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生之犢 自由視野 畢業創作 記錄初心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16日

【明報專訊】從小很討厭玩俄羅斯方塊電子遊戲,一塊一塊降下,玩家要將其整齊填滿空間,疊得愈多愈好。筆者最享受的,往往是瘋狂地降下方塊,至秒速game over。本港非牟利團體光影作坊最新展覽「自由Eyes!」集合9名不同院校應屆畢業生作品,反映年輕視野。他們看世界,看所住小社區,看自身未被打磨的稜角。就如展覽主視覺圖一幀俄羅斯方塊拼貼作品,創作與創造,哪怕跟現實格格不入。

「啊,讓我找找。」問到從事紀實攝影十多年的策展人楊德銘「你的畢業作品是什麼」,他即失笑,嘗試在手機翻尋有關照片。楊德銘畢業於中大新傳,於倫敦大學金匠學院取得碩士,曾任路透社及本地報章攝影記者多年,現為自由攝影師。結果他還是找不到照片,徐徐憶述於英國的畢業作品。當時有一張重要新聞圖片,乃美國時任總統奧巴馬跟官員在會議室見證拉登被擊一刻。他認為相中人觀看的行為反映政局千絲萬縷,便把照片製成沙發咕𠱸。以人們平時抱咕𠱸看電視的日常經驗,開了一個玩笑。另一份作品則拍攝大英博物館中不起眼的角落。不少人對畢業作品不堪回首,楊德銘倒輕鬆地說:「我沒有這個心態,反而認為現在想不到這些念頭了,回不去,哈。」

畢業作品有某種魔力吸引着他。楊德銘於英國讀書時得知一間大型攝影藝廊,曾每年公開徵集畢業生作品來展出,刺激新血。楊德銘一直希望在港舉行類似展覽。5月畢業展「馬拉松」開始後,他走訪各大院校挑選作品。從事紀實攝影多年的他並無挑選有關作品,反倒集合各種實驗方式。楊德銘坦言香港藝壇似乎帶着較多批評目光,不時聽到「咁又得啊?」等態度:「在英國他們很包容一些實驗作品,或是不太易『看得明』的。對他們來說不是一味質疑『咁又得啊?』,而會着眼可取可行,及留意藝術家想表達的意念。」今次展覽命名「自由Eyes!」,楊德銘希望作品開拓想像,從中再思自由何謂。

踏入展場,即被「搖搖板」裝置吸引。「搖搖板」由木條組成,木的一端放着椅子,對端也有張椅子,椅上有個大屏手提電話。地上有一個控制儀器,只要用腳踏向上、向下的鈕,「搖搖板」兩邊端便會升降。樂此不疲地踏鍵之際,究竟攝影在哪?藝術家融雅客作品《第四張椅子》延伸著名美國概念藝術家柯史士(Joseph Kosuth)之創作。柯史士1960年代重要作品《一與三把椅子》,利用3種方法呈現椅子,將椅子實物、椅子的照片及椅子在字典的解釋放在一起。作品敲問不同詮釋事實之法,包括影像複製與文字。時間來到2019年,融雅客將概念擴展至椅子的數碼呈現。他在手提電話下安裝小鏡頭,屏幕便一直顯示對面的椅子。實物化成影像,透過數據實時傳播。這不禁令人想起網絡直播文化,讓大家彷彿貼親臨現場,對事件參與感提高,卻其實沒有真的現身參與。當觀者踏下高低鍵,彷彿見到一種對於真實的「較量」。

藍紅眼鏡 看出不同世界

「當你可以選擇,會看到什麼不一樣處境呢?」藝術家陳港怡說。牆上掛着5幅藍、紅色為主的照片《顯現.紅藍》同樣有互動成分。作品旁邊放着有色眼鏡供人戴上觀看,驟眼以為是立體作品。陳港怡卻點出,要達至立體效果,眼鏡玻璃紙要一邊紅,一邊藍。她提供全紅或全藍眼鏡,讓觀者自行選擇其一。藝術家分享作品源於家人曾有頗為嚴重的賭博問題,她抓緊此種危險感覺。拍攝照片後,她使用後製軟件把兩幅影像重疊,並化為紅藍色。其中一幀照片裏,紅藍交錯形成有如澎湃的山海。原來戴上藍眼鏡者,可見完整氣球;戴上紅眼鏡者,則見爆破一刻。她坦言現時家中困擾已成過去,慢慢感到許多事情充滿風險,但不一定負面,望讓人看到各異的詮釋角度。

