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莊與多爾袞 踏上西九京劇舞台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26日

【明報專訊】流行文化中,清宮劇一直是觀眾追看的熱門,從早期的《孝莊秘史》到去年的《延禧攻略》都是如此,如果劇集中的某些情節以京劇的形式展現在舞台會怎樣?8月底,台灣國光劇團聯同台灣國樂團來港演出清宮大戲《孝莊與多爾袞》,將滿清開國兩個重要人物的故事帶到西九的戲曲舞台。

大玉兒(孝莊)與多爾袞情定草原,因命運捉弄無法結合。皇太極死後,福臨登基,眼見大清入主中原,二人竟不得不算計彼此……這個故事情節,為人們所熟知,影視劇中被無限放大。國光劇團的藝術總監王安祈說「清宮戲」本就是京劇的傳統,並不是跟隨電視劇的熱潮,「旗袍(裝)、旗頭、花盆底鞋、嘴裏的京片子,都是京劇必備的功法」。但她不否認清宮劇的流行的確帶動觀眾接受清宮戲這樣的藝術形式。清宮戲使用京白,觀眾不用看字幕即可以聽懂,《孝莊與多爾袞》有一處使用了韻白。王安祈解釋那一段是大玉兒勸降明朝將領洪承疇的戲分,「因為他是明朝將領,大玉兒去勸降。等他投降了滿清,第二次出場就是唱京白」。

京劇注入當代意識

國光劇團藝術發展的主軸是文學性和現代化,劇團1995年以來,不斷嘗試在京劇傳統中注入當代意識,張愛玲小說、王羲之字帖均入戲。演員透過京劇唱段,抒發內心的情感。情感刻劃得細緻,王安祈解釋:「這其實是呈現中國詩詞曲的抒情傳統,國光的戲一直以文學性被關注,其中有歷史故事。例如孝莊與多爾袞,觀眾熟悉劇情,也覺得很親切。」

蒼鷹、弓箭聯繫兩人

劇團從每部戲找出一些意象,文字(劇本)中的描繪,將其化為舞台上的意象。《孝莊與多爾袞》劇本由王安祈和林建華編劇,意象「蒼鷹」、「弓箭」貫穿整部戲。王安祈說:「我們在編劇本時想,孝莊和多爾袞初相見,為什麼會相互吸引?絕對與崔鶯鶯和張君瑞是不一樣的。」「蒼鷹」、「弓箭」將兩人聯繫在一起。「蒙古人和滿人很喜歡馴鷹和養鷹。鷹,也象徵中國東北豪邁的氣勢,與滿清開國的氣勢很配。我就讓二人初相見從射老鷹開始。弓箭也是一個重要的意象,用來得天下也可以用來殺人。」

多爾袞和孝莊之事坊間傳聞眾多,但始終是戲說。劇本的創作如何把握真實與戲說?「歷史提供了很多信息,但並沒有百分之百告訴我們兩人相愛,為什麼多爾袞得了天下而不坐擁皇位,而讓予大玉兒的兒子。這些地方一定給人想像空間。我們在歷史的空隙中做文章。」

國光劇團團長張育華講起如何與西九結緣,「2016年,國光受邀參加台中國家歌劇院開幕季,首演《孝莊與多爾袞》,當時西九就有過來看,覺得很喜歡,隨即定下了演出」。國光劇團每一次演出,會針對不同的地域、不同的場地、不同觀眾群,做一些調整。張團長舉例《孝莊與多爾袞》:「首演時西樂比較多,第二年台灣中南部巡演以後,就與台灣國樂團合作改用民樂。舞台方面,首演觀眾反映設計比較繁複,有很多台、景,去年演出時我們回到戲曲舞台的簡約方式。」

台灣京劇美學 強調創新

來到香港,一個重要調整是少年多爾袞選擇劇團年輕的武生演員李家德來飾演。國光劇團提倡的台灣京劇新美學更強調整體劇場的創作精神,用傳統京劇豐富的表演手段創新。

孝莊太后(大玉兒)的扮演者魏海敏是梅派旦角——梅葆玖的大弟子,1991年兩岸開放,魏海敏前去北京拜師。排演《孝莊與多爾袞》,基本功過關的前提下,演員需要先看歷史資料,分析人物性格的塑造。

台灣遵循京劇傳統分流派,但正如王安祈說:「因為京劇流派的宗師,梅尚程荀、馬連良都沒有來到台灣。1949年以後來到台灣的京劇名角本來就少,資源有限,我們只能夠根據唱片、錄音這種間接的資料學習。也是這個原因,台灣的演員沒有被流派傳統困住。沒有流派大師坐鎮,演員可以比較自由地創新。」這就是台灣的京劇有失也有得。

■《孝莊與多爾袞》

日期:8月30至31日

地點:西九戲曲中心大劇院

票價:$250至$500

查詢:bit.ly/2GthhNw

文:彭月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