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王是誰? 饒舌歌王引爆金曲獎爭議

文章日期:2019年07月26日

【明報專訊】他愛吃甘蔗,愛媽媽,愛rap——25歲的台灣金曲獎出爐最佳國語男歌手。上月尾舉行的年度華語音樂盛事第30屆金曲獎,結果引起一波又一波熱話。年輕rapper Leo王爆冷奪獎,台灣總統蔡英文亦即時出帖恭喜,「Leo王是誰?」湧現網上平台。綜觀金曲獎名單,往往包攬較不為大眾認識的「非主流」音樂,近年不免被批評口味太偏鋒。從Leo王專訪,簡談一下評審制度與金曲獎個性。

數年前在本港一個小型live house聽過台灣樂團「巨大的轟鳴」,團員玩得投入,主音邊唱邊做奇怪肢體動作。上月竟就見到站在金曲獎台上的Leo王,費煞思量,突然想到其實是同一個人。在高雄成長的Leo王高中投入樂團,跟團員一起到台北上大學。後來他迷上rap,開始個人創作。金曲獎致詞時他大吐心中話,坦言自己本來考進台大社會系,惟想專心創作音樂而輟學,令媽媽大為失望及好像很「不孝」,並說:「我也愛你,但是我不一定要聽你的話,不好意思,不要混為一談。」全程他處於大男孩的亢奮狀態,說得肉緊但不拘謹。

25歲的Leo王並非從小學樂器,他形容自己是「土製炸彈」。在網上找影片自學,一度學過結他卻放棄,他說:「現在就靠嘴巴來寫歌啊!」從Leo王創作路,不難看到台灣音樂生態。高雄長大,他以前最愛到鹽埕區,看山看海看猴子。這位歌王是看大型音樂節大的,浸淫於各種樂隊音樂,包括最為熱鬧的「大港開唱」。大型音樂節優勢在於一天有很多音樂單位演出,觀眾可順道接觸其他種類。他憶述中學組織活動時,曾邀請心儀樂團「落日飛車」前來表演,十分回味。直至他到了台北,活躍的音樂圈令他可跟不同音樂人合作,共生共長。Leo王前年推出大碟《藝術家脾氣》,與去年到Clockenflap表演的潮流指標爵士女聲9m88合唱《陪妳過假日》。重要的是,台北有大大小小音樂場地讓他進步:「畢竟觀眾是買票入來,你會逼自己改善。你先去感染100人,再努力去感染1000人。」

「幽默唱出年輕人立場」

「『藝術家脾氣』可當一個藉口,其實每個人在生活中都可以有些任性的地方。」Leo王說。跟他說話,不像歌曲中「無厘頭」。金曲獎頒獎前播放評審評語指出Leo王「以充滿態度的方式,幽默唱出年輕人立場」。Leo王去年底出了新一張大碟《無病呻吟有情抒情》,講一事無成,講漏水的房間,講從香港坐回來的飛機有客人嫌飯太冷,跟小市民每天的牢騷一樣。當中《神經兮兮》更邀請媽媽一起rap,可聽到她在「yo yo yo」。Leo王解釋自己原名為王之佑,小時候媽媽喜歡叫他「佑佑」,聽起來像嘻哈文化中的「yo yo」。去年他回到高雄跟媽媽錄音:「當她知道要錄時都很認真,『要錄就要錄好』,畢竟一路以來創作都是我自己搞,媽媽不太知我做什麼,隨着愈多人聽我音樂,媽媽也默默地關注。」

音樂不是靈藥,關係不是寫首歌會好。惟Leo王指出創作時至少把想法再三整理,「再唱出來舒服很多」。跟媽媽一直關係緊密,歌曲非要諷刺對方。Leo王點出有時候媽媽會覺得自己不乖,或是跟她不像,歌詞卻開個玩笑「Oh媽媽/不要問我為啥米(什麼)/為啥米/我跟妳這麼不像/咱不是同款這樣神經兮兮/齁/這樣有像啦/有啦/有像啦」。他指出二人持續了解及溝通,比寫首歌、錄個音來得關鍵。他說:「畢竟媽媽即使比我大幾十年,雙方其實一直在學習及長大,慢慢進入不同階段。」另一首台語作品《快樂的甘蔗人》靈感為跟媽媽在客廳吃甘蔗看電視。「我種甘蔗就不種甘藷/我媽媽Taiwanese看不太有abc/沒關係/我翻譯給她聽」,歌詞貼地亦靈活使用英語台語。

