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盛興 奇偉景色作良伴 「宅男」遊世界 八征極地超馬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27日

【明報專訊】所謂宅男,廣義有兩種,一是毒男兼社交障礙類,二是電競漫畫和鍵盤戰士類。《非常宅男-跑超馬遊世界》一書的作者洪盛興(Kilias)是第一類,既是怕醜仔又不擅社交,兼曾患抑鬱症。正因如此,他選擇「出走宅男」這條路,逼自己孤單的宅在山中;過去20年,他旅遊了120個地方,跑了8次極地250公里超馬,南極去北極去,南美洲去非洲也去。他是宅男旅行家,以跑超馬作為旅行方式,既安全又有夜宿點和水站,享受世界懾人大自然景色之餘,亦開拓世界視野。

洪盛興(Kilias)自小就是怕醜仔、怕事男。給男孩搶玩具,給人言語欺凌,他都只是默不作聲。「我還記得,小時候小朋友爬上石屎斜坡,我不敢爬上去,在下面看,細個的我,又瘦又細粒,運動也差……」非常宅男Kilias回憶說。這麼多年後,他已晉升為公司的執行理財策劃師及分行經理,經常演講及義務培訓同事,頗有大將之風,但脫下剪裁漂亮的西裝,面對記者,他還是要熱身,才能悠然對話,訴說20年來旅途上的百感交集和不可思議。

肯尼亞遇劫 大喝揮拳退賊

但先問讀者一個問題,如像Kilias這樣的奀仔一人去肯尼亞旅行,路上遇上3個黑人惡形惡相「問攞」(即係搶)20美元,你猜會怎樣?大概是好漢不吃眼前虧,奉上美金,反正才160港元?

但旅行的不可思議之處,不僅是奇偉山川,原來更是一個不可思議的自己。他從小沉默寡言,內向不擅與人溝通,卻超愛看風土人情及世界大自然的紀錄片,自小就定下了遊歷世界的人生目標。1998年他大學畢業,定下肯尼亞1個月之旅,要去看非洲大草原,要去感受原始和野性的力量,但在這旅途上他遇過騙子,遇過偷竊,都只得一個人面對,累積了一團火……在非洲1個月,宅男也由子薑變成辣薑,當3個男黑人圍上來時,他成肚火,大聲呼喝3人走開兼揮拳以待,嚇得三賊落慌而逃。

這麼勇,難到Kilias「食過夜粥」?他露出輕鬆的笑容:「最近聽朋友講得最多的,就是香港這時勢不如大家去習武。我在中學學過跆拳道和詠春,後來也學太極。」Kilias說自己沒刻意習武來打架,但有刻意運動保持體能。

肯尼亞以後,他回港進入新工作,感到自己的人生好像不同了,走在街上,感到以前眼睛看人會不知所措,現在的眼睛能直望世界!「正因為天生宅男,我又曾患了5年抑鬱症,是中學畢業後讀大學那段時間,從『死過翻生』的生命裏,我決定逼自己走出去,也逼自己去做管理層的工作。」希望以滿滿的旅行和開會、講座,讓自己從孤獨走出來。

Kilias說:「南美洲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冰川、瀑布、山巒起伏,宏偉而懾人,現在還欠French Guiana(法屬圭亞那)和Suriname(蘇利南,兩者均處南美洲北部)兩個地方, 我就遊遍南美洲了,未來我計劃會去這兩處……」他笑說,自己有點集郵心態!

過去7年,他完成了8個極地超馬,包括智利的阿塔卡馬沙漠、撒哈拉沙漠、戈壁沙漠及南極洲(The last Desert)等,每個賽事也約分7天完成250公里,大會提供水站和營幕。參賽者則自己背食物和裝備。

「酷愛旅行的我,視超馬為一種支援的徒步旅行,每天只要在限時內完成賽事,前進的節奏自己控制;若不是比賽,有些地方平時也沒交通工具可抵達,現在好了,有了超馬賽事,我可以在又安全又有食水,兼有夜宿帳篷的環境下,踏上征途。」這種旅行方式不會太辛苦嗎?旅行前還要瘋狂健身、練習腳程和肌肉訓練;最難捱是否旅途上總吃脫水食物?Kilias卻笑說:「零shopping!」

「享受的其實是……過程,當你了解自己的身體,了解自己的能力,本來要放棄的旅程,卻又變得在你掌握之內。我曾試過第3天就傷膝蓋,以為要跟大會講退出,怎料我嘗試在下坡時倒後行,幾天夾埋倒行也有100公里,最後完成賽事, 那種快樂不可言喻。當然,完成旅程後,捧着一杯熱茶又或熱湯,也很enjoy啊!」讀者應該也曾有類似感覺,就像雨天避雨躲進快餐店喝一杯熱朱古力,或是打完激烈球賽後喝一罐汽水。

