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定向學堂:從反逃犯修例事件 拆解聯署熱烈之謎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09日

【明報專訊】截至上周四(6月6日)晚上,全港有超過25萬人次參與聯署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你是不是其中一個?單計中學,就有至少358間發起聯署,佔全港中學數量逾七成,聯署人次逾17萬,遠超2012年逾250間大中小學、共10萬人聯署反對國民教育科。民間遍地開花自發聯署,突顯逃犯條例修訂缺乏充分討論與民意基礎。

但為什麼今次反逃犯條例修訂聯署反應較反國教熱烈?怎樣的聯署格式能夠爭取最多聯署人數?我們從聯署行動中可以學到什麼?

一、為何聯署反應熱烈?

1. 聯署時間 不遲也不早

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助理教授鄭煒認為,今次反逃犯條例修訂聯署反應空前的最大原因是發生在Right Timing,事件已經歷約3個多月發酵。由今年2月政府以台灣殺人案為由,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僅經過短短20日公眾諮詢,即提交立法會審議。「經過大律師公會發表意見、立法會進行討論、到428遊行,大家大概理解整件事才開始發起聯署行動,發揮了最大效果,我相信太早或太遲做(聯署)可能都沒什麼意思。」

反觀7年前的反國教行動,事件雖源起自2011年5月政府擬將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列為翌年9月新學年必修科,惟事件直到2012年7月才被廣泛討論,兩個月內事態急促升溫。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7月23日刊登千名家長聯署聲明;7月29日,9萬人上街遊行;9月學界廣泛發起聯署;10月8日政府宣布擱置課程指引。

2. 高官母校領軍

鄭煒又留意到今次比較特別的地方是,最先發起反逃犯條例修訂聯署的30幾、40間中學中比較多是傳統名校,即一班社會精英(social elite),而其中更不乏現屆政府高官的母校,「這些學校的學生有一個明確目標,他們想和做高官的師兄師姐說,我們不同意這種管治方法,反對如此倉促推動這個未經過充分諮詢的條例」。

記錄顯示,特首林鄭月娥母校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保安局長李家超母校九龍華仁書院、行會成員湯家驊母校皇仁書院、律政司長鄭若驊母校嘉諾撒聖瑪利書院都是首批發起聯署的中學。截至6月6日中午,鄭若驊母校嘉諾撒聖瑪利書院更加是暫時聯署數量最多中學,共收集到2150個簽名。

3. 承接反國教經驗

由於很多中學都曾在反國教期間開設過fb群組,聚集過一班關心時事的舊生,因此今次反逃犯條例修訂行動可以較為省力。

鄭煒指出,反逃犯條例修訂和反國教聯署的共通點都是以學校為發起聯署單位,「在社會上每個人都擁有好多身分,例如工作上、學業上、社交網絡上和興趣上都有不同身分,而其中又以學生身分最容易被identify,所以這樣滾雪球會比較容易滾出來的」。他留意到年紀較輕的群組,在今次聯署中參與度較為活躍,相信是由於年紀較大的在社交網絡和朋輩網絡上較少,而且對於學校的身分認同亦較弱。

4. 工具普及、議題關鍵

大家還記得反國教時期是怎樣進行網上聯署的嗎?其實當時大部分網上聯署都是由各校發起人設立一個fb群組或活動,並貼出聲明,大家再在聲明帖文下方留言寫上名字和畢業年份,進行聯署。

但今次的反逃犯條例修訂聯署行動則普遍採用Google Forms格式。Google Forms雖然在2008年面世,但恒生管理學院社會學科系講師鄧鍵一指出,在2012年反國教行動時,Google Forms發展並未像現在那樣完善和普及,但這樣有利亦有弊,因為Google Forms背後以excel spreadsheet(試算表)運作,有利於日後收集數據作學術分析,但Google Forms不需進行任何電郵或fb帳戶認證就可以聯署,較難辨別聯署者真偽。

但鄭煒認為Google Forms的興起和普及,是令今次聯署更被廣傳的原因之一,因為表格形式統一且正規,令聯署這件事感覺上更為認真和具系統性。不過,鄭煒強調之前立法會議員被DQ等事件,亦有組織使用Google Forms聯署,但沒有達到今次效果,所以他相信「Google Forms是一個facilitator(協助者)多過一個主因,單靠工具本身未必有咁大的效果,聯署反應好的前提必須是議題受到關注,以及在對的時間進行等結構因素」。

5. 全球興起聯署文化

鄭煒指出,全球聯署歷史由來已久,至少有上二、三百年歷史。不過,自從2007年全球聯署請願網站change.org出現之後,帶起了一股聯署熱潮。民陣今次亦是利用change.org發起反逃犯條例修訂聯署,直至6月8日凌晨12時已有逾3.6萬人參與聯署。

「自白宮在2011年開通了公眾聯署之後,更令人覺得原來聯署可直接導致政策的改變,人們發現原來聯署即使參與成本低,但仍然有效果。」當更多人相信聯署的力量,或許是今次反逃犯條例修訂聯署行動背後一個獨特的時代背景。

二、怎樣的聯署才吸引人?