每年都有「偏離主流」批評

說到此處,「Leo王是誰」這說話仍揮之不去?除大熱大陸歌手李榮浩,本年度金曲獎男歌手的入圍名單對香港樂迷或較陌生。年輕可能是近幾屆金曲獎其中一個個性,入圍的包括獲得新人獎的嘻哈R&B歌手ØZI,抱結他的謝震廷、柯智棠,3人均是1990年或後出生,為不容忽視的台灣唱作音樂人。謝震廷其實由小參加《超級星光大道》。今年金曲獎再被質疑認受程度,其中一個批評就是入圍名單偏離大眾認知。金曲獎由台灣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舉行。今年評審分為5個組別,主席為歌手及製作人陳珊妮。流行音樂類評審團成員包括林夕、焦安溥、方文山、製作人韓立康、樂團滅火器團員楊家濬、「吹音樂」執行主編陳冠亨等40多名成員。滄海遺珠被指為蕭敬騰、王心凌,以及蔡健雅早前大獲好評的專輯《我要給世界最悠長的濕吻》等。

音樂平台StreetVoice音樂頻道總監小樹曾經參與金曲獎評審,他認為金曲獎幾乎每年都會有人批評偏離主流。他解釋評審先對每個作品或單位評分,於每個項目計出積分領先群,再從領先群討論出入圍名單,再經投票及討論選出得獎。因此,得獎及入圍不是單一使用評分及投票。今年更分為初、複與決審。金曲獎開放報名,門檻不算很高,參賽作品需取得國際標準錄音錄影資料代碼並以實體發行;僅作數位發行者亦可參與,資格包括須在台灣3家以上合法數位銷售平台上架。小樹表示:「做評審是苦差,每年要聽約500張專輯。」

重視質素多於人氣

交匯是另一重點。在金曲獎「大台」的競爭,加上盛事式歌唱表演(今年為陳奕迅、鄧紫棋),讓所謂主流及非主流得以交匯。前年最佳樂團由「草東沒有派對」打敗被稱為天團的「五月天」,專輯《醜奴兒》為出色搖滾之作,惟當時亦有不少批評。小樹表示如果只要比人氣,讓觀眾投票即可,毋須評審。他認為近年金曲獎評審往往重視質量多於人氣。無可否認,金曲獎帶動華語音樂破舊立新,小樹觀察到「新血入圍是金曲獎的常態,本屆的確有嘻哈作品大舉入侵,但其實rapper如熱狗、蛋堡、大支等很早也曾入圍」。可是,金曲獎亦被批評獎項混亂。

回看本港,我們不是沒有翻滾的獨立音樂圈。近年銳意推廣本地聲音的大型音樂節,只是看參與名單,滿是值得細聽的創作。備受關注的叱咤903頒獎典禮十大歌曲獎項,即使不少DJ均嘗試播放一些「非主流」,或是頒獎禮上加入表演環節,然而獎項由播放率計算,不易突圍。另外新城勁爆頒獎禮去年設「勁爆獨立音樂人/樂隊」得獎包括樂隊ToNick、唱作人Serrini等,Merry Lamb Lamb亦獲「勁爆十二樂勢力」,惟頒獎禮未能引起熱烈討論。猶記得有次在台北跟一個樂團主音聊天,他們剛在雙連捷運站口一個幾十人的活動中表演。問及他們出了新專輯「然後目標呢?」主音呼出一口空氣說:「至少贏到一個金曲獎吧!」筆者驚訝,暗忖他們心頭高,結果他們在某屆真的贏了不止一個獎。驚訝是因為差異。小團走到得獎,或有機會讓大眾認識自己音樂,這是可達到的目標,而不是一個夢。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美術/SIUKI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