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梁心:忘記泊車位 腦退化先兆?

文章日期:2019年05月25日

【明報專訊】收過電話信息後,我的突然「失魂老友」立即趕來參加我們一眾老朋友的例行茶敘。甫坐下,他便將他的失魂事件宣告各人。他說昨夜將車泊入屋苑的多層停車場內。今早往取車時發覺車輛不見了,交涉一輪更報了警。怎知未等警察來調查就發覺原來是自己誤泊了另外一個樓層的車位。由於他向來自覺記性極佳,今次的失誤對他是一大打擊。他更認定這是認知障礙症的先兆。

單一失魂事件 毋須過分擔心

眾老友聽罷「失魂事件」後,也齊齊訴說自家的失魂事。看來各人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偶爾善忘及失魂乃是無可避免的。我相信老友可能是太多雜務纏身,一時間分了心神,泊錯了車位而不自知。於是我便再度安慰他,告知他偶發的善忘是自然現象,只要這些記憶力的減退並不影響我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實無大礙。他的單一失魂並不是疾病,毋須過分擔心。而一眾好友亦齊接力開解他。

但是老友仍然憂心忡忡,更說道:「福哥,當然單憑最近的一兩次失魂,你可以告訴我現在是沒有大礙。但這可不可能是癡呆的先兆呀?你不要忘記我媽媽是患有老人癡呆症的。我真是見過鬼就怕黑。記得媽媽最初發病都是由走失開始;不止一次,是幾次唔識路返屋企。在過往這10年,我看着老媽逐漸變成完全另外一個人。由精靈和藹變成多疑、暴躁及不可理喻。由忘記了去過的地方、講過的話,到連我們也不認得,食飯都唔識,真是想起都心痛。為了照顧她,全家人都搞到身心俱疲。記得到她走那年,和她同住的姊姊壓力已到了頂點,差不多崩潰了。所以我真是很怕很怕患上老人癡呆;怕連累家人也不自知。福哥,我會不會已遺傳了媽媽的因子?我知道市面上有基因測試來找出這個症的遺傳機率。你可不可以替我盡快安排做一個這樣的測試呀?」

發病涉後天因素 測基因徒添憂心

被老友這樣一問,我不得不急忙解釋:「對,市面上確實是有阿茲海默氏症的基因測試。但是在現階段去做阿茲海默氏症基因測試未必是明智之舉。因為直至現在,我們還沒有任何藥物及方法可以把此症根治斷尾。再者,就算測試結果指你有相關基因,這也未必說明你日後一定會患上認知障礙症,因為發病與否仍要視乎很多其他後天的因素。既然如此,我們實在是沒有必要在未患病之前就去找出有否機率患上此病。發現了有此基因,但又沒有一個即時治癒的方法,只會徒添心理負擔。」

「什麼『亞之海默』呀?他不是一直在說老人癡呆症嗎?」其中一名友人問道。

既然友儕中仍然對此課題有疑問,我不得不將以下的茶敘話題佔領了,成為一個「認知障礙症」的小講座。

認知障礙症,前稱老人癡呆症,現在也有人稱腦退化症;不過醫學上是叫認知障礙症。老年人患認知障礙症佔了一個大比例。統計處資料顯示,2009年香港認知障礙症患者已超過10萬人。預計到了2039年,將翻3倍,到達33萬。所以進入人生下半場的我們,隨年齡增長,患上認知障礙症的風險只會愈來愈高。

認知障礙分兩大類:阿茲海默氏症和血管性認知障礙症

其實認知障礙症只是一個統稱;它可以分為幾個種類。最普遍的有兩大類:阿茲海默氏症 (Alzheimer's Disease)及血管性認知障礙症 (Vascular Dementia)。

長者每長5歲 阿茲海默氏症發病率倍增

阿茲海默氏症佔了認知障礙症的六成。對年齡超過65歲的長者而言,每增加5歲,阿茲海默氏症的發病率就會倍增。阿茲海默氏症的衰退是漸進式。

至於血管性認知障礙症,顧名思義是由腦部血管阻塞造成。患者或受到一連串的大小腦中風而導致腦部損傷。因此,病情發展一般較快。這個病佔了認知障礙症患者的35%。不過嚴格上來說,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任何有效的藥物或方法把阿茲海默氏症及血管性認知障礙症根治。

當老友一聽到這裏,立即插問:「你係唔係話呢個病根本就係冇得醫?如果橫豎都冇得醫,係唔係中晒所有病徵都唔使睇醫生呀?睇嚟都嘥氣,對嗎?」

有病徵即檢查 延誤可致腦部永久受損

「不對,老兄。其實剛好相反;如果發現有徵狀,一定要盡快找醫生檢查。」我向老友更正。

「因為認知障礙症不單是我剛才說的兩大類。它可以是由其他疾病所引致。我最近看過一名病人,60多歲。他一直是家族生意的主理人。但家人發現他在短短3個月內,記憶力嚴重衰退。來看我的時候,連簡單的運算也做不來,當然是無法處理公司業務。由於他的衰退速度快且突然,不似是阿茲海默氏症,我替他做了多項檢查,包括腦部掃描及血液檢驗等。終於發現他是受免疫性腦炎所引致。經過6個月的藥物治療後,他的認知障礙徵狀已完全消失。現在已可恢復正常工作及生活了。」

「所以,疾病如腦積水、甲狀腺荷爾蒙不足、維他命B12不足、腦炎等是可引致認知障礙症,而這些疾病全是可治之症。一經對症下藥,病人便可從認知障礙症痊癒過來。相反,如果延遲了治療,腦部功能一旦永久受損,我們便很難期望能康復了。因此,有徵狀都是要盡快看醫生呀!」

「福哥,你這樣說,是不是叫我們將來發現有確實徵狀時,就要盡快做檢查呀?」

我只有笑着回答:「真是要到時才知了。現在大家都年過60。根據推算,20年後,在我們4人當中,便有一個會患上認知障礙症了。所以,到時找我還不知有沒有用呢!不過,話雖如此,我仍然覺得大家不需為此過分擔心。或者到時可能有更好更新的醫療方法可以把病治好也說不定。總之,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預防三高、保持身體健康、多做運動、多做義工、勿忘先做好『老來三寶』(平安紙、持久授權書、預設醫療指示)及常常懷着開朗的心情。還有,一定要繼續參加社交活動啊!」

「一定,一定。無論如何,茶敘照舊。就算是癡癡呆呆、坐埋一枱,到時也一定要來啊!」老友們互相安慰地說。

文:梁萬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