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花、DOB先生走入大館 村上隆鋪天蓋地訴說「我」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07日

【明報專訊】游走3層展覽,眼睛睜到彷彿真的大了收不來,因這樣才能把巨片繽紛盡收眼底。大館近日舉行日本普普藝術家村上隆個展,幾乎整個展廳之大的香港指定新作,招牌笑臉花震撼視覺。身為日本傳統畫博士,場內最引人入勝倒是其酸溜溜不斷,自述立志當漫畫家不果,日本至世界對其藝術品評兩極。這位「宅」大師,把肚子翻出來給你看?

一幅畫、一枚胸針、一個名牌手袋,都是村上隆。常說藝術無分高低,然而市場有分貴賤。藝術與市場密不可分,牽引商業供求、包裝策略、資源分配等千絲萬縷。村上隆無疑是現今世界藝壇最具議題的藝術家之一。生於1962年清貧家庭,村上隆的玩具由父親親手製作,學習成績不理想。村上隆從小是個漫畫迷,心愛《宇宙戰艦大和號》、《銀河鐵道999》漫畫家松本零士。惟村上隆認為自己漫畫天分不足,改研傳統畫。受古今文化影響,村上隆創作自家人物並用於版畫。

「密密麻麻的苦惱」

大館近日舉行村上隆個展,展出逾60件作品,帶來鋪天蓋地式體驗。藝術家建議先上美術館3樓起步,往下欣賞。走入首區「宇宙初生的啼聲」,即被村上隆為展覽指定創作的作品包圍,展廳牆身蓋上充滿墨黑顏料的畫布。有別於平時展覽方式,通常只有一篇「策展人的話」、「藝術家的話」,避免有過多資訊影響觀者感受作品,村上隆在作品旁加上大篇介紹,而句式均由「我」出發。村上隆解釋收到大館藝術主管Tobias Berger邀請,望他創作一個混亂空間。他決定用一幅70米長乘7米高棉質畫布,跟團隊一起打底劑及染色,過程艱巨,三番四次咒罵自己何以答應。作品記錄成形前後「一片混亂,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苦惱」,跟場內人物DOB先生彷彿呼應。場內「727」系列牌頭厲害,畫中有隻「變種」DOB先生,其中一幅作品於2006年以逾1億日圓賣出,折合超過700萬港元。靈感來自村上隆乘子彈火車時,見到化妝品公司寫有727的大型廣告。他聯想至軍事基地的美國波音727飛機,連繫至日本二戰陰霾。不過他其後發現品牌名為727只因乃企業家妻子的生日日期,此誤會令他更為着迷。

DOB先生乃村上隆於1993年創作的首個人物,擁有一對如米奇老鼠的耳朵。藝術家起初想探索可愛卡通跟藝術本質或不相違,嘗試自創一個人物並問「可否成為藝術?」。村上隆因而跟一些學生討論起來,暢談間提及漫畫家川崎伸作品中的搞笑對白「為什麼,為什麼」。他感到「為什麼」很滑稽,便將發音簡化成DOB,並以此批評當時日本藝術市場崇洋媚外。他寫道「隨珍妮霍爾澤(Jenny Holzer)舉辦展覽,芭芭拉克魯格(Barbara Kruger)等人的出現,以語言為主的觀念藝術在日本呈現出蓬勃發展之勢。日本藝術家開始模仿此類作品,可所使用的英語單詞經常出現拼寫錯誤。我對日本當代藝術界對紐約藝術風潮的此種趨之若鶩甚感憤怒……這群傻瓜!我要摧毁這種藝術現象」。

此處必要提出今次展覽中的文字都是「展品」,甚至比作品更有趣。村上隆向來被指是市場銷售高手,由其著作《創造力的極論: 村上隆在藝術現場談覺悟與繼續》、《藝術創業論》可見一斑。就以上文字而言,不時穿插一些著名藝術家及藝術理論,偶爾句式像學術文章引左評右。不過用以闡述其創作過程卻有點牽強,重點是一些不着邊際甚至無厘頭的創作過程。一般對藝術未有太深認識的觀眾,可能感到昇華,同時感到藝術家不扮高深講「人話」,難得跟你滔滔不絕。如果你是藝術系學生,或會不禁對其諷刺會心微笑,亦見他記錄年輕時到不同展覽吸收養分。他就把玩着所謂高與低,獨立與商業,精英與大眾等元素。他玩的是坦白,還是市場計算,抑或雙贏實在不得而知,無疑令展覽更富趣味。

回到漫畫初心

沿路可見另一展區展示不是村上隆的作品,而是其收藏,另播放動畫作品《六心公主》。往下2樓展出其浮誇服裝,1樓才見招牌花大作,以及全金色的「圓相 」展區。招牌花正式掀起村上隆的「超扁平」運動,整個展廳鋪上七彩花朵的地氈,更有大型咕𠱸置於地上供人坐,非常繽紛。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香港分校(SCAD)教授Stephen Thorpe分析,1994年村上隆參與美國一個交流計劃,在當地認識到好些國際知名藝術家包括Anselm Kiefer、Jeff Koons,親身見識不同藝術風格。然而,他對美國藝術市場及畫廊制度大為失望,亦感孤立。所以他決心在自身文化中找尋精髓,刺激其較完整的「超扁平」概念。場內村上隆亦寫及自己曾經沉思西方流行的抽象畫,觀察其他普普藝術家路向。那麼他悟到什麼?「宅男」大師回到其初心——漫畫,日本是戰後及他那一代最強且獨有的文化,例如創多啦A夢的藤子.F.不二雄勉力在漫畫傳播喜悅。漫畫線條、「卡娃兒文化」、「治癒文化」推動其創作,包括大笑的七彩花、kaikai kiki(怪怪奇奇)等作品。身為日本畫博士,他亦分析傳統繪畫視角均有「超扁平」土壤,從狩野派的狩野永德抽取圖畫結構的靈感。

「畫公仔畫出腸」

七彩花、怪怪奇奇總是能量十足,保持微笑?村上隆說大家會把可愛照片發上Instagram罷了。然而他提醒,人物空洞眼神,真的如此正能量嗎?村上隆果真「畫公仔畫出腸」。Stephen Thorpe指出村上隆不少作品包含戰後美國影響,社會亦追求表面的進步與繽紛:「七彩花、怪怪奇奇等愉快打氣的形象,彷彿批判日本對年輕、青春、可愛的癡迷,某種可愛會被推崇。一些畫作其實在說暴力、科技、幻想等主題。」究竟是繽紛還是空洞,留給觀者選擇。留意今次展覽收費入場,惟未能一睹2015年六本木「五百羅漢圖展」的100米羅漢作品,那由200個藝術學生參與繪畫而成,有點可惜。

■「村上隆 對戰 村上隆」展覽

日期:即日至9月1日

時間:上午10:30至晚上7:00(逢周五至晚上9:00)

地點:大館當代美術館

門票:$60至$75

查詢:www.taikwun.hk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美術/SIUKI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