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est﹕掌舵一眼關七 與「她」乘風破浪

文章日期:2019年05月15日

【明報專訊】快艇,從前只是海軍及狩獵者的工具,到了1660年,英國查理斯二世即位,荷蘭送上一艘名為「Mary」的快艇,才令本來只具實用功能的「她」,衍生了遊樂的用途(遊艇),並在富裕人家間普及起來。船客在遊艇上吃喝玩樂,不過是體驗了一番奢華的水上生活;然而,在遊艇上掌舵的人,卻需要看風使舵,才能真正感受出海的樂趣,就是在風雨之中乘風破浪,磨練出技術和意志。

「做呢行(遊艇經銷),最衰冇得揸船。」坐遊艇和揸遊艇,對遊艇代理及經銷商Asia Yachting主席幸正權(Franklin)而言是兩碼子的事。兩者固然都能體驗置身汪洋中自由自在、渾忘天地的感覺,但Franklin更喜歡手握船舵,在變幻莫測的天氣中,挑戰自我,控制大局,「面對大風大雨,主導船隻乘風破浪,最能考驗自己的航駛技巧」。

於遊艇上招呼客戶時,他忙於談生意、摸酒杯底,安分地擔演乘客的角色,航駛事務都交給船長負責。但周末或公餘時,他又會戴上墨鏡,掌起舵來。自從1999年任職金融界,獲公司安排坐遊艇出海伊始,出海的那種悠然自得感覺便像船錨一樣,牢牢勾住了他的心。「以前上班,有兩小時吃午飯,我在茶記買個飯盒,便跳上船駛到深水灣,滑完水再上班。」四點三收市,他5點再上船,飲酒、飲咖啡、看日落,想點就點。

2006年,Franklin離開令人緊張的金融界,成為他購入第一艘遊艇的契機。隨後他考獲一級及二級遊樂船隻操作人合格證明書,遊艇一艘換一艘,興趣亦輾轉變為事業。

變幻天氣掌舵 挑戰自我

如今無論冬夏,Franklin都會每星期偕親朋好友出海,「夏天多去西貢,景色美得多。冬天吹大東風則去南區,舂坎角、深水灣、淺水灣都是好地方」。他一邊操舵,將我們坐着的這艘蒙地卡羅遊艇MCY 86從遊艇陣中撤出,向淺水灣方向航行,一邊暢談出海經,「我最享受那種無拘無束的感覺。香港處處都逼人,駕車超速會被『影快相』,也有可能撞車。但在海上,航駛的限制較少,駕船很放鬆、很舒服」。

駛離船會,出到海中心,疾風把大家端正的衣角和髮型都徹底「吹」毁,視線卻漸漸被青山、綠水和天際環抱,寫意得讓人忘了工作。Franklin的兩個船牌已考獲10年,掌起舵來駕輕就熟,「但其實初初學駕船時好難。放在原地的車不會動,船卻會受風、浪、水流等眾多因素影響,而且船沒有煞掣,不能說停便停。有時以為停好,浪一來又冲走,起初的確不太習慣」。

一次在西貢大浪西灣,他泊好遊艇後便和大伙兒上岸,豈料突然風雲變色、雷聲大作,船隻不停打轉,「我們馬上游回船,但游到一半又很大風,既擔心船隻脫錨,又怕游不回去」。原來他們遇上具破壞力的「石湖風」(由強烈雷雨帶引起的強陣風),幸好眾人最後順利回到遊艇,在雷雨中奪回船隻的控制權,當時更有第二艘船駛近幫助他們。這亦是玩船的特別之處,「撞了車,沒有人會理你,但大家在海中駛船會守望相助,大家救大家」。

嘗試許久,他才掌握錨泊之道,以至整體航駛技術。說起航駛大小船隻的特性、氣象、湧浪等航運知識,他都能侃侃而談。他說,船速和定位固然是操作員要掌握的資訊,還有許多細節如水深、礁石、海底電纜、引擎冷熱等,統統都要監測。Franklin憶述,「考牌時要計算水流、風向等,理論很多。一些有經驗的船長會覺得難考,讀書人反而較容易應付。」幸好現在遊艇設備先進,雷達、測深、海圖一應俱全,任何一環有問題,儀器都會響起警號。

享受親手維修清潔

無論是在西貢海域過夜,翌日清晨於鏡子一般的水面滑翔,或是操控五花八門的水上玩意奔馳海中,甚至吃一頓以海風及浪聲為伴的燭光晚餐,都是在鬧市體驗不了的滋味。要享受這些非一般的體驗,有賴船隻周全的保養。「想像在海中放一間2000平方呎的屋,另加兩部車及兩個發電機,保養工夫有多繁複?遊艇就是這樣,機件接觸鹹水,會發生電解作用,鐵會蝕,東西容易壞。而且香港海水滋生物較多,需經常清洗機件。」Franklin指出,單是維修、清潔、泊船等費用,一個月便需花約20萬元的固定開支。一架一手遊艇,價格從數十萬至十多億元不等,其他開支同樣「襟計」。

然而,對於Franklin這個喜歡落手落腳的行動派,比起花錢僱人做事,他更喜歡自己動手,打理遊艇上的所有事務。機件要換,他會自己維修;船上冷氣不夠凍,有死位,他便研究更改出口位;即使是洗船這樣的粗重工夫,也不勞煩他人,猶如這是與船隻共度的珍貴時光。難怪船界中人愛以「她」(she)來稱呼遊艇及船隻。對於愛船者如Franklin來說,「她」就是human being,各有個性和體態,但只有深入了解,花時間維繫感情,海上生活才能一帆風順。

文:宋霖鈴

編輯/梁小玲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