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藝家李慧嫻 揑泥人紓緩散亂「香港心情」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13日

【明報專訊】「當年初戀意中人,大家性情近……」這是不少香港人認識的老歌《舊歡如夢》!但如果是「舊歡.如胖」呢?是不是當年有個肥嘟嘟的男人在茶記抽着紅萬飲汽水,對坐的茶客挨在椅子飲港式奶茶,伙記一手拿刀叉另一手托着三四盤食物?陶藝家李慧嫻便以雙手揑塑陶泥,時而揑出茶客陳師奶,換件衫又變了張太,鄰座茶客李先生換個場景又變了伙計阿榮。這位不一樣的陶藝家,搓揑陶泥30多年,引領我們看碗碟器皿以外的陶藝世界,原來可以這樣貼地訴說香港人生活。

香港多事之秋 無心機揑泥

「舊歡.如胖」是李慧嫻(Rosanna)的個展,周日(18日)將在大館結束,她也正忙着手上另外3個趣致的陶藝創作;但因值香港多事之秋,人人無心機,她也直腸直肚說:「無心機做(揑泥)啊!香港現在搞成這樣,我時時刻刻都在看着電視,看着手機送來的信息,很難集中精神!」真夠坦白,她其中一個項目更是應香港藝術館11月重開迎來的展覽之一。「本來應該很開心的,展覽是配對藝術家創作,我會呼應方召麐(陳方安生母親)的國畫創作,她很關心社會,例如1981年畫了《怒海浮沉》,是位心有所感的人,我構思以香港街道名來玩『食字』,例如七姊妹道,我想起『姊妹』、『紙媒』,我發覺不同紙媒社論很不同;又好像北角有一條大強街,現實裏卻很『小強』,街上勞動階層推着很重的手推車……這次創作,看看我的肥嘟嘟公仔,又換了什麼場景和衣服,看看他們又『做什麼戲』。」笑起來眼睛瞇成細線的Rosanna說。

雖然Rosanna有很多不同的作品,如奀仔陶人、裝置藝術,但30多年來她最愛揑的還是在「舊歡.如胖」中的肥嘟嘟泥人,她以自己敏銳的生活感覺,創作出肥嘟嘟的人物,如師奶、大叔和伙計。來看陶人作品的觀眾都會問,這些肥嘟嘟人物,會否像中國無錫泥娃娃一樣,放進水就溶掉?為何Rosanna的陶泥人都是手瓜腳瓜粗如蓮藕?

今年她在文化博物館展出了「㜺鬼」陶藝,果真很有趣,有如地獄童趣劇場,落油鑊變了落堆填區,浪費食物的懲罰是「嘗真地獄拉麵」,肥嘟嘟陶人變了白臉紅眼如大戲丑角,她說:「這個創作,啟發自虎豹別墅的十八層地獄。」留心細看,這些肥嘟嘟的泥人,不完全似「鬼佬」,有點兒似亞裔,其實是Rosanna揑出來的混血兒。

Rosanna在大館廣場一個茶座,喝着伯爵茶接受訪問,雖是慢活,說話卻快人快語:「我的陶藝,我想,是和我的生活有關,逐漸滲透到我的作品去。」

自小照相館幫手烘相 養成看人習慣

李慧嫻,銀髮族,人家稱她陶藝家,她則自稱陶藝工作者和美術教育工作者,自小在一間家庭照相館長大,她笑說:「和工廠無分別,老竇出去影學校相和婚宴,阿媽負責執相,相中人條眉短了,她會用筆拉長少少,我家姐看舖,我去烘乾相片,阿妹替張相壓條花邊。」三姊妹自小就跟着父親去茶餐廳,後來自己搵到錢,她們自己去,到現在Rosanna單身生活,仍是茶餐廳常客,只是以前叫冰室,門口貼着「冷氣開放」,後來叫茶餐廳,最近流行叫茶記。「我在茶餐廳,看着苦力赤膊上身,走入來吃飯;烘相片時,看着舊區居民的人生百態。」

