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師周淑儀 毋懼人生起跌 用一雙手創「皂」快樂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09日

【明報專訊】如果你每天上班,覺得工作太死板,會有出走的衝動嗎?10年前,周淑儀(Jenny)就是感到工作太悶蛋,但自己無學歷無專長,能怎樣走下去?如今,她天天對着老薑梘、艾草皂,她說好醒神啊!Jenny開心地說:「10年手作生涯,起起跌跌,也辛苦,但我喜歡以一雙手做我喜歡的事。」能夠殺出血路,她的秘笈就是堅毅走下去。

近年香港興起手作人及自家小品牌,這可能是連香港人本身也沒料到的事,令人對香港這塊炒樓之地刮目相看。許多小品牌、手作人、唱作人的故事,都是放下高薪厚職,有如「告老歸田」去當有機農夫搞咖啡店,然而,手工皂高手周淑儀(Jenny)的放下和開始,卻完全是另一個故事。在她玲瓏細緻的老薑梘背後,蘊藏的是香港無數打工仔勤奮工作的平凡人生。

Jenny很勤力,未創立自己的小品牌前,無論在哪個位置當肥皂師,幾乎都是人家已回家,甚至天邊露出一片魚肚白時,她仍在默默地幹,趕工為大公司代工生產(OEM)肥皂禮品或情人節潤手霜,這些細節不是她自己說的,而是曾和她共事的肥皂師說的。Jenny性格鮮明,談到她喜愛的肥皂,她會笑哈哈:「10年肥皂師生涯,起起跌跌,但怎樣也是做着自己喜歡的事,在手工裏我感到快樂。手工講的是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幫到別人,也幫到大自然。雖然現實也要開飯……」但談到她不戀棧的事情,她會聲線低八度說:「10年前我日日返工,卻一點也不喜歡。」

不計較辛苦 捱夜起貨

肥皂是怎樣煉成的?怎麼要捱更抵夜啊?手工肥皂因為沒有起泡劑、穩定劑等,其實比非手工皂難做。過程是把水和氫氧化鈉(NaOH,海水電解而來,皂化後本身會完全消失)及油結合,經過皂化反應,造成弱鹼性的肥皂(脂肪酸鈉),天然成分的手工皂,與水混合後成為溫和的介面劑,能去掉油和塵埃。資深的肥皂師懂得配合不同的油,為個別用家或因應不同功能製造手工皂,例如滋潤的純橄欖皂、洗碗很乾淨的椰子油皂、以食肆廢油過濾製成的清潔用家事皂。手工皂製作,先是設計好水和氫氧化鈉的比例,調配不同的油,把油加熱再加香薰油或其他材料,掌握時間以手打器發打皂化油,倒皂模等待凝固,通常一天後才可切塊,印上圖案,等待肥皂成熟;手工肥皂也會像斬下來的木頭,內裏有生命,仍在工作,若是橄欖油成分高的手工皂,常要等兩三個月才成熟。當然還有很多有趣的肥皂,例如「花喱花碌」的花草皂、酒香的紅酒皂;然而,Jenny最愛的手工皂卻是素淨玲瓏的:「雖然我也有替其他公司做南非茶手工皂,也教學生做渲染皂(加入礦物粉,在皂油拉花),讓初學者感到肥皂的彩色繽紛,開心一些;但我自己的性格,喜歡沒那麼多顏色的手工皂,簡單得來而實用,例如老薑皂、首烏皂、艾草皂、左手香皂……」左手香皂的名字好特別,是否新界到處見的,可以冲茶喝的香草?

