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惠敏盼帶給人歡樂 「媽媽聲」湊仔經變棟篤笑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06日

【明報專訊】新晉棟篤笑梁惠敏(Matina),膽粗粗開過兩場「媽媽聲棟篤笑」個人show。不做棟篤笑時,她自稱「全職湊仔婆」,是兩女之母。「媽媽聲」講的真是媽媽聲親子情:「有日我敷衍阿女玩睇病遊戲……阿女話佢做醫生,我做病人,佢話:『你揀一種癌病吖!』……」

Matina接觸棟篤笑是因為11年前「貪平唔使錢」,參加了一個棟篤笑工作坊,卻令一直感到人生迷惘的她,突然找到方向:「我要帶給別人歡笑,棟篤笑太好了,就算老了,仍然可以講笑!哈哈!」

10年前,Matina回流香港,生了兩個女,成「全職凑仔婆」。她說買什麼手袋也無用,反正都是孭那個大背心袋,玩具、尿片、食物、兒童餐具……一一掉落去;正想出門做點事,大女就倒瀉水,細女又要尿尿,日子忙亂得像倒瀉籮蟹,偏偏在這個時刻,她找到人生的夢,找到她熱愛的東西。

「我回流香港,原本是想擁抱我的DJ夢。在美國時,我打的工,都做不到我想做的!我也不想像其他華人一樣,結婚生仔,買間大屋搬離市中心,冬天剷雪,夏天剪草,跟着再搬大些的屋,再搬遠一點,冬天剷更多的雪,夏天剪更多的草。」大家都以為棟篤笑者都是充滿信心,不然怎敢上台哄你笑,但這個棟篤笑人坦白告訴你,她30歲前一直迷惘,找不到人生方向,她在大學讀的是Music Production,但畢業以來,一直做着沒關係的事:「當過醫院的唐人翻譯,做過教會秘書,以及平面設計等。」縱然工作未能發揮才華,但她永遠有一份迷人的東西——總是在聚會中,引得朋友哄堂大笑。

Matina「日頭唔見得光」,約她訪問影相必須黑夜出動,因為日間要照顧小朋友,她的大女6歲、細女3歲。晚上丈夫回家頂替一會兒,她才可出動。日間湊仔的滑稽小事,她都用手機寫下,但通常寫兩寫便睡着,因為全職媽媽實在太累,她總在坐巴士時才整理棟篤笑的bit(一節笑話段落)。「我個人好直,夠膽亂噏,成日引得朋友大笑,我常記着我有這個才華。最初玩棟篤笑時,我都『bomb』得好厲害,我是先在蘇豪區TakeOut Comedy Club玩 open mic(棟篤笑試咪),由那裏練習我的棟篤笑。」

Bomb,在棟篤笑表演來說,不是炸了或玩完,而是講得差;Kill則是做得好(好好笑)。在香港,觀眾對棟篤笑逐漸擴闊視野,Matina玩的不是子華神(黃子華)的show,而是有互動有自己經歷的美式棟篤笑。「我們的是在小場地,三五排觀眾,大家距離很近,即場會和觀眾互動,講的也是自己的生活,在幾分鐘內令觀眾有認同感,發出大笑。」

日間湊兩女 手機記滑稽小事

「有次我和阿女行街,前面有個全身紋了身的男人迎面而來……阿女大聲講:『媽咪!點解個叔叔咁醜樣嘅?』『殊!講……特別!』『媽咪!點解呢個叔叔咁特別醜樣嘅?』『阿女,走啦!』」這是Matina的演出片段,她說講同一個笑話,有時會很好笑,有時卻會bomb,是棟篤笑箇中微妙之處,氣氛、觀眾心情和場地,都有不同效果,故需因應現場氣氛改動笑話。「在小酒吧裏我站在台上說笑話,有人起身,我會說,你去洗手間?觀眾亦會和你交流,大家笑作一團。」這種小酒吧或咖啡座的美式棟篤笑,是紐約、倫敦大城市打工仔放工節目,近年也在香港興起,一班朋友周末吃過晚飯再去喝啤酒,一起聽笑話。「現在的觀眾,大都懂得入來看棟篤笑,就是放鬆笑個飽吧。但我初做棟篤笑時,香港觀眾真的很認真,鑽研你講的東西,有人聽完我的教女笑話,散場時來跟我談了很久,講解如何教仔女。但如今觀眾大多明白,棟篤笑就是棟篤笑,是借生活講笑話,不一定是事實,我們把生活裏感到ridiculous的事,放大誇大。」

