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定向學堂:「走啊!血洗機場」 謠言折射出的社會問題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18日

【明報專訊】「緊急!!!老闆嘅警司朋友爆出黎,機場係個局!機場完全無得走,警察一停所有公共交通工具就全世界都走唔到!兄弟快走!Be water!」8‧12機場集會那一天,你有散水嗎?你聽到過什麼消息?機鐵已停、血洗機場還是機場熄燈停Wi-Fi?謠言真的止於智者嗎?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毅就說,即使當時她跟記者在現場,雖已是比較掌握資訊的人,亦未必分得清真假。謠言的威力不在於假,而在於不知真假。

社會學家:官方帶頭搞謠言 香港以社媒反擊

事隔數天,「散水L」的爭論還是沒完沒了,有人會說,事後就知機鐵根本沒有在下午6時停運;亦有人說,或許警察真的會圍封機場,人散去了,只遺下一個迷思。到翌日又出現新討論,到底「《環球時報》記者被圍」事件,是不是中共寫好的劇本?

關注農民工議題的潘毅教授指出內地工廠常見的謠言,「資方想分解工會,就會造謠已收買工會主席,給了他10萬元,內地普通工廠員工以千計,這會引起工人對工會產生很多懷疑」。她說作為慣常控制社會行為的手段,謠言作用有二,一是製造恐懼,二是分化。「你不知道謠言從何而來,亦追溯不到來源,而謠言最終想達到什麼目的,亦有其含糊性,含糊會製造不必要的恐懼,並不需要拿槍指住你。」

內地2015年修訂刑法,造謠最高可囚7年,範圍包括「編造虛假的險情、疫情、災情、警情,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虛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但潘毅認為,這不代表中國政府有意處理謠言問題,「因為它自己帶頭搞謠言,維權律師或維權人士在社交媒體發布信息,就可以用此入罪。法律是恐嚇作用,都是社會控制手段」。而內地比香港情况更惡劣,「因為資訊控制得嚴,流通很有局限,當有人想反駁,渠道卻被截斷,謠言的散佈就只有一個方向。」她舉例央視早前報道示威少女派錢,社交媒體立即澄清否定,「香港始終有民間社會,今次媒體都發揮到公民社會的功能,這比中國大陸的情况好些」。

弱勢抗爭者可以謠言作抗議?

謠言一定是假的嗎?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胡泳2009年在中大及浸大合辦的學術期刊《傳播與社會學刊》,曾刊登論文提出一個分析謠言的新角度,就是「謠言常常作為一種社會抗議而出現」,論文引述Rumors: Uses, interpretations, and images作者Jean-Noël Kapferer之言:「謠言並不一定是『虛假』的;相反,它必定是非官方的。它懷疑官方的事實,於是旁敲側擊,而且有時就從反面提出其他事實。這就是大眾媒介未能消除謠言的原因。」也就是說,謠言雖有由上而下作管控作用的面向,亦反映由下而上對抗當權者的社會現象。

胡泳在文中以內地事件為例,指出弱勢的反抗群體會借謠言加強抗爭訴求:2007年廈門人抗議PX化工項目,手機短訊廣傳項目「意味着廈門全島放了一顆原子彈,廈門人民以後的生活將在白血病、畸形兒中度過」,並呼籲遊行。《廈門日報》及《廈門晚報》當時刊文稱短訊是「謠言」,稱有「骯髒的手在操縱」。胡泳在論文指官方已建立一套說法,經常定性事情是「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在煽動」。廈門事件最終結果,是年底PX項目確定遷址。

胡泳的論文不着眼討論謠言的真假,他從7個研究謠言學者所寫的定義中,歸納出謠言有幾個特性:謠言賦予與現實有關的某人、某事或某個條件一些新的因素;口傳且未經證實;謠言為了使人相信。

回想機場集會的一天,有多少親友焦急地告訴你各種信息,求你務必退場?他們傳給你什麼令你開始起疑?「證據」有機場員工工作證、港鐵車長工作證的信息?亦可能某某的「一手」消息?這些元素都令謠言更可信。

