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觀塘穿了一個大洞

文章日期:2019年05月24日

【明報專訊】「當你生命突然出現一個大洞……」錄像藝術家麥海珊攤開雙手,口也呈圓形:「吓?我要如何消化。」麥海珊任教浸大視覺藝術院,曾為獨立樂隊AMK成員。從小在觀塘長大,年前創「我們來自工廈」計劃,收集區內使用者的租金資料及棲身故事,反對活化工廈政策,一直跟社區延續緣分。近日裕民坊清場,麥海珊舉行個展及放映「散文電影」《一河不二渡》,後者可謂本港首件連繫至《逃犯條例》的正式展出作品。彷彿毫不相干,藝術家說不怕劇透,講述心中的一個洞。

觀塘重建項目正式上馬前,麥海珊於2006年用超八攝錄機拍攝熙來攘往的街道,以及戲院招牌、食店等。區內人都懂走小巷捷徑穿過舊樓,頓時燈光昏暗,左右滿是橫門店子,跌入一種香港式混雜感覺。拍完,她便把菲林擱下。直至2016年,「相隔很久沒回去」。她眼見裕民坊至康寧道一帶已成地盤,封起圍板,舊街盡殆:「反應是『嘩,變咗好大個洞』,想像不到明明人來人往的地方,一次過全無!」童年所見蒸發了,她選擇拍照,凝着消失的無力感。這些素材組成今次作品《一地.兩制.十年》。走入展廳,牆上投射3組超八錄像呈現昔日觀塘,旁配重建工程下的「當下」觀塘照片,一動一靜,一舊一新。前者帶有生命力,後者寂寞。

至於約45分鐘的電影作品《一河不二渡》成形,則全因她遇上另一個洞。事緣今年1月她到印度工作時,乘車經過大片土地。敏銳的她發現:「明明見到一條橋,但橋下是泥,很奇怪,心想為何呢?回港後查到那正是乾了的尼連禪河。而尼連禪河是聖河,卻亦盡消失,好像得番一個洞。」對佛學素有興趣的麥海珊解釋,《大唐西域記》指出佛陀本在樹林苦行不果,便到河裏冲洗,渡河後在菩提樹下打坐,悟道成佛。據指此河正是尼連禪河。

隨心加入逃犯條例爭議

作品中間穿插文字,就似寫散文,中間抽象地剪合零碎觀塘、印度的片段,勾引觀眾聯想箇中關係。筆者尤其欣賞作品的視覺趣味。

第一章影像均是橫向移動,第二章則強調「穿過」元素,第四章有許多zoom-out鏡頭,由細節引伸至大環境。麥海珊說:「一些如此重要的東西會突然消失,此條河可以代表觀塘,可以是香港,可以是很多我們身體的生活與價值。片內不同章節分別說一些有或沒有;看到或看不到的事情。」片末,影片加入有關《逃犯條例》修訂的爭議,為觀眾帶來其中一個解讀。麥海珊坦言剪接踏入收尾階段爆出相關新聞,讓她感到「香港最後一條線」將要消失,隨心加入作品。最後被她殺個措手不及,本來有點突兀。細想之下,觀塘重建大致已為梗局,不如放眼現在,河流不會一秒乾涸,莫等消失只有守護。

■「如此,攝影筆」展覽

日期:即日至5月30日

時間:中午12:00至晚上7:00

地點:馬頭角道63號牛棚藝術村13號室

■《一河不二渡》放映暨座談

日期:5月25日晚上7:30

查詢:www.aahsun.com

文:小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