「父親好叻㗎,就是這小小影相舖,養活我們一家五口。」舖頭是尖沙嘴香檳大廈的樓梯舖,小慧嫻放學後就去黑房取師傅冲好的相,一邊拿着風筒烘乾,一邊好奇相中人在做什麼,就像心理學家說的烘焙麵包是一種自我溝通,她在烘乾相片的過程也在看世界。「現在的我,很愛看人,無時無刻也在看,看走路的人,看坐港鐵的人,我想這種習慣,就是在烘相時逐漸產生,我看着每張相都問這人在做什麼,那人怎麼這麼有趣。」所以,當她行過西環鹹魚欄,人家話鹹魚好香或好臭,她卻看到海星和青蛙好乾好扁,想到若自己死後被人曬乾壓成扁塌塌,又會如何?於是她買海星和青蛙乾回家,與自己一件用漿粉漿至硬繃繃的T恤結合創作,成為裝置藝術。「肥嘟嘟人物以外,我也會做嚴肅作品,我也愛執垃圾,看如何再創作。」

茶餐廳系列回復樸實 不帶嘲諷

但那「肥嘟嘟」是怎樣煉成的?「我在中學時,也是找不到方向的學生。我讀名校,成績卻不好,但很愛畫漫畫,小學就看《財叔》和《神犬》,中學看豐子愷和《花生》漫畫,中學後去讀師範是因為我喜歡學校生活,想一直如此下去,那不如去教書吧!」當上美術科教師數年後,她想增值,跑去讀以前教育署的教師陶瓷班培訓課程。「完成後,剛好理工學院(現為理工大學)有一個兩年制的陶瓷文憑課程,我又去了讀,那時我才知道,原來除了器皿外,陶瓷還有另一個世界,我開始被這個世界扯入去,認真對待這件事。」人家愛拉坏,但Rosanna偏愛揑泥人,眼前這位陶藝家,總是笑得很開懷,猶如她的肥嘟嘟公仔那樣輕鬆自在,她笑說:「我的肥嘟嘟公仔泥,叫crank,我一用就愛上了,我和它的關係熟得像好朋友,了解其質地濕乾搓揑,我要它企硬就企硬,我是在理工畢業後,去英國讀藝術教育時和這種泥相識。」

肥嘟嘟泥人,不會遇水就溶,而且很硬淨。Rosanna會燒兩次,第一次是把它燒硬,燒至1000℃;跟着上釉,再燒第二次,她說她愛將溫度燒得很高,達1220℃至1240℃,這樣高溫會令顏色沒那麼鮮艷,燒出衣服、鞋履和人物膚色,呈現生活感。

燒這麼高溫有沒有難度?她哈哈笑說:「視乎你個窰而已,就等於冷氣機,大匹數就會涼些一樣。」

Rosanna手中的肥嘟嘟陶人一直沒有變,變的只是題材。像這次的茶餐廳作品,不帶嘲諷,也沒包袱,開放思考,開放感受。Rosanna說:「就讓它們回復樸實和簡潔線條,陶泥其實就是很簡單的東西,莫忘初衷。」

她說,也是時候收拾不安散亂的「香港心情」,「很希望我城快點回復平靜,要開始創作了。」除了藝術館的展覽,她也獲邀參與荔枝窩(新界東北客家村)「尋田.探土」藝術計劃,她打算做一些大自然的陶藝作品:「我今次諗住『飛走』肥嘟嘟泥人!」她也正和聖雅各福群會合作配對該會的陶瓷師傅,呼應創作陶藝作品,「那位師傅叫盧美珍(合作聖雅各福群會藝想的計劃『我們的故事——陶塑記憶』),記得幫我寫,我想她出到名」。對了,Rosanna好像一直沒講自己的藝術理念啊!「來看我的作品,不用這麼多東西的,無㗎……我只不過在做獨腳戲,讓觀眾來看,聽觀眾的笑聲。你來看肥嘟嘟泥人做的一台戲,你們來替我完成作品!」

■Profile

李慧嫻(Rosanna)

陶藝工作者,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前助理教授及客席講師,2016年日本信樂「陶藝之森」文化及陶藝研習工作室留駐藝術家。原為中學美術科教師,後入讀理工學院(現為理大)的陶藝高級證書課程,再往英國深造,獲倫敦大學教育研究院藝術教育文憑及利物浦大學教育學士,自此以陶泥揑塑作品,創造了肥嘟嘟人物,貫穿不同創作系列,包括最近在大館Touch Ceramics展出的「舊歡.如胖」、今年初在香港文化博物館展出的「㜺鬼」等。除了輕鬆惹笑的肥嘟嘟泥塑,也有針對時弊的創作和裝置。作品被香港藝術館、台灣新北市立鶯歌陶瓷博物館等收藏。2016年退休不再教學,現為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博物館專家顧問(香港藝術)。愛到電影院看戲,也愛逛大街小巷看城市生態。

文:朱一心

編輯/梁小玲

美術/謝偉豪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