開店製新肥皂 父母成白老鼠

「是啊!是那種到處都有的植物。我喜歡就地取材,減少運輸,例如老薑也是本地的,艾草也是本地種的。感謝我父母,每次我試驗新肥皂時,他們都是我的『白老鼠』。」2015年她在大埔寶湖街市找了個舖位,開展了自家肥皂和潔膚小品牌,父母不僅是小品牌的白老鼠,也是這個肥皂師的「die hard fans」。「10年前,我離開文員工作,跑去職工盟學手藝,學做肥皂師,父母一直支持我。我很幸運,有個幸福的家。」她的幸運指數是爆燈而不縱容。初入行時,有3、4年月入只數千元:「但我決心走下去,決心成就自己喜愛的事業。」

只要提起10年前上班,開心果Jenny就會立即變苦瓜乾:「以前一直打工,打工也沒什麼啊,如果你喜歡!但我就是不喜歡,我一直喜歡的是做手作。」

她從小喜歡手工藝,什麼珠仔花、毛公仔和膠擦印章,她說只要說得出的幾乎她都做過:「我就是不愛讀書,但做手工日做夜做也不會悶。」中學未畢業她便進入本地廠商工作,當上文員,但她知道,自己心裏對手藝仍有一團火。

問她怎麼知道?「返廠時,人家讚我做得好,我也沒有開心,但我做手工時,不用人家讚,自己就做得很開心……」她喜愛一雙手創造事情,喜歡專注手藝帶來的悠閒。不過,她也是做了肥皂師後,才明白無加入介面劑起泡劑等化學品的手工皂,能減少化學品刺激皮膚,以及親和大自然。

2008至2009年,Jenny任職文員的工廠北上,但她還算不上失業,因為有些廠家不時找她做兼職:「尤其是年尾不夠人手,會叫你去做3、4個月。」

「有一天,我去返工,上班時見到人人從地鐵衝出來,向着一個方向趕;到放工時,我又在地鐵月台,跟大家向着反方向走。我突然感到很不開心,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生活,我問自己,怎樣才可以離開這樣的工作?但我無學歷、無專長,我可以做些什麼?」Jenny說關鍵是踏出第一步。「反正做那些我不喜歡的工作,那麼容易放棄,那不如去做我喜歡的手作仔,那就不容易放棄。就算困難,也是我喜歡的事情。」於是她跑去職工盟學手工肥皂,在那裏,她遇到啟蒙老師葉子僑(Bella)——社企「區區肥皂」(現已休業)的創立人。「很神奇啊!當我見到肥皂的形成,由零開始做出一塊一塊給人冲涼的肥皂,我很開心,終於我用回雙手做東西了。Bella很無私,教曉我做肥皂的一切東西,很感謝她。」遇到好教師並不代表你不要捱窮,起始的肥皂師生涯月收入只數千元,但手工皂發揮了神奇作用,她說:「我決心走上肥皂師這條路。」

生態變化大 願為環保出力

別以為Jenny是打工仔就住劏房。「全賴我有個幸福的家庭,那幾年才撐過,因為我沒有家庭負擔,和父母同住村屋。父親負責整頭家,我和弟弟和媽媽,什麼也不用管。父母讓我和弟弟做自己喜歡的事,只要我們不學壞,他們都支持!」

做肥皂師還有一大樂事,若能生存下來的話,會感到自己也在為生態環境扶一把 ,Jenny說:「手工皂在水裏24小時就會中和分解,不污染環境。10年手作人,我也感到香港生態變化很大。這些年我都住在大埔村屋,以前春天走過小路,會聽到牛蛙和青蛙大聲叫,現在都很少了!以前夏天走過樹下,會聽到蟬鳴,感覺很陰涼……」每當夏日雨後,在庭院、路旁,Jenny以往會見到鼻涕蟲,但現在都不多見了!

■給香港的話

「反正做什麼事都一樣辛苦,一樣有困難,那不如做自己喜歡的事,做自己不容易放棄的事。我的經驗是,只要相信,就有可能,只要踏出一步,一切都不一樣。」

■Profile

周淑儀(Jenny)

肥皂師、肥皂手作導師,2015年創立自家小品牌手工皂Dream Life(嘗活),至今仍是一人小品牌,亦常替本地公司做OEM。自小熱愛手工藝,自稱你講得出的手工她都曾做過。中三畢業後,進入本地廠商當文員,一當逾10年,但從未喜歡過。2009年工廠北移,她索性重新學習手藝,後加入社企「區區肥皂」(2018年休業)當肥皂師,並曾是本地8個手作人合作社「Love handmade store」(已結束)成員。本地手作人及合作社起起跌跌的洪流下,Jenny卻生存下來。熱愛手作、旅遊和烹飪。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