚至有些業主都不知道自己其實是街道擁有者之一,因而沒有好好管理,令某些私家街因缺乏修葺而衍生衛生問題。

直接與業主溝通搞活動 彈性較大

針對以上問題,政府於1986年發起收回及修葺私家街道的計劃,把166條私家街道納入收回名單,至今有70條已經收回修葺,87條因牽涉賠償問題從計劃剔除,其餘9條仍待相關部門評估。1993年變成「公家街」的土瓜灣鴻福街,是其中一條被政府收回的前私家街,而有趣的是,記者問了幾個在土瓜灣土生土長、年過半百的街坊,他們都對鴻福街「由私家變公家」一事不知情,也有街坊依然像昔日般「擔櫈仔」在街道中央「吹水」甚至BBQ。

非牟利組織「拓展公共空間」曾於多個公共空間推動地方營造實驗,包括公共公園、公家街道、私人發展公眾休憩空間等等,透過不同活動把公共空間打造成一個凝聚社區的場所。惟公家空間監管嚴格,舉行活動時需要遵守很多規條,申請時亦要跟多個官方部門周旋,動輒費時一兩個月。反觀在私家街舉辦活動就相對簡單,省卻繁複的官方手續,可直接與業主溝通,彈性較大,有可能成為一個長期舉辦地方營造的實驗場所。

拓展公共空間的地方營造總監林偉瀚(Joshua)和公共關係總監黃佳能(Canon),拿着使用多次的紙皮巨型層層疊(Jenga),放在私家街奇靈里。奇靈里在港鐵西營盤站B3出口外,為市民大眾必經通道,成功吸引途人駐足玩耍。小朋友用這些Jenga砌屋、玩骨牌,他們不用每人手拿一部遊戲機,也毋須有設施的公園,而是就地取材自行創造遊戲。Canon和Joshua利用私家街向公眾展示街道的「有機性」,即是街道不止具通過或行車的用途,而是可由用家自行定義,更靈活變通。「根據公家的規劃意向,小朋友玩就要去公園,規劃很死板,其實我們不缺乏休憩空間,街道已有相同功能。」Canon說。Joshua更把私家街比喻為一個「社區客廳」,功能自定:「私家街是住戶的私有空間但不封閉,像客廳一樣可以邀請公眾來玩。」

為街坊度身訂做設施

一條私家街是否適合發展為「社區客廳」,最重要是環境是否適合聚合人群。「返轉街道空間」為期4個月的太子臺計劃,是賽馬會「創不同」社會創新實驗室「行多步實驗室@深水埗」的延伸計劃,成員於上月開始接觸居於太子臺的住戶,期望與街坊「共同創造」(co-create)屬於他們的社區。早前記者與「返轉街道空間」成員到太子臺視察,它位於中環至半山自動扶手電梯側,公眾易達,而且街道寬闊,又有café、畫廊、設計工作室及一條待古物古蹟辦事處評級的百年樓梯,比起附近的私家街,有更大「發展」潛力。成員Hermion說:「英國學者曾指出街道有Link(通道)及Place(舉行活動之場所)兩個功能,而我們發現太子臺比較low link及low place,人流不多,除了放狗以外,都比較少人使用。我們的目標是令這條街變成high place。」

位於西營盤的私家街「常豐里」的長梯,是不少街坊上班上學的通道。正因如此,明愛莫張瑞勤社區中心選擇這條私家街為西營盤區的駐點,於去年3月開設一刻社區設計館(一刻),與居民共同協作建立小社區。館長龍籍騰(阿龍)說,設計館成立初期,他們發現常豐里兩側住宅怡豐閣及裕新大廈不少住客都不知道自己擁有這條街,尤其裕新大廈由於出口並非面向常豐里,居民鮮有行經。

拓展私家街的優勢之一,是可以直接與業主溝通,諮詢居民對街道的需求,比起公家街更加深入。有常豐里的居民反映寵物便溺問題,一刻的同事就立刻在欄杆懸掛辟味的檸檬薄荷盆栽去改善情况。阿龍表示與業主溝通尚算良好,只要活動的裝置不會損害到左右兩棟物業,並且由「一刻」承擔保險責任,業主基本讓他們自由發展。阿龍正計劃建設苗圃,以及為欄杆加設扶手,這些為私家街度身訂做的設施可以長期放置,不是在公家街放置一兩天就移除的玩意。

街道需要有人經營,而非把責任外判。這些組織以私家街為活動試點,目的是要令業主更有意識行使道路使用的權利。常豐里的街坊可以一人一貼紙投選出心儀的欄杆設計,正正就是其中一例。社區及公共空間組織只是推手,居民能自發延續活用他們的街道,悉心打理這個客廳,重現舊香港的鄰里關係。

文:黃嘉希

編輯:梁小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