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高手:國際象棋高手梁浩恩 放下輸贏 棋盤中領略溫情

文章日期:2019年05月07日

【明報專訊】他是一位國際象棋高手,12歲因為失戀而自學國際象棋化解憂傷,認為下棋最重要的一步是人性,面對面下棋,感受對方每一步的棋。今天的他,下棋心態與24歲以前截然不同,當年要勁要勝,現在卻單純又複雜,單純是希望推動國際象棋在香港作為智力運動,複雜是希望透過下棋了解親情、心理和哲學的問題。他是2016年香港國際象棋錦標賽棋王梁浩恩,輕度亞氏保加症患者,下周迎接28歲。

我們對於棋手,總覺得他們滿懷神秘感。對!跟梁浩恩(Andrew)聊天,確實有點像遇上Star Trek的經典機械人Data。在Star Trek中,Data的運算能力強大,有百科全書的知識,但博士製造他時交給他一塊情感晶片,由Data決定是否插入,Data義無反顧選擇了插入,在悠長的超光速飛行中,Data一直熱情生活,學習人類的情感世界。

跟Andrew聊天,他也如Data,帶點情感缺失。「我有輕度亞氏保加症。不過別太在意,正常人都不太正常,我覺得我還normal。」亞氏保加症(Asperger's Disorder)歸入自閉譜系,但患者智力正常,有不同程度溝通、社交障礙及固執傾向特徵。與Andrew說話如同跟百科全書溝通,兩小時的訪問,他對答如流,內容穿插名人名句、文學哲學,段段琅琅上口,還有訪問前他送來的千字文〈我給記者的3個想法——棋盤以內、棋盤以外、棋盤之上〉。

自學國際象棋化解失戀憂傷

他走上棋手之路,原來是因為「自己失戀自己救」,兩次失戀啟動了他的激情歲月。「我人生的第一位啟蒙老師,是17歲時分手的女朋友,她令我意識到自己的缺失。」那次重創令他重新檢視自己,看到自己沒有從她出發去看事情,將自己看得太重要。

不過這嚴格來說是他的第二次失戀,第一次是在12歲。「為了打發鬱悶的時光,我去買了一盒國際象棋,自己看書學棋,初時我叫父母陪我捉」,後來他成了學校的棋王,接着得到全港學界國際象棋和棋藝比賽等獎項。

訪問時,他沒有告訴我們他拿過什麼冠軍之類,但在電腦搜尋引擎打入「Andrew Ho-yan Leung」,會發現他是2014年London Chess Classic Weekend Classic的冠軍,那年他在曼徹斯特大學念政治系碩士。回港後,2016年他又奪得香港國際象棋錦標賽冠軍。他也是一個辯論王,中學時是中文辯論比賽隊長,大學時也是英文辯論比賽隊長,還拿過大學英詩創作比賽冠軍。今天他很想放下棋手的冷傲,熱中地告訴記者作為國際象棋導師的快樂和反思,重新撿視自己的童年。

17歲失戀,18歲念中六那年,他才發現自己是輕度亞氏保加症患者,方才明白為什麼自己老是那麼偏執,老是和那班欺負他的朋友玩,他記得有次皮球掛在樹上,大家着他爬上樹,上了樹,他把球掉下,朋友卻在搖樹,還作弄他讓他不能下來。「是中六學校捐血日。那天早上,我打電話回家告訴父母,我要捐血,父親認為我未吃早餐,不可捐血……」這天採訪,鏡頭前的Andrew好cool,鏡頭外的他雖然擁有下棋時殺個對方片甲不留的眼神,但也會開懷大笑,還常開玩笑。「當時我在電話裏講了很多支持自己無吃早餐挺得住捐血的看法,旁邊的學校心理學家聽到了,跟我細心談話,他說我有輕微亞氏保加症徵狀。於是,我去找有關資料及書看,發現和自己的成長和性格很相近。」

現在,他仍在學習與人交往,但現在的他是快樂的。「我在Tinder交友App和人談話,也會打印出來,讓跟進我的心理學家看,看如何改善人際關係。」

下棋殺着? 要感受對方

那下棋呢?他下棋的殺着是什麼?冷不防,他拋下這句:「Be a human being!我要感受對方,看到對方表情。我不喜歡和電腦下棋。」那是想看對方掙扎受苦的表情?「也會看。但下棋如同攝影、拍拖,也如同去gym,健身要feel到肌肉,拍拖要有feel,下棋一樣。」說着,原來自17歲分手以後,他已10年沒拍拖。「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學習階段。讓我可以對未來的她更好。」

