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胡迪:小叉,一起走下去

文章日期:2019年07月26日

【明報專訊】「從沒想過玩具教曉我什麼為之當一個人。」《反斗奇兵4》導演Josh Cooley說,他另為大熱動畫《玩轉腦朋友》編劇。新作月中起在港公映,洋葱指數高是預計之內,畢竟是彼思強項。惟故事果真大大開拓想像,甚至比首3集更引人入勝。胡迪再次「走失」了,但他的靈魂沒有。

《反斗奇兵》到第3集,故事說得非常圓滿,當彼思動畫製作室宣布將有第4集,影迷心中都會半驚半喜。故事中玩具主人翁由安仔變成另一個小孩寶妮,她在幼稚園上學首天,無心插柳使用廢棄膠叉製作出一件DIY玩具,成為新角色「小叉」。準確來說他是一隻叉勺,英文為spork,不是fork。小叉「出世」後卻討厭成為玩具,只想做回一件垃圾。胡迪奮力把小叉留在寶妮身旁,不容許小叉「走失」。然而他們一家在假期踏上公路旅途,展開玩具們連串追追尋尋。

一個玩具怎能「走失」呢?「走失」在戲中是指玩具被主人遺下、遭盜取或弄掉,為他們最害怕之事。第1至3集基本主線都關於世界很危險,快回到主人身邊的論調,因而胡迪、巴斯次次都要拯救自己及大家。今次胡迪在旅途中重遇舊情人寶貝,寶貝本來是桌燈的裝飾玩具,一個穿著古典束衣傘裙的斯文牧羊女。分離多年,原來寶貝在公園與其他玩具駐守,截然不同的環境令她學懂相關技能,例如斷了手臂便要用膠紙貼好,更會「駕車」等。這令一向認為玩具應該在孩子家中,及對孩子忠誠才是好的胡迪大為震驚。

走失,不止尋獲回家的路

走失原來有另一種解讀。電影卻沒有一味吹捧走失。片中描述寶貝聽到胡迪不斷講述她在舊居小孩房子中的美事,面有難色,不太耐煩。這令人想到寶貝當初走失可能是無可奈何,或者別有一番痛苦滋味,然而相信她日漸改變心態,看到一些目標與價值。這是阿Q的自我麻醉,還是美麗新世界,還是交由讀者以及胡迪「選擇」,暫不多說。即使最後結局如何,胡迪一集又一集走失,尋回的不止回家的路,而是他相信之價值。每次找回自己,他總要勇氣、犧牲、冒險,以及不能少的同伴。

同伴來說,本集一班老朋友的「戲分」比例減少,胡迪跟傻頭傻腦的新仔小叉建立感情,亦為溫馨。一直想自己「走失」的小叉於戲內是最年輕的玩具。相比其他玩具,他樣子有點奇怪,身體結構非常脆弱。常常把「我是垃圾」掛在嘴邊,因為他本來就是垃圾,人生似乎注定即用即棄,被人用來吃完沙律便無用。然而,他對寶妮來說獨一無二,為小孩面對新環境的感情依賴。他一開始不知道自己有多麼被需要,到最後亦不知道自己有用。筆者幸得一位友人在臉書點出,別忘記小叉往往要跳下旅行車,或跳入垃圾桶時,胡迪都會大叫「唔好」,希望把他拯救。電影英文版配上插曲I Can't Let You Throw Yourself Away(Randy Newman主唱),歌詞更加入肉。走失還走失,不要消失好嗎?小叉,唔好跳啊,一起走下去。

文:小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