聲明內容貼身有趣

鄧鍵一留意到聯署聲明內容有一些規率,例如好多中學都會提一提自己的校訓或校歌,說明逃犯條例和校訓的關係,例如林鄭月娥母校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師生和校友發表的聯署表明,希望「作為校友,我們更希望師姐/妹(林鄭)能銘記『力行仁愛,實踐真理』之校訓,懸崖勒馬,以免釀成更大的不公義」。

而其他界別則發揮創意,「例如飲食界聯署叫『走出廚房,關心香港』,IT界說『程式死了,還可以修正再重新啟動;但香港死了,就不能重來』,這些articulation(關連)是好睇和有趣的」。

提供資料不涉隱私

有網民批評,其母校聯署要求必填手提電話號碼令他卻步,鄭煒說其實聯署者只要提供電郵、名字和相應的年份就足夠,這樣可以令參與聯署的成本降低。「因為每多填一個資料,人們就會愈遲疑,會想為何要收集這麼多資料?會不會有後果?存在一定的信任問題。所以發起人要平衡多問一項資料所帶來的成本(影響聯署數量)和好處(帶給你更多資訊)。」

雖然在中學聯署中,暫時未見發起人身分對聯署數量的實際影響,但在其他界別的聯署中卻似乎見到兩者的關連。以十大最多人聯署的其他界別名單為例,有7個列有發起人名字,甚至聯絡方法,而暫時最多人聯署的名單是教育界,達1.4萬人,聯署發起人包括5個教育界組織。

發起人或組織可信度高

鄧鍵一指出,發起人或組織的可信性,直接影響外界對聯署名單真偽的看法,「因為現在沒有特別技術可以辨別聯署者真偽,雖說白宮聯署技術已經比較成熟,聯署者需要經過電郵驗證。但大家都明白如一個人有心做假,可以有很多電郵,或開設多個fb假帳戶」。因此,他認為與其計算聯署真實人數要打幾多折,更關鍵的是本身的發起人或組織的可信性有幾高,「如果一個群組假設是反黑警的,擺明反對警察,然後出聯署話有九成人反警察,你都覺得不可信。因此在乎的不是聯署執行上夠不夠仔細,而是組織本身的理念和他聯署的事項在價值上有沒有直接關連」。

三、年輕人成聯署主力?

第一個就反逃犯條例修訂發起聯署的機構或中學資料暫不可考,但民陣自5月25日發起網上聯署,可算是比較早發起聯署的群體之一。而5月30日起,個別學者與傳媒開始就聯署行動數據進行較為系統性分析。其中,鄧鍵一與嶺南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袁瑋熙就曾以5月30日中午為界,就聯署運動作初步整理和分析。

聯署數量增長放緩

他們的研究顯示,截至5月30日中午,共有271間中學和20間大專院校發起聯署。有傳媒統計,截至5月30日晚上,全港共有15萬人次參與聯署,其中逾12萬人次來自中學聯署。

鄧鍵一指出,截至6月4日中午,中學聯署急增至330間,大專院校聯署增至43個,而其他群組增加超過1倍至90個。不過,據記者統計,整體聯署數量增長逐漸放慢,聯署數量單日增幅由5月31日的2.6萬人次,放慢至6月6日的7000多人次。截至6月6日晚,反逃犯條例修訂總聯署數量約25萬人次。

最活躍群體:18至25歲學生

鄧鍵一與袁瑋熙的研究主要關心的,是哪年畢業的學生較活躍參與聯署運動。研究得出,在中學聯署中,以2012至2019年畢業的群體最積極參與;大專聯署則是2016至2022年畢業或預計畢業的學生,即兩類聯署中最活躍的參與者都是18至25歲左右,主要是在學大專生或畢業不久的年輕人。他們甚至假設,這班年輕人很可能同時在自己所屬的大專院校及中學「兩邊簽署」,以致兩類聯署的高峰畢業年齡相隔4至5年左右。

鄧鍵一對結果感到驚訝,「這和我們預期的結果相反,原先預期年紀大才用fb,當這次聯署是以fb作為主要媒介,我們沒料到最活躍參與的竟然如此年輕」。因此他們下一步打算探討,究竟這班年輕人除了用fb外,有沒有透過其他渠道去廣傳這個聯署。

傘運無力感消散 年輕人重投社運

他們由此推斷,經過雨傘運動後5年的疲勞及無力感,逃犯條例修訂是近年難得構成極大爭議的政治事件,因而為年輕人帶來新衝擊,令他們在這場聯署運動異常積極。鄧鍵一進一步解釋:「5年前傘運時,這班年輕人大概13至20歲,很可能參加過傘運,甚或積極參與。」因此他們推斷,傘運對這個年齡層來說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是成長過程中很深刻的事。「反逃犯條例修訂這一個機遇令到這個群體的年輕人再去投入社運。如果反修訂是某種情緒的reactivation(激活)的話,他們這種力量可能會特別強。」

但是不是香港但凡有社運或聯署,都是這一批剛畢業的學生較為活躍?鄧鍵一沉思後否認,「不一定的,你看過去5年來的七一遊行,或嘗試搞示威的活動,你見到年輕人都不特別活躍」。而他又引述亞太研究所青年研究中心的研究顯示,在學學生的政治參與度較低,因此今次年輕人如此積極參與聯署運動實在令他喜出望外。「大家過去幾年有個說法是年輕人不再關心政治,但這次聯署見到他們仍然關心一些事,他們會嘗試表達意見。」

鄧鍵一說經過今次聯署,他自己亦備受鼓舞,因為人們在經歷了傘運後幾年的長時間疲勞後,意志消沉過,但或者之前只是一直未有一個適合的議題,這不代表大家冷漠,疲勞亦不等於死心。「在愈來愈多中學發起聯署後,不久就在fb上見到有人問為何我間中學未有聯署?這幾天,我們由那種期待,到參與,到見到熟悉的同學名字出現,產生一種好subtle(微妙)的連繫,這是我們經歷了幾年疲勞後一種令人感動的事。」

文 // 彭麗芳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