首次跑馬拉松 選智利沙漠

怕醜仔的人生倒充滿冒險。第一次參加馬拉松,Kilias就直接參加「極地長征」主辦的智利阿塔卡馬沙漠超馬,阿塔卡馬沙漠以乾涸聞名,美國太空總署也把火星探測車放在這裏。

Kilias平日熱愛攝影和行山,也因為宅,他人生首次拍拖是32歲,拍了半年便失戀,他說很痛,才嘗到愛情練習生的滋味;但人生首次極地超馬,他嘗到的卻是甜的滋味。「早上的阿塔卡馬沙漠氣溫接近0℃,跑手都圍着火堆取暖,相當有氣氛,呼吸清冷新鮮空氣感到很愉快。賽事每天8時開始。第一天的我,上午邊跑邊拍照,花了一個上午才完成一半路程,下午時間就變得很緊張;由於上午飲水比預期少,下午在水站我就盛少一點水,以為這樣可減輕負重。」怎料,下午的阿塔卡馬沙漠氣溫竟是40℃,萬里無雲,他才知道水不夠喝:「唯有每次只喝一小口,口渴到極點,撐到去檢查站,工作人員立即用水噴我的帽子,很涼快啊,但不夠10分鐘,帽子已曬乾。」第一天賽程要走上42.6公里,他花了8小時,感到無限享受,既享受過程,也享受大漠風光。

第二天,他感受阿塔卡馬沙漠的大自然威力:「早上要澗水度過6、7條溪流,又要從過百米高陡峭沙丘急速滑下,過了所有小河後,我刷乾雙腳,換上乾爽的襪子,着上濕鞋繼續前進,這裏被稱為世界最乾旱的沙漠,真的是名不虛傳,我那對濕漉漉的鞋,走不到兩小時,完全乾透。」

母親離世出走南美 不讓人生留憾

Kilias說,他的害羞主要是天生的。「但我自小也沒感到父親的角色,他在家裏也是不出聲。我有5個姊姊,我排行最細,好像擺明我來這個世界是為了父母想追一個仔,但我沒有問過。父親在我小學時去世,我記得母親為了養家,有段時間做兩份酒樓工和洗碗,好辛苦!」2003年母親去世,他到南極洲和南美洲的旅行,帶給他百感交集和思考的沉澱。

「我的人生最大的轉捩點,絕對是中四返教會,人生有了信仰和方向,放下少年迷惘;另一次則是大學時我患了抑鬱症而不自知,還有過自殺的念頭,就是這個時候教會的牧師建議我去看醫生,我才開始接受治療。原本浪漫和燦爛的大學生活,我都在孤獨中度過。但旅行,卻為我帶來一次又一次的生活動力。」

2003年他本已計劃好到南極和南美洲旅行,但母親患了癌病,他把訂好的機票和南極船票取消,到年尾母親就走了,姊姊們卻說,你踏上原本計劃的旅途,放空自己吧!「那次,我一邊旅行,一邊整理自己的內心。我在上一次旅行時每天早上做運動,曾想過回香港以後陪伴母親晨運,但卻沒有做到,我提醒自己以後要做的事情就要做,不要等。」獨處時,所有的人生遺憾都浮現,當他安靜地走在南美洲奇偉的山脈時,他決定懷着對母親的思念,實踐人生新一頁。「那次旅行回來後,果真是我事業起飛的時間,我感到要捉緊時間,人生不要浪費。」

20年過去,「非常宅男」變成「出走宅男」,雖然仍有點害羞,但已無懼面對。「旅行對我而言是必需品,我喜歡透過旅行向外和向內探索人生,為生活和生命注入新元素和動力。」

■給香港的話

「山窮水盡疑無路?看不見出路,未必真的沒出路。即使沒出路,不要忘記,路,是人行出來的。在艱難時刻,考慮的不是能不能夠,而是應不應該。竭盡全力未必會成功,但會讓人無憾。」

■Profile

洪盛興(Kilias)

70後,香港城市大學東亞研究系(已易名「東亞與東南亞研究」)畢業,理財策劃師、旅行家及極地超馬跑手。以「非常宅男」自稱,曾患抑鬱症。大學時代起,20年間旅遊了120個地方,刻意選擇第三世界地區。2013年開始將跑極地超馬融入旅行中,至今完成智利阿塔卡馬沙漠超馬、約旦沙漠超馬、南極洲超馬及厄瓜多爾火山超馬等8次極地250公里超馬,是第2個完成「極地長征」4大沙漠賽事的香港人。他將經歷寫成《非常宅男-跑超馬遊世界》,版稅收入全數捐給「基督教正生書院」和「幸福傳聲基金會」。平時熱愛攝影和行山。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