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s of Seeing:達利黑歷史 支持獨裁佛朗哥?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09日

【明報專訊】今年是西班牙超現實畫家達利(Salvador Dalí,1904-1989)逝世30年,世界各地都舉辦達利紀念展覽,美國佛羅里達州聖彼得堡達利美術館甚至利用AI技術重現達利風姿,讓參觀者與達利互動與對話。達利的「黑歷史」亦被翻出。回帶至80年前,西班牙內戰剛告結束,國家進入長達36年的佛朗哥獨裁統治,達利拒絕抵制希特勒與欣賞佛朗哥的態度令他被同行唾罵,他與朋友畢加索愈行愈遠……

怪誕人生 軟鐘成名

《春嬌救志明》的其中一幕,張志明興奮地向剛回家的余春嬌展示他新入手的收藏品,達利青銅雕塑《天使的願景》(1977)。春嬌一臉茫然問:「咩嚟㗎?」志明震驚道:「Dalí喎,Dalí喎!你知不知道每個男人都需要買一個達利。」為釋除春嬌對他花費95,000元買「無謂嘢」的質疑,志明更發揮創意說雕塑中央的大拇指可以用來放帽子,左邊的人類與樹椏可以掛戒指和首飾,右邊扶拐杖的天使可以藏私房錢。

其實大拇指是象徵至高無上的上帝,延伸出來的樹枝代表着生命。達利作為超現實藝術大師,作品固然不容易理解,不止作品,達利的行徑舉止都貫徹怪誕。睜大雙眼、蓄二撇雞鬍子的肖像照是他的標誌形象。而他與父親交惡,在搬家前將裝滿自己精液的安全套送給父親,說以後不拖不欠的軼事,亦為人廣傳。「達利小時候被父親逼迫要做專業人士,但達利天性反叛。或許是父親給予他壓力,令達利更想突破一些東西。」香港《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達利》展覽策展人、Eye Contemporary Art Gallery合伙人之一Cammie講解。

無遠弗屆的想像力令達利很快便嶄露頭角,成名作《記憶的堅持》(1931),多個軟趴趴的時鐘懸掛或躺卧在不完整的樹椏、桌子與頭部上,以表達時間流逝,以及人類對虛度人生的恐懼,達利靈感源於一塊融化的Camembert芝士。後來,他以探索人類的潛意識為樂,創造出「抽屜人」,畫作常現長有抽屜的人體,以抽屜象徵人類內心深處,抽屜深不見底,打開的抽屜部分只是我們願意被別人看到的外在表面。

達利曖昧政治觀 畢加索明確反戰

當大多數超現實主義藝術家高舉左翼思想旗幟時,偏偏達利對外宣揚超現實主義藝術可以與政治無關,亦拒絕明確譴責法西斯主義。1933年,希特勒成為德國總理,超現實主義創始人布勒東(André Breton)直斥達利捍衛希特勒思想。1934年達利受到同行「審判」,被逐出超現實主義組織。達利喊冤:「我不是希特勒主義者,也沒有這種意向」。

不過,達利對政治的立場始終曖昧不明,他的朋友畢加索卻是鮮明地表現出反戰和反法西斯立場。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西班牙共和軍和獨裁者佛朗哥對決,戰爭期間,佛朗哥獲德國支持,德國空軍轟炸小鎮Guernica,釀成平民死亡。畢加索於是創作油畫Guernica,畫中央是死去的馬匹和拿燈的婦女,後來畫作被用作籌集支援西班牙難民生活的資金。

策展人Cammie亦不諱言,達利雖試圖跟政治劃清界線,但其作品始終帶有一定的政治意味:「就像艾未未這種藝術家會想透過作品說話,他們不會說得很清楚,要靠自己領略。畢加索於西班牙內戰時繪畫Guernica,就是有話想講。達利知道自己有影響力,作品的信息會更加有分量。」她覺得藝術家利用畫作談論政治是好事,「代表藝術家不離地,借作品帶出信息。因為音樂和藝術是最容易接觸到人,而不是單純講道和傳教式,你靠自己看到幅畫,並明白當中意思,震撼更大」。

《內戰的預感》表達反戰情緒?

