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梁心:Young old照顧者壓力爆煲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17日

【明報專訊】我從來沒有見過祖父、祖母,甚至是外祖父和外祖母;因為他們全都在我未出生時已不在人世了。據知父親年幼時雙親早已去世,他是由他的伯娘(我們喚她細伯婆,因為她是二房)一手帶大。對於細伯婆,我印象深刻。她和我們一家非常親近;相信她是視我爸爸為親生兒。我們幾兄弟也十分喜歡她。記憶所及,她還常常和我們三兄弟一起開枱打麻將呢!當時的印象,細伯婆是一個很老很老的老人家了。

現在回想,細伯婆當時大概只有60多歲。換句話說,只不過是我現在的歲數;亦即是說,她只可算是young old 。但在上一代概念裏,老便是老,又何來young呢!因為一直以來,大家都認為:人生七十古來稀。但是到了今時今日,這句說話已經不大準確了。莫說70,就算是百歲人瑞,雖不能說是比比皆是,但也是絕不稀奇的了。

政府統計處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香港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達到116萬,即佔總人口的 17%。而根據估算,大約7%的老年人自我照顧能力會出現問題,而在75歲以後,自我照顧能力下降比例會上升至14%。亦即是說年紀愈大,自我照顧能力只有急速下降。而在這些老年人中,認知障礙症患者更佔了相當大的比例。據研究推算,在2009年,香港的認知障礙症患者已超過10萬之數,而到了2039年,更會翻三倍,超過33萬。

相信在我們這群young old中,對自己步向老年的情况,尚且未有呈現太大的困擾和憂慮。但是很多young old要面對父母自我照顧能力喪失的壓力。在我們這一輩人當中,如果父母仍然在世的話,必然是85歲或以上的old old了。耆老者慢慢喪失自理能力,起居生活要由他人照顧是常見的情况。因此在認識的young old當中,有很多都要擔當一個新角色,就是要肩負起照顧年老父母的任務。

照顧認知障礙父母 瀕臨崩潰

其實親屬照顧者的角色真的不容易,他們所面對的壓力確實是非比尋常,尤其是要照顧一個患有認知障礙症的父或母時,真是少一點體力、耐心、時間、知識及孝心也不成。作為一個老人科醫生,我曾遇上不少個案,都是兒女帶同患有認知障礙症的父或母來看病。但是在傾談之下,發覺最需要急切治療的,不是患有認知障礙症的病者,而是正在照顧他們的家屬。照顧者的壓力往往已到了頂點,瀕臨崩潰邊緣。

照顧一個認知障礙症患者,尤其是自己的父母,那些壓力真是不足為外人道。日常生活照顧,如食藥、睇醫生、一日三餐,漸漸地更要協助洗臉、刷牙甚至是上廁所等,已是很不容易的工作了。但是照顧一個認知障礙症患者最大的挑戰,往往是患者的行為問題。記憶力衰退,患者會容易遺忘,但卻起疑心,自己忘了東西放在哪裏,卻懷疑身邊的人偷去。有些是日夜顛倒,正所謂,你睡覺,他起牀。更有嚴重者,會有幻覺,繼而引致攻擊及失控的行為。

犧牲生活 走進死胡同不自知

認知障礙症患者或會做出常人看來「難以理解」的行為,例如隨時隨地吐口水、半夜起牀騷擾家人、玩弄自己的排泄物、無故高聲講粗話、指摘家人盜竊財物、不斷重複敘述同一件事情、猜疑及誣告別人陷害等。這些行為都對照顧者造成很大傷害及精神負擔。除此之外,照顧者還要有心理準備隨時會遇上突發的意外,例如患者會跌倒、走失或中風等。一旦意外發生,我們便要尋求多重部門的協助,包括醫療救護車、醫院急症室、緊急援助部門,甚至警察。這些壓力聽來已是無比沉重了,但是很多兒女照顧者往往都沒能把這些壓力辨認出來,更沒有把它疏導及處理。

我有一個朋友,50歲便提早退休,全職照顧患有認知障礙症的母親。在這10多年間,她都是獨自扛起照顧媽媽的重責。因經濟及居住環境的緣故,她沒有聘請外傭協助,凡事親力親為,由家務以至護理都是一力承擔。縱使我們一班好友相約敘舊,她都往往因為媽媽沒有人看管而被迫缺席。甚至是好友嫁女的邀請,她雖然事先作了多番安排,但是在當天黃昏,她仍要匆匆趕回家接手照顧母親。

各人也感受到她的巨大壓力,曾建議她讓母親到日間護理中心或院舍居住,以減低個人壓力。但是她就是放不下,覺得自己既然退休了,便應全職照顧母親。而且她自覺自己最懂母親,照顧由她來做是最好,無人能代替。因此,她自己走入了一個死胡同而不自知。她常常會無緣無故痛哭,甚至最後感到抑鬱、焦慮及對任何事物也失去興趣,其實這是十分危險的事。

關顧自己身心 保持成長發展

事實上,有不少young old照顧者,都是到了「頂唔順」的階段,才察覺問題所在。要知道,壓力感及負擔感是互相影響的。壓力愈大負擔感愈重,負擔感愈重,照顧能力愈減弱,如此惡性循環,照顧者最終會不堪負荷。

因此,young old照顧者無論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關顧自己的身心健康。首先,要察覺負擔,沒有人能提供24小時的照顧。一定要作出安排,放鬆心情、定期喘息;考慮另找家人暫代照顧之職。如情况許可,應積極考慮聘用外傭代為分擔照顧。我們亦應尋求社區資源,如安排患者參加社區機構的日間護理或活動等。總之,照顧者必定要緊記就算是肩負了全職照顧的責任,都一定要保留自己的社交生活及空間。如果發覺連上社交媒體的時間也缺乏,那便是一個大危機。負面情緒積聚後,我們隨時會感到焦慮、擔心,甚至絕望!因此,一定要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到他人呢!知識的裝備及經驗的分享亦是十分重要。

不過,最重要者,我認為是:個人成長的需要。縱使是young old,個人發展仍然是必須的。其實每一個人都要有繼續成長及發展的需要,學習新知識、接觸新事物、追求自身潛能的發揮才是保持心身young young的最大秘訣!

作者簡介:老人科專科醫生,一直從事老年醫學及老年學研究,積極參與義務工作,從醫管局退休,仍不遺餘力推動長者健康教育及醫療服務。

文:梁萬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