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多啲:創造共享價值 難兼顧所有持份者

文章日期:2019年07月26日

【明報專訊】「創造共享價值」(CSV)與企業社會責任(CSR)均有回饋社會的特質,CSV提倡學者、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Michael Porter指出,CSR只能在有限預算中履行相關活動,但CSV則能動用全盤生意的資源去製造社會影響(social impact),發展潛力更大。中大商學院商業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盧永鴻回應稱,兩個概念側重方向不同,並不建議企業以CSV取代CSR。

「我會說CSV是一種時尚概念,是一種創新經營方針,Michael Porter正面地鼓勵企業賺錢的同時都要關注不同持份者的發展,並共同達到一個目標,互惠互利。」依照現行案例來說,共享價值的項目大部分集中以弱勢為對象,是一種Inclusive Business Model(包容性營商模式)。可是CSV的框架太大,價值有很多種,社會上的持份者都有不同種類,各方的利益都不同,「簡單例子是,顧客希望商店24小時營業,僱員當然不想工時過長,兩邊都要滿足的時候,該如何衡量?是需要與持份者討論的,這是CSV的漏洞」。這個思潮無疑為企業提供一個新的經營方向,但盧永鴻認為還有很大的空白需要商討及定義,才能成為一種可教授的學說。

「企業社會責任」衍生德政

跟CSV一樣,CSR在Milton Friedman「企業責任就是賺錢」的年代下曾經也只是一種新思潮,經歷過長時間的孕育才成為現時世界各地商學院教授的理論。盧永鴻說:「上世紀各界一直討論CSR有什麼用,它如何滿足不同持份者,如何配合社會發展潮流,經過不斷討論,到90年代才變成一套管理思維。」CSR發展至今,幾乎成為每個企業的「例行公事」,企業會設立義工隊、興建學校、慈善基金、支持環保項目等都是最顯而易見的例子,「CSR重要之處是它有強大的道德基礎,是一種單向關懷及付出,是以對方利益為主,但共享價值重心是互惠互利,理想當然是平均分配,但實際上誰互惠比較多?沒有說明。極端的情况可以很功利,因為不是每種價值都有道德基礎的,很可能會走回Milton Friedman的『賺錢為中心』的思維」。他認為企業不應在多種新思潮耳濡目染下而輕視CSR,因CSR的Spillover Effect(溢出效應)比起初生的CSV概念大很多,他舉例說:「侍產假以前只是CSR的一種,但現在已成法例了。」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