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跑好手謝芷蕙 跨山越嶺 跑出一片天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20日

【明報專訊】雖說男女平等,但現在仍間中聽到男生說,女孩子樣樣都唔得,男仔什麼都勝她們。不是想挑戰小男生,也不用大數南美洲捕鱷少女、日本超強潛水採珠女來拋浪頭,僅談談越野跑吧,女性在長課(長距離練習)山跑的表現往往別具耐力柔韌,跑贏很多壯男。本地山跑好手兼教練謝芷蕙是其中一人,她就是愈長愈跑得,愈難就愈柔韌。她剛凱旋歸來,奪得2019年世界越野跑巡迴賽意大利站Ultra Dolomites 87公里女子組第10名。不過,她不是想自豪地說女仔好掂,想說的是她曾經失意羽毛球夢,卻在山跑開闢另一片天空。

山跑的快樂,也是山跑的痛苦;山跑的痛苦,也是山跑的快樂!「想像當你能像馬騮一樣,通山跑,瀟灑的在山中飛奔,那種飄飛的感覺,多快樂啊!」眼前的謝芷蕙(Karen),小麥膚色,長髮飄飄,給人感覺是又美麗又輕盈,卻料不到她剛在7月烈日當空的意大利山嶺,跑上14小時:「很開心,7月意大利9時才日落,我剛好在太陽落山前跑完,很滿意自己的成績;越野跑是你在山裏有多快樂,你在山後就有多『痛苦』的付出!」

去年,Karen一共跑了4個100公里的賽事,也包括她人生經歷最難忘的賽事——獲得2018年「毅行者」女子組冠軍(15小時1分鐘),她和朋友的4人組第一次參賽就捧盃。

這個厲害的山系女孩,平日卻只是個OL。「我在一家顧問公司做文職,很不好意思,這個8月中我又請了假去瑞士跑Swiss Alps 160公里,我想再突破自己,看自己的身體和耐力,女性在100公里以上,耐力和柔韌性都表現很好。」

160公里?不是講笑,真會跑到「斷氣」、「無命」、「想死」!Karen大笑起來,說:「哈哈!其實到𠵱家,每次跑長課,都有這種『想死啦』的感覺!但山跑的快樂,是你越過了這種痛苦,又再完成路程,一次又一次,給自己很大的滿足感。」

羽球香港代表夢碎 轉戰山跑

她開始山跑,其實才不過3年。這之前她一直沉醉在羽毛球香港代表的夢。她說:「自小我就很愛運動,我一直告訴父母,我想入體院做羽毛球運動員。」父母也很支持,但無奈她總好像卡在什麼地方,欲上高樓愁更愁:「我就像無法更上一層樓,很沮喪!或許,我和父母是10多年前從澳洲回流香港,我入讀了國際學校,學校並不注重培養羽毛球學生,父母也不懂如何安排走上去的路。」那時,她每天下午4時放學,都在練習羽毛球:「真的是日日練,練到晚上才回家。」打了10多年羽毛球,到出來工作仍然練習, 一心以為人生只有羽毛球,卻愈打愈失落。

在澳洲讀小學時,她每周有4、5天放學就去操水(游泳),小六回流香港就開始迷羽毛球。她有一個哥哥,留在澳洲讀書:「哥哥現在仍在澳洲,他很惜我,他比我大8年。」

人生的際遇,也猶如女性柔韌有餘的能耐,微妙而不可言喻。3年前Karen無意中跟朋友跑山,發現自己的另一種潛能,多年的運動技巧、腳力和體力,全都運用在山裏。一個也有山跑的羽毛球朋友見Karen運動量這麼大,叫她不如也來試試山跑。