從失戀10年走來,棋手小子最大的改變是:「以前的我,下棋是為了要勝要勁,現在的我,喜歡到處去比賽的樂趣,同時也享受當導師。」除了因為可推動香港的智力遊戲,他發現在教導孩子下棋時,領略到親情的可貴,領略人與人之間化解矛盾的坦誠。「我希望以國際象棋為基礎,了解心理和哲學問題。」網上的國際象棋討論,都說下棋要冷靜與智慧並重,掌握戰略與臨場心理,還要一眼關七,但Andrew卻一句也沒這樣說,他以他的方式讓人了解棋手的想法。

他給記者看手機內的相片,酷酷的樣子突然綻放出溫馨笑容,相中父子在電腦旁談論棋局,孩子是他的學生。「有幸自己能在不同家長旁邊,體驗親子情和學習教導孩子,這是我現在教棋的快樂。相中的爸爸因為兒子讀書成績不理想,於是讓孩子下棋,希望培養孩子的專心和耐性。父親現在也上網學棋,下班後和孩子討論自己的習棋問題,且還會在我臨走前認真問我幾道題目。」

Andrew還在fb貼了另一學生下完棋後躲在廁所大哭,直到媽媽沒有冤枉他輸了給父親才肯出來的故事。「中國象棋有所謂困斃,也就是說只要你沒有棋子能動,任何走法都會令你的『將』或帥被吃掉的話,你就會輸。」Andrew解釋:「國際象棋卻沒有這回事。有被攻擊而無子可動,是輸棋;沒有被攻擊而無子可動,是和棋。所以在沒有棋子能動,而任何走法都會令『王』立即被吃掉的情况,是和棋。不過大部分家長都不知道,經常以中國象棋的想法去想國際象棋。」

訪問尾聲,話題回到Andrew寫給記者的3個看法。「棋盤以內:思考的方法。下棋、足球、外語/音樂,是3種我認為孩子必須的活動。下棋可以透過相對簡單的東西,學習科學化的思考方法,對孩子一生受用。」

「棋盤以外:思考的態度。競爭的要點,在於對自身的不斷要求和對周遭環境和他人的貢獻,而並不在於只是想着要勝過別人訴諸無知。」

「棋盤之上:思考的意義。到最後,下棋的追求應該和武術一樣,又或者跟跑步、瑜伽、繪畫和烹飪等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一樣,如何忠實地發展自己的潛能、自己的直覺,感受真實。」

人們常以為體育才是運動,無形看不到的腦力遊戲不是運動。智力遊戲要成為本地的普及文化活動看來有點遙遠,Andrew說:「但就算活動最終未能普及,愛好這個活動的人依然能自得其樂,大同與小康,也算是一種求仁得仁的安慰,享受存在本身的快樂,不也很好嗎?」

■後記

撰文懷念老神父

記者是閱讀一篇博客文章時發現Andrew的,文章寫到一位老神父在去年末病逝,作者不忘神父的慈愛和堅持,執筆的正是Andrew。

Andrew筆下的九龍華仁書院老神父魏志立(Father Naylor),跟記者小時候念的天主教小學神父一樣,對孩子和教育有着同樣的熱情。記者小時候本來最討厭周末長周要返早學,尤其是北風呼呼吹的冬日,但在一眾板起臉孔目測你頭髮衫領的教師中,永遠有位笑容滿臉的神父,站在玫瑰花圃前跟孩子說早晨。

記者就是在上網尋找老神父近况時,看到Andrew寫母校老神父,懷念他在校門笑着和學生說早晨,懷念他當年親身到校門外,跟家長說不要開車送孩子直達門口,應讓孩子由斜路走上來上學。

Andrew的博客不僅只寫理性分析的文字,也寫溫情洋溢的文章——寫作是讓他抒發情感、跟別人溝通的方法。

■Profile

梁浩恩(Andrew)

90後,國際象棋棋手及導師,輕度亞氏保加症患者;2014 年 London Chess Classic(Weekend)冠軍、2016 年香港國際象棋錦標賽冠軍。在香港完成大學,負笈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攻讀政治系碩士。2016年返港工作並在中學教授國際象棋,後轉為全職導師及業餘棋手。喜歡透過國際象棋思考歷史和文化,也喜歡下棋帶出的親子教育和心理學。現以國際象棋作個人鑽研基礎,研究幼兒學前棋類教學、心理學和哲學的輔助治療。下棋以外,熱愛健身、讀書和寫作。

文:朱一心

編輯:陳玥玲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