人們都說給人歡笑的人底子裏是憂鬱,Matina也是這樣嗎?「我個底也是悲觀的,近年已好了很多,我跟自己講要正面看事情。」Matina聲線優美,不時嘻哈大笑,訪問也真如做棟篤笑:「現在的香港年輕人好灰,要向他們講句多謝,他們守護香港,有一句話向他們說:『你們這樣後生,一定長命過現在的當權者。』」引得記者也大笑。

21歲歷喪父之痛 死撐捱過去

網上有人說Matina講笑好笑,不少機構請她演出,但她說自己是個沒安全感的人,人家講5次她好笑,她仍然不信:「我是人家講到第15次我才相信的人。可能因為我曾面對生命無常,生離死別!」中學時她舉家移民美國,父母英文不好,都靠三個子女負責所有英文文件,生活沒安全感,父親卻在她21歲時突然離世。「我21歲,父親突然患了癌病,兩個月就走了,當時弟弟還在念中學,哥哥又在另一個州讀大學,家裏遇到很大困難,我唯有死撐捱過去。死頂是我強項!」

大學畢業後沒找到醉心的工作,「死頂妹」繼續死頂,但她永遠記着自己自小就能引得同學哄堂大笑,自小就有幽默感和good timing。「一句話,講早3秒和講遲3秒,笑位就不同了。」2008年她和丈夫計劃回流,想回港追DJ夢,也因為喜歡香港。「我喜歡坐巴士,不喜歡揸車。在美國,若車壞了,我這星期的人生怎算啊!我喜歡坐車看風景,香港坐巴士什麼地方也去到。另外是廣東話,雖然我講英文無問題,但更喜歡廣東話的地方;在美國成日都好驚,驚去辦手續和簽文件,聽錯一句英文或一個字,就搞錯了,會好大鑊!」當年她來港度假,上免費棟篤笑工作坊,回到美國波士頓,膽粗粗在華人社區教會的嘉年華會表演,一講就講了45分鐘廣東話棟篤笑。她自己以為bomb得很,把video寄給香港搞棟篤笑工作坊的酒吧老闆只為答謝他們,怎料老闆卻邀她來玩open mic。她的DJ夢沒一封信回應,2009年卻回港初試啼聲open mic棟篤笑。

DJ夢碎 初試open mic棟篤笑改寫人生

「我現在仍會去酒吧open mic,一個笑話通常試4、5次咪,改好後才正式表演。」去年她到墨爾本Comedy Festival表演,還在香港開了兩次個人show,當然不是子華神的紅館棟篤笑,而是在小小場地舉行。今夏是香港多事之秋,香港人「唧」都唔笑,卻料不到Matina上月一場獨腳棟篤笑,有八成坐滿。港人開始懂得無牽無掛放鬆身體頭腦看棟篤笑,Matina也默默地建立自己的鐵粉。

她笑得燦爛:「我終於找到人生方向。雖然我覺得自己是個『重囚的湊仔婆』,同一時間出道的棟篤笑人都發展了自己的事業,例如工作坊,但我以龜速鑽研如何令人笑,這是一個可以做到80歲的工作,你話多麼好。」

■ 給香港的話

「人生就是要追夢。就算是老人家,就算身體有局限,就算你不富裕,都不要停下來,追到幾多得幾多!若有夢想,就算死了,你的夢仍然在世上影響着別人。」

■Profile

梁惠敏(Matina)

棟篤笑表演者,為本地即興喜劇團「即刻好興」主要成員、 「香港爆笑節」籌劃人之一。美國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學士畢業,修讀Music Production and Engineering。1990年代隨家人移民美國,2009年回流,受蘇豪區TakeOut Comedy Club邀請玩open mic棟篤笑試咪,練習後很快到不同場合表演中英文棟篤笑。2010年獲香港中文棟篤笑比賽季軍、2009和2011年獲亞軍。2016和2018年舉辦個人騷「媽媽聲棟篤笑」和「媽媽媽媽聲棟篤笑」,是少有以「全職湊仔婆」身分講親子棟篤笑的表演者。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