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舟哲學引入管理 上下一心 同坐一船建情誼

文章日期:2019年05月31日

【明報專訊】以往的龍舟競渡,參賽機構不過視作員工的一種消閒活動,但近十年來,不少企業都以扒龍舟作為培養員工團隊精神的活動,甚至組織龍舟隊。龍舟選手有句名言:Paddle As One,意即大家的動作必須合而為一。扒龍舟與經營企業一樣,必須講求上下一心,齊上齊落。

電影《逆流大叔》中,一批電訊業職員透過參與公司龍舟隊,重整工作、家庭以至人生方向。現實或許未必如此戲劇,但扒龍舟能磨練出同事之間的協作精神,消除職級隔閡,令公事更順暢,卻是不爭的事實。數十年來,以公司名義報名參加龍舟競渡比賽的隊伍也愈來愈多。龍舟競渡本來是漁民之間的節慶傳統,1976年,香港旅遊協會(香港旅遊發展局前身)首辦國際龍舟邀請賽,為龍舟普及化打開先河。多年來,香港業餘龍舟總會都有為企業構思龍舟team building活動,該會(公關)副主席尹國樑(Simon)憶述,早在1970年代已有企業組織龍舟隊,「但當時都是以競賽為目標。利用扒龍舟作為公司team building活動,是近十年八年的事」。

要訓練團隊精神,一些公司會參與單次龍舟活動,員工不分上下階層,齊齊當划手。若事後企業對龍舟有興趣的話,更會組織起龍舟隊來,划手、鼓手、舵手都由員工擔任。訓練愈久,龍舟隊的team building成果也愈根深蒂固。Simon形容:「扒龍舟是好強的team work,這個沒有一個龍舟手會不知道。」

重團隊精神 動作要一致

龍舟要扒得快,講求船上全體人員齊上齊落。鼓手負責在船頭擊鼓領航,指引划手落槳的節奏;船尾的舵手操縱航行方向;20名划手便要動作一致地奮力划槳向目標前進。龍舟界常言「paddle as one」,就是比喻划手們的動作必須合而為一。Simon指,「沒有一個划手的力量會高於其餘十多人,即使是大隻如香港先生,也不會使龍舟扒得特別快」。如果划手自恃大力或經驗豐富,下槳太快,又不遷就同伴,更會令龍舟速度不進反退。

放諸職場,paddle as one的道理同樣適用。沒有團隊精神,員工一個向東,一個向西,事情怎能辦妥?Simon認為這種龍舟哲學,可體現在員工是否表現得considerate,例如合作時不會先炫耀自己能力,並顧及其他同事意見。

龍舟分工類似公司架構

在一條龍舟中,前、中、後排划手如何安排人選,都取決於健兒們的長處。前排划手負責定下划槳頻速,根據戰術調整節奏,冷靜思維及熟練技術缺一不可,應安排經驗最豐富者擔任;魁梧有力的划手,要守住有「engine room」之稱的中間位置,為龍舟提供穩定的推進力;至於離水面較高、座位窄的船尾位置,則適合女性或手臂長的隊員。加上最具領導地位的鼓手和舵手,龍舟上的分工,與公司架構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公司管理層猶如舵手,負責訂立整體方向;部門經理下達指令;前線同事則負責執行」,中華電力前總裁、現任中電學院校長潘偉賢(Paul sir)道。

然而,員工在龍舟上的角色分配,與工作職位大有分別。任你是呼風喚雨的CEO、負責督導下屬的經理、或剛入職的新員工,換上龍舟戰衣後,往往同樣份屬划手。中華電力的7支龍舟隊中,Paul sir參與管理層隊19年,隊中既有像他般位高權重的公司高層,亦有管理層新星,80後的輸電及供電業務部高級建設工程師柳穎宜(Winnie)便是後者,「在船上,我要聽指令划槳,但職場上我可能是發號施令者,扒龍舟時能體會不同崗位的感覺」。

Paul sir指,升至管理層的員工大多會至少參與一兩年管理層隊,經過汗水洗禮,團隊更加合拍。「他(Paul sir)常說扒到頂不順時,繼續堅持就對了。」Winnie說,捱不住時總有人會開始嗌口號「CLP,噓!」,配合下槳節奏,便會齊心撐下去。

除了船上每槳都有助打破職場階級,訓練前後的聯誼更是消除隔閡的重要一環。Winnie在3年前入隊,亦是因為希望更認識同事,「練習完大伙兒一起聊天、吃飯、喝啤酒,與同事們相處更融洽,辦起公事都會順暢得多,我們亦因此聽到公司以往的故事,是工作文化的承傳」。除了為比賽打拼,中電各支龍舟隊亦會每年「長征」一次,由西貢划到滘西洲吃海鮮,隊員們亦剛剛到了順德集訓,Winnie笑言吃了多頓美食,戰鬥力和士氣都提升不少。

龍舟隊員反覆操練是平常事,但Paul sir強調「扒龍舟不是軍訓,大家treat it as fun,是好玩的」,藉划槳培養團隊精神,在言談間建立情誼,「坐在同一條船」這些老生常談,似乎真的身處在船上,員工更能體會風雨同舟、同心同德的真正意思。

文:宋霖鈴

編輯:王翠麗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