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巴丟草:我的命運反映在香港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14日

【明報專訊】「在最糟糕的時候,有人想退縮,有人想往前走一步。」定居澳洲的中國異見藝術家巴丟草道。早前澳洲廣播公司(ABC)趁六四30周年首播有關巴丟草的紀錄片,藝術家更在片中公開露面。本周筆者成功約訪,巴丟草親述中央政府施壓,要求取消在港展覽。摘下面具,他說:「我的命運,反映在香港。」

上月筆者收到消息指巴丟草將有新動向,一度聯絡到對方又失聯,事後他聲稱受到猛烈網絡攻擊。ABC首播紀錄片China's Artful Dissident,由2017年中追拍巴丟草。影片本來全程保密巴丟草身分,後來他決定露面,觸發點實為本港個展。去年11月巴丟草原定在港舉行首個個人展覽「共歌」,他講述開幕前3天,得知其於中國大陸的家人被當局找上並受到威脅,要求取消在港展覽,否則對他「不客氣」。巴丟草亦引述當局人員指出將會派兩名警員到港:「內地警察跑來香港,不管是監察還是要脅,涉及的幾個主辦單位都有危險。」

「有時候,人要勇敢點」

「他們已經找到了我的家人,即知道我是誰。我要不就消失不再畫,但我不想放棄藝術,不想背離對言論自由及人權的主張、追求。有時候,人要勇敢點。」巴丟草從2011年受溫州鐵路事故驅使創作政治漫畫,作品鋒利批評中共政權,以紅黑色為主。近日他在Twitter發起「坦克人」行動,呼籲網民以#Tiananmen31要求平台新增坦克人表情圖示。他回想初次認識「坦克人」,為大學時曾偶然下載一部「奇怪的影片」。看着看着,畫面突然轉至1989年北京屠殺場面,當下才接觸到「六四是什麼一回事」,為之震驚:「作為80後,從小到大都沒有任何媒體媒介說及此事,那時網絡亦未很發達。現時網上亦有很多誤導,例如說當年北京沒有死人,受傷的只是軍隊等。愈來愈多見證人老了死了,那很悲哀,隨時間過,真相真的將會被忘記。」

巴丟草亦曾多次繪畫本港政治氛圍,包括雨傘運動、旺角騷亂及近日逃犯條例修訂等,均可免費下載及使用。為何如此關心香港?巴丟草解釋自己生於改革開放時期,他與父母那兩代人接觸到大量香港「自由社會所拍出來的影視作品」,向來令他們嚮往,見到「在西方文明的制度、形式下活得很好,很豐富」。直至10年前赴澳後,巴丟草從政治層面加深了解香港。在他的眼中,香港人不是所謂政治冷感:「(香港)有很多社運,不止老的組織,亦有新一代站出來。這刷新了我對香港的看法,除了經濟繁榮,很多人有良心,也懂得組織政治運動。6月9日的大遊行刺激世界各地和應,能有如此成熟的社會參與,我非常欣賞,很敬佩。」巴丟草身分曝光影響其生活及路向,現在幾乎跟「家人割斷聯繫」,亦疑被跟蹤。他卻說「展覽把我的命運聯繫在這個美麗的城市」,距離令他看出那一個香港,非只有紅紅黑黑。(www.badiucao.com

文:小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