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以法治頂着架在頭上的刀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12日

【明報專訊】4年多前的雨傘運動終於被法庭一錘定音,幾個佔領行動發起人被判罪成。法庭裁決究竟是「彰顯法治」,抑或宣示「香港法治已死」,支持和反對佔中者都藉機各自表述對法治觀念的見解。適逢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成立50周年,近期幾個相關節目相繼播映,藉着重溫這個香港法律界搖籃的歷史和發展,可讓我們重新思考法律所為何事。

香港電台和港大法律學院聯合製作的《現身說法》,介紹學院歷史,以及影響學院甚至香港法治發展的里程碑。系列已播出3集,〈不平則鳴〉由學院元老和學生講述法律系創立經過;〈擊鼓鳴冤〉以真實案例改編的戲劇,介紹港大校園免費法律諮詢服務如何幫助市民面對訴訟;曾是本港法律界大事的「談雅然案」,主角就在〈時代印記〉親述為何走上法律之路。

其中,〈擊鼓鳴冤〉介紹的免費法律諮詢,與市民有較切身的關係,任何人遇到法律問題,都可以透過此計劃尋求初步法律意見,法律系學生亦可以透過面見求助者增加實戰經驗。如果案件有教育價值或特殊法律意義,學院更會派出執業律師或大律師義務為受助者打官司。該集講述法律系師生和義務律師,為一個無辜為公司「孭黑鑊」的小市民申冤至終審法院,最終為他討回公道。一個曾參與的畢業生回憶此事時,下了一個很好的註腳:他希望「法律就是公義」不止是口號,而是每個市民都能親身感受得到的一回事。港大法律系創立元老John Rear教授亦在〈不平則鳴〉明確指出,法律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法治的精神,無人可以凌駕法律——可是我們近年在真實世界聽到看到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似乎不再理所當然。法律,真的能讓公義彰顯嗎?

「讀法律是要維護社會公義」

Now新聞台《經緯線》最近一集〈半世紀的法跡〉,更讓觀眾看清楚學院多年來孕育出的桃李們,如何對學院本身以至香港法律界造成衝擊。最富戲劇性的受訪者是首屆畢業生湯家驊,這個由當年考第一的高材生、首批走出來反對《基本法》廿三條和爭普選的法律精英,蛻變至近年中央和特區政府的「護法」,更在節目聲稱「自回歸以來,有幸我們未見到有一次人大釋法,真真正正削弱香港法制」。不過湯氏或未完全忘記學院對他的教導,自稱「修讀法律第一天開始,我都覺得讀法律最重要的責任是要維護社會公義」的湯大狀,講到1999年人大首次釋法時,竟在鏡頭前哽咽,說事件「對我來說好大打擊,因為我相信這個制度」、「當年我們未想清楚如何面對回歸、一國兩制實踐之中對香港法治的影響,我們未有想清楚」。疑中留情,那在眼眶打轉的淚水,或是良心發現的真情流露。

在現實面前,他的同班同學陳景生有截然不同的價值選擇。陳氏在訪問中堅持「如果香港要繼續一國兩制,傳統法治的概念不容被溝淡」。他早前與其他法律界選委聯署要求保安局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就是身體力行捍衛自己堅信的傳統法治觀念。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在訪問中講得好:「如果法律失去了公平、公義、平等的價值觀念,它只是赤裸裸的權力。」由早前的旺角大衝突案、佔中案、《逃犯條例》甚至山雨欲來的《基本法》廿三條立法,都是清楚不過的演繹。法治和政治一樣,都是眾人的事,我們或許仍要經歷更多「香港法治最黑暗的一天」,但那把早已架在頭上的刀,每個人仍要盡力頂住。

文:梁慧思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