公權機關失信

而為什麼警方清場的信息會傳得快?可以對照胡泳在論文中的解釋:「在缺乏信息自由的社會裏,謠言這種媒介成長得最好。政府愈是經常掩蓋和操縱信息,謠言的力量也就愈大。這種不受控制的現象意味着審查制度的無效,它揭開秘密和找到被掩蓋的事實,表達被統治者的緘默願望,給無聲者以聲音,告訴政府民眾和國家之間橫亙着一條公信力鴻溝。」他指出內地網絡謠言背後有一個「群體共識」,是「公權機關長期的所作所為讓公眾產生了不安全感……公眾下意識地將公權機關的代表看做是為政不仁、濫用權力、慣於隱瞞真相的暴力實施者,而普通百姓則淪為被欺凌、被侮辱、被侵害的弱勢者。」回看香港,有機場集會參與者說,「血洗機場」之所以有人信,是因為前一天警察的行動,讓人相信「警察咩事都做得出」。

謠言與道德

價值觀

謠言是否有可能帶來好的結果?潘教授說「我看不到,自己也反對,不論最後是否想帶出好效果,可能想有一個好的動機,但由於用假的信息去處理,始終是假,價值觀上都不應容許其存在」。

「以假打假」

身處機場,網速不順暢,資訊極其混亂,如何看清謠言?潘毅稱「在那樣的情况,你跟我在場都未必能判斷消息的真假」。但在早前連登發起的「長輩圖」反攻行動中,亦有「以假打假」的策略,用謠言對抗謠言,潘毅認為不是好方法:「不應該鼓勵,要反抗謠言應該說真話,而不是製造假的謠言,令社會進入混亂和缺乏信任的狀態。如果抗爭、搞社會運動是想改善社會,不守基本價值觀的話,如何說服人支持你是為了改善社會?」她說「在社運裏判斷什麼是謠言、什麼是真實信息不容易,要靠經驗累積」,另外謠言最有效是首一兩次使用,說得多「狼來了」就不攻自破,「中國政府每逢維權就說是境外勢力,這在一定程度上是謠言,或不準確的事實,用得多就唔理你,反正我一維權你就說我是境外勢力,這個謠言的效力就沒有了。」

求驗:網民現「炒車」會澄清

facebook專頁「求驗傳媒」近日為破謠言亦打了多場硬仗,仔細看他們的帖文,除了找出真相,有時亦並非證實真假,而是指出報道或消息沒有可靠來源,提醒公眾不應盡信或傳播,問團隊會否有些謠言即使澄清了仍不能遏止它廣泛傳播,他們說「狂瀾總是無力挽」,「因為謠言擴散的平台多、速度快,我們也不可能知道誰已經被騙,而被騙了的也不一定知道有求驗傳媒的存在」。但他們努力為事實留下一個紀錄資料庫,「讓有心尋找真相的人,隨時可以找到」。

成立6年間,「求驗傳媒」亦見證了網民的改變,「很多網民『炒車』(錯誤發放謠言)後,都會主動澄清,這是令人振奮的」,「散播不實信息(包括謠言及傳聞)的後果很深遠,也會影響大眾對事實的判斷。既然造謠言者是刻意玩弄大家,大家必須拒絕就範,否則就會成為散播謠言的幫兇,也會令造謠者變本加厲」。

兩類查證

1. 一些已經傳過的謠言,例如近期香港電視的「殭屍警察」謠傳為受傷警察,或者一些聲稱「傳媒無報」但其實傳媒是有報道的,很容易查證

2. 需要一定的時間去搜集資料、圖片,例如最近示威者身上究竟有沒有熒光棒的圖、《點新聞》把片段移花接木等

求驗之心得

1. 我們必須要有第三方的公開資訊作為理據,才會出帖。因此,我們每天都會面對很多「無法證實」的個案,例如某人是否做了某些事、某謠言是否真的、這圖是否改圖等,如果該等事情是沒有第三方資訊佐證,我們都是「無法證實」

2. 對散播謠言者問責:如果有親友向你散播謠言,大家應該把澄清謠言的資料發回給他們,讓他們知道自己被騙

3. 如果大家接觸到沒有證據的傳聞,不要輕易散播,也可以問發出的人,他們的資料來源是什麼,因為很多所謂的「真人真事」根本並非他們的真人真事,而最近很多聲稱「Fact Checked」的資訊,根本就沒有提供任何證據,這些都要留意

文//曾曉玲

編輯 // 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