在西班牙內戰爆發前6個月,達利完成畫作《煮熟豆子的軟結構——內戰的預感》(Soft Construction with Boiled Beans(Premonition of Civil War))。一直不齒達利為人的藝術評論家Robert Hughes視這幅畫為達利最佳作品,甚至認為此畫的成就遠超畢加索的Guernica。

畫中描繪在西班牙的藍天白雲下,兩個只剩下四肢的怪物肢體,互相撕裂扭打。下方有許多煮熟的豆,達利解釋:「如果沒有一些令人懷念的澱粉質食物,就吞不下那些潛意識的肉。」人們相信此話意味着戰亂時代,西班牙的窮人以豆為主食果腹,設法生存下去,才能度過血肉橫飛的慘况。該畫被視為表現達利的反戰情緒,不過他卻多次否認作品與政治有關。

燃燒的長頸鹿象徵父權

展出的13幅達利作品中,有一幅版畫名為《燃亮的長頸鹿》(1976),一隻瘦削的長頸鹿背後噴出火焰,流着口水奔跑,背景顏色七彩柔和,畫面喜悅。「此畫源於他為家鄉菲格雷斯歌劇院設計屋頂12隻彩色玻璃窗,後來畫上長頸鹿、燕子與犀牛,再發行為版畫,右下角有其鉛筆親筆簽名。」

但這隻長頸鹿原先並非表達歡欣,而是比喻父權和戰爭。長頸鹿首次出現於達利1930年拍攝的默片《黃金時代》中,他曾說長頸鹿是「陽剛宇宙的世界末日怪物」(the masculine cosmic apocalyptic monster),以長頸鹿象徵陽具,背上熊火是他意圖將父權燒毁。長頸鹿在西班牙內戰期間再次出現在畫作《燃燒的長頸鹿》(1937)之中,前方有兩個站立在荒蕪之地的無臉女人,伸手發出痛苦吶喊,身軀是一個個打開的抽屜,背後被金屬柱支撐。女人後方站有一隻細小、背部正在燃燒的長頸鹿。人們分析燃燒的長頸鹿暗示着戰爭即將開始,兩個血肉模糊的女人象徵死亡,表示人民成為內戰的犧牲品。

特意展貼地入屋作品

1939年西班牙內戰結束,進入佛朗哥獨裁時代,達利處處流露對佛朗哥政府的欣賞。不過,在1975年佛朗哥管治結束後,西班牙走向民主,達利透過作品表達對新時代來臨的喜悅,包括今次展出的《勝利之象》(1974)。「勝利之象雕塑源於勝利之象版畫,天使在大象上吹號角,充滿喜悅,就像歡迎新時代的來臨。象腳不再鈍和粗,而是變得精緻和苗條,我估計他想有別於一般人的想法。」

Cammie解釋今次展出的達利作品,包括7件鑄銅雕塑與6幅版畫,大多是達利生前與藝術經銷商委約作品,在他死後限量製作出售。相比起抽象的超現實作品,Cammie今次故意選取一些較貼地、容易理解和入屋的作品,「曾展出比較超現實的,但發現人們搔晒頭後,很快會忘記作品和沒有什麼迴響,我們希望今次的作品能帶給觀者共鳴和啟發」。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達利》展覽

日期:即日至23日

時間:早上11:00至晚上10:00

地點:尖沙嘴海港城海洋中心二階207號海港城美術館

查詢:2118 8008

註:《向時尚致敬》(1999)、《勝利之象》(1974)、《燃亮的長頸鹿》(1976)、《時間之舞 I》(1979)均在展覽展出

文 // 彭麗芳

圖 // 海港城美術館提供、網上圖片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