首次參賽 即獲殿軍

她第一次參加山跑比賽,就拿了第4名,30公里的MoonTrekker(月下行者)跑山賽,在大嶼山晚上從梅窩山裏出發跑至長沙海灘。近10年香港成為了越野跑重鎮,很多重要越野跑比賽都在香港舉行,而本地薑的成績也相當好,Karen說:「香港人在世界各地的山跑成績很不錯,你留意賽事的頭10名,常有香港人的名字。」世界越野跑巡迴賽(UTWT)香港100是賽事第一站,全球約有21個站,亞洲只有日本和香港站。有人會說,山跑破壞大自然,但Barclays MoonTrekker搞手William卻回應說,愈多人愛上越野跑,香港就愈多人保護郊野公園,因為我們都不想郊野受破壞,真正屬於市民和大自然。

Karen看來順利地把羽毛球運動的能量,轉移到山跑,去年更摘下人生閃亮的星星。「毅行者2018,絕對是我人生最難忘的賽事,我們女生4人組都是在跑步時認識,後來跟同一個教練,4人的合拍和默契,不用出聲講的,出聲講時已太遲!」那是怎樣的默契?感覺隊友跑到暈暈哋,已進入如酒醉不自知的狀態,Karen會立即用繩拖着她跑;她們又熟知其中一個隊友怕熱和焗,感覺她捱不住時,會立即孭她的東西,餵她吃鹽丸(運動補充劑,主要成分為鹽)……4個女子奪下人生重要獎牌,成功背後也是跌跌宕宕。

快樂背後,還有傷痛和那份跑到虛脫「好攞命」的關口。「我初學山時,有一段時間總是拗柴,好痛,有時就算平路無石頭無上下斜,照樣拗,我要怎樣跳過這難關呢?但一起練跑的人又無事。」教練說,那是因為她對自己的身體敏感。

忍痛練跑 跨過拗柴歲月

「我初時無法明白,身體怎樣敏感令自己拗柴?忍着痛,跑步逐漸令我和自己的肌肉對話,領略到跑山時,我在用着的是哪一組肌肉。在不同路段時,我會拉緊hold着那些肌肉,逐漸我就沒拗柴的問題了!若要長跑下去,就要了解自己,例如是否心散,跑下跑下掛住看風景,或想其他事情,這也會拗柴;有時,我會因為太興奮,很自信自以為跑得飛快,也會在一塊石頭都無的情况下拗柴。所以我被邀請當上教練(現為Salomon Running Academy越野跑教練)後,我可以把經驗和親身體驗去教學員,如怎麼鍛煉跑姿、肌肉和意志。」

拗柴歲月過後,長課山跑依然要面對其他痛苦,才換來快樂。「在一段長課裏,我仍要忍受身體感到『想死』的痛苦。你要在這一刻堅持捱過去,毅力是這樣鍛煉出來的。記得我上次跑TransLantau 100(飛越大嶼2019)時,後面一直有個女子跟上來,我的support group已跟我說:『無得坐。即走!』當我一直跑上山,已知無體力,只能夠一邊跑,一邊擠食物落口,我要keep住能量,隨機應變。」 最後她在飛越大嶼2019獲女子全場總亞軍。

兜兜轉轉,Karen才找到自己的方向,她笑說現在整個人也樂觀了,豁然開朗。所以她想分享說:「當你塞在那裏,不知如何是好,不一定要卡在那條路上,人生還有其他路可以走!」

■給香港的話

「我們可能來自不同背景、成長經歷和教育制度,受不同意識形態、教師和信仰影響。但我們都是香港人,這是我們的家。不要因為不同信念而分裂,讓我們站在一起,追求正義。I may be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Profile

謝芷蕙(Karen)

越野跑教練、山跑好手,不出賽時是上班族OL。現為Team Salomon Hong Kong和Hong Kong Sports Clinic運動員。樂施會毅行者2018年女子組冠軍,2019世界越野跑巡迴賽(UTWT)意大利站87km賽女子組第10名,2018年Green Race Immortals 30km女子全場總冠軍。香港出生,後舉家移民澳洲,小六隨家人回流香港,原夢想進入體院當香港羽毛球代表選手,但無法更上一層樓,3年前把運動員技能和意志轉移到山跑方向,為自己開闢了天空。不比賽時愛聽音樂,曾當鋼琴導師10多年。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