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打工仔 愁困病態城

文章日期:2019年07月26日

【明報專訊】現時香港,如何再談「活」?導演鄧偉傑復排默劇《活.在香港》,用形體聚焦香港,以衣食住行作為出發點,無聲回應。作品將於8月到愛丁堡國際藝穗節,作為「同流」劇場首次衝出亞洲的默劇作品,會先在香港預演。最初只是想展現香港年輕白領的生活狀態,不料遇上反修例運動,舞台從來與生活相聯。

《活.在香港》沒有一個故事主線,也沒有核心人物帶動故事,演員和導演坐在一起,寫下許多生活的片段。「第一個版本我最深感受的是做了一個1m×1m的生活空間,演員各自在自己的1m×1m裏生活,表現的是香港的一種病態生活。因為《活.在香港》是一個形體劇,或者偏向傳統默劇,會有一些從生活中抽取出來的素材。整個表演從角色想睡覺,去休息到夠鐘起身返工,逼地鐵,公司發生的事,放工之後做些什麼,再回家。」鄧偉傑演藝學院畢業後,去法國跟隨默劇大師Marcel Marceau學習,「默劇對我來講,可以說是專長。Marcel Marceau給了默劇許多新的可能,我也會在某些演出中多一些肢體元素」。幾年前,同流嘗試做「都市三部曲」的默劇創作,《活.在香港》成為首章。

作品隨時局變動

至於復排和首演的區別,鄧偉傑說:「這次會剪短點,因為愛丁堡國際藝穗節限制的演出長度約50分鐘,也因為現在的香港生活對年輕人來講也有些許不同,有些部分會因應現時調節。雖然我們的主題不是講這個社會運動(反修例),但無論你站在哪一邊都好,都會對人有影響。就算你是一個政治冷感、完全想推開的人,我想都要有推開的力,這些都可能變成我們中間的一些場口。」鄧偉傑不排除出發之前作品都有可能改動。「如果今日有人落台,又或者有人會『撤回』,大家的心態可能都不同,在作品裏面也會反映出來,這是創作最可貴的地方,我是一個主導的人,但最重要的是6個演員的看法。這些看法可以透過作品反映出來去感染不同的族群。」

他續談起愛丁堡國際藝穗節,「愛丁堡有兩個『藝術節』,一個是(愛丁堡)藝術節(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需要invitation,藝術節會組織相關評審;藝穗節(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是公開參與的,多年來形成一個show market,有很多producer,很多想買show的人就會來看究竟有什麼出色的演出可以在不同地方做」。同流的優勢在於他們的作品總帶有一些東方色彩,「我不會做一個用廣東話翻譯成劇本的戲。現在的音樂、舞蹈這類都比較容易帶出去,年輕的演員也可以感受那邊的氛圍」。

喧鬧時代 靜默發聲

參與演員多為鄧偉傑在演藝學院的學生,排戲前有默劇訓練,第一步是認識自己的身體。「怎麼去協調,這是很重要的,慢慢理解節奏的運用。身體與空間的關係也需要理解。」《活.在香港》對演員的最大挑戰不止放棄慣用表達方式(語言),而是用另一種方法建構事情,「如何將我們所說的,用身體展現出來。不止一個身體,是好幾個身體」。身體演出「迫使」觀眾更加專注,「因為觀眾沒有一個幫助他們理解的渠道(語言、文字)。打個比喻,去看粵劇的人,他們鍾意聽,可能多過台上表演。文字有時候好像變得毫無意義,讓觀眾有機會靜心去觀察感受台上演員身體的碰撞,是一個更好的溝通方法」。

現在根本不安靜的香港,默劇的「靜默」形成一種反差。「今次的運動去到更加激烈就是因為年輕人更醒覺,如果不發聲的話自由會更快被磨滅,更慘的是我們會發覺年輕一代跟他的上一輩或更上一輩,有一個很明顯的生活上的、信念上的分歧,這段時間年輕人的心聲很值得再去探討。」

《活.在香港》

日期:8月6、7日

地點:新蒲崗大有街16號昌泰工廠大廈3/F 同流黑盒劇場

票價:$120

查詢:www.facebook.com/wedramangroup

文:彭月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