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教室:辦公室性騷擾 事前避忌好過事後追究

文章日期:2019年05月31日

【明報專訊】讀者:Son姐你好,之前讀到你的文章,有個朋友因為投訴上司辦公室性騷擾而被降職。我作為讀者和一名女性,讀到沒有好結局的故事,感到不是味兒。難道香港職場女性面對的就是如斯命運?如果你或其他在職場上有多年經驗和獨到見解的作者,可以多分享拆解這類情况的貼士,那多好。我在國外的好朋友曾遇到同類事件,很幸運她向大師姐求助後,根據她的建議一步一步做,最後向大老闆投訴。投訴後第2日,涉事上司不再踏足辦公室,不久之後更辭職了。不知道她的處理方法,你認為在香港一般辦公室能否應用?會否有反效果?

答:我不是一個容易屈服低頭的人,尤其面對不公義不公平的事情,妥協啞忍都不會是我的選擇。但你提及我寫過的個案,當事人的遭遇其實只是冰山一角。我在職場行走幾十年,見過不少類似個案,坦白講,從來無當事人能夠取回自己認為應得的公道。即使是相對很多地方來說男女已經非常平等的香港,甚至乎講求男女平權的西方國家,都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

風度vs.抽水 有理說不清

尤其當中涉及的還有崗位上職級上的顧忌和考慮,上司下屬和同事之間,就兩性的樣貌身材等,難免會有先入為主的主觀看法和判斷。當二人各執一詞時,是無意觸碰,還是有心撫摸?靠近是為了講機密事,還是故意佔便宜?過馬路上落車時的攙扶,究竟是風度禮貌,還是故意抽水?真正有理說不清!誰是受害人?事實真相是怎樣,當雙方各執一詞,究竟應該信邊個?

曾經有女同事因為男上司發短訊說早晨,提醒她早點出門趕飛機,以及晚上發短訊說晚安,覺得受侵犯,憤而向公司高層投訴上司性騷擾。如果你是公司老闆或者人事部主管,接到這個投訴,你會如何又可以怎樣處理?

取回公道 過程漫長且艱辛

其實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要為自己取回公道,過程漫長肯定,過程中的經歷,幾羞辱幾難堪都有,幾理直氣壯內心幾強大,都會崩潰。要為自己取回公道的艱難,真的不足為外人道。說實在也很無奈,莫講涉及性騷擾如此敏感又難舉證的指控,就講辦公室政治人事鬥爭,被欺壓打壓,擺明對人不對事,就是要玩到你走才罷休,有什麼公道公平可言?可以奢望誰站出來為你主持公道?

所以講到底,我們都要懂得保護自己,做人做事也好,要設防線及底線,亦要懂得有所避忌。公事上的關係,幾熟絡也好,瓜田李下,事避嫌疑,舉止行為都不應過分親熱。尤其女性千萬不要覺得不好意思拒絕,覺得唔OK的就出聲勸喻,如果行為過分的就要立即阻止對方得寸進尺,沉默軟弱只會被視為縱容對方對自己不禮貌。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大前提底下,等到忍無可忍的時候才發聲已經太遲。

我們都要學會好好保護自己!

■Profile

張慧敏(辣媽),獵頭顧問公司老闆,職場專欄作家。

文:張慧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