另一張作品清晰可見波點、骷髏骨手扯線的影像,內容由賭博延伸至社會控制。陳港怡解釋:「社會對個人及日常生活的行為有很多控制,很多人凝視你,你可能未必知。具體如街上有很多CCTV,就算你知道,有時只會欣然接受。」陳港怡解釋為內有乾坤,波點實為在鏡子貼上一顆顆手工勞作常見的膠眼仔。她亦特意把鏡子拍到沒有反映任何事物:「大家都被凝視與控制,為何會如此,為何大家都肯接受。這便需要對鏡子自我反思,到底肯不肯直視自己的選擇,在鏡中究竟看到什麼,看不看到,就要留給你想。」

一塊石托起下沉的香港

創作離不開生活,居住與成長地,往往給予一些細膩感情。場內有數份作品以「家」為重點,包括《一塊香港》。藝術家郭可文解釋,作品靈感源於本地作家西西1986年作品《浮城誌異》,比喻香港是一個浮城。郭可文指出,1997年出生的他希望透過創作,想像香港現時又會是如何的浮城。他走訪本港數個海岸與河流的地點,以寶麗來拍下景象,並就地撿走一塊石塊。之後他利用寶麗來移印技術,將景象印上石頭。他說移印亦離不開水,先要把寶麗來浸在清水約15分鐘,上面的感光藥膜並會脫落。他說:「浮,就想到水。浸出來的寶麗來藥膜很脆弱,影像很浮動多變,惟我把它托在一顆石頭。其實它到底會下沉,還是依然虛浮呢,感覺上很像香港這個城市。」

走訪多個地點,藝術家賦予作品更多政治意涵。例如郭可文點出其中一塊石頭是羅湖梧桐河光景,河水乃從大陸流下來;另一塊撿於大嶼山北部,對出正是政府提出「明日大嶼」人工島方案的海域。當中他思考城市變幻的原因,處理心中不安與不滿。長於屯門,他對屯門河別有感情,卻在該處撿了一塊建築廢料為作品:「其實由現在的家中看出去,可見到屯門河,彷彿跟小時一樣從來都沒有改變。不過當我落街逛,便會發現市中心很多水貨客,或大家都不是講廣東話。」

「最近一次再做移印,我把影像弄破了。或者反映個人較多情緒。」他淡淡地說。要把一層薄衣般的影像移上石頭,多少考定力。其所有畢業作品的石頭均是一次完成,儘管有瑕疵也不會重做。地方變化不斷,大概有種一期一會的意義。近日因應展覽他需要示範移印,就連月來社會運動事宜,心理狀况卻不如之前抽離。不過現時重看作品,亦可有別一番解讀。他指出創作時刻意拍下每處的水平線,意在透過每塊石頭上的水平線,將香港連起來:「當下再看作品時,突然想到如這麼在路邊的石頭,它們本身不起眼,但當我們注視它時,它變得很獨特。很多獨特石頭被水平線連在一起時。其實會否是個更強大的力量?」

場內另有一些古樸藍曬技術、新詩與拼貼影像,及將自己融入「紅帽仔」旅行團的攝影作品等,別具一格。有些看得人苦笑,有些看得人心醜。重要的是,他們自由地說着迥異故事,展示創作的初心。離開前見主辦單位光影作坊同時在展場外舉行「影像連儂牆」活動,徵收近日有關社會運動的照片,亦供公眾平台發聲。

■「自由Eyes!」展覽

日期:即日至9月1日

時間:周二至日早上11:00至下午1:00;下午2:00至6:00(逢周一及公眾假期休館)

地點:石硤尾白田街30號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L2-02

查詢:http://facebook.com/lumenvisum.hk

■藝術家分享會「不割蓆!影像創作與社會生活」

日期:明日(8月17日)

時間:下午3:00至5:00

主持:楊德銘(展覽策展人)

講者:陳港怡、陳芷晴、姚昊謙、袁雅芝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