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師黃澤源離開舒適區 走進鄰家生活 創建貼地品牌

文章日期:2019年09月17日

【明報專訊】世界已有很多設計師了!作品都好漂亮,那為什麼還需要多一個?黃澤源(Edmond)5年前從建築師樓走出comfort zone,以Indiegogo開創自己設計的3D打印眼鏡,他也設計了貓奴椅子,扶手有闊板及後背,猶如喵星人的棧道……

Edmond在自己的作品中,找到存在價值,他說雖然作品細眉細眼,也在創作和迎合市場中掙扎,但「自作主張」的作品,其實也可以同時生活化。世界需要經典的大師設計,也需要像Edmond一樣貼近生活、帶同理心的設計。

Edmond接受訪問,一坐下,就給人精靈輕鬆的感覺,人也如同其作品,一樣的主動活潑,帶同理心,說話無深字,少用建築及設計專業字眼,再加上他架着約10克重兼無釘無鉸的3D打印眼鏡,臉上沒半點平時設計師和藝術家的憂愁味——有趣的更是,他像那些身兼多職的東華三院總理般,一口氣派給記者3張卡片。

是否因為產品設計生活化,有這麼多「瓣數」?他卻謙虛地回答:「不是!是因為自己不足。每個設計項目都要找不同專長的人合作。這就是人脈啊!」這個年輕註冊建築師想說的是,他雖然年輕創業,但建立人脈和擁有經驗是很重要的。他創業時才27、28歲,一切不是一下子變出來,需要像儲蓄一樣慢慢累積:「年輕人創業,一方面要累積工作經驗,因為無專長,就無競爭優勢;另一方面也要積累人脈,好像我做眼鏡,要找視光師合作;我做人和動物一起生活的家具,要和養貓的人合作;我做健身家居長椅『X Bench』也要向健身的人了解;做裝置藝術,也要找供應商呀!慢慢累積起來,就會變得得心應手。」

「好像這個暑假,我獲邀參與小學生的創意夏令營,又例如最近在K11參與『K11 KULTURE INCUBATION』多元文化展的『觀於遠近』,都要別人認識你,才會找到你。」別人看他是一下跳出comfort zone闖蕩世界,他卻說自己比起一些內地青年創業者更穩打穩紮:「我在建築公司也做了近4年,加上summer job和讀建築碩士之前的工作,其實是做了很多年工,這都幫助我累積經驗和人脈。」

最近他到上海和北京開會,發現當地的年輕創業者,勇於開拓市場,「他們找到中間人配對資金,很快就有一二千萬元資本發展,下一步便過億,公司很快就真是100人80人工作那種,而我還是不超過10個。在香港,我們確是創造了很多品牌,但大部分都沒有『做大』」。

設計最大價值:生活化 富同理心

約5年前,他還在建築師樓工作,星期日有空常去一個地方,動手做設計和裝修,那便是他現在的黃澤源工作室的起點,那時他打算辭去父母讚賞的建築師工作。「他們當時並不支持我創業的想法,不明白你為何辭去安穩、有晉升機會、年年加薪的工作,自己去開間這麼細的公司,『仔呀!人哋大公司這麼多資本,你怎和人競爭,還有呀,你的設計兩下就給人抄了』。」但他最終聽隨自己的心,5年前離開comfort zone。

「我父母若是生意人,對我創業的看法或會好一點,但他們是打工仔、怕冒險。他們就是典型偷渡來港的那一代,1980年代,我們真的是先住在山坡木屋,在石硤尾,後來轉臨屋(臨時房屋區),我是1985年出生的,有一妹妹和小弟,弟弟和我相差8歲,我記得他大約一兩歲,我們就上公屋。我明白父母說的是真實世界,他們沒有說錯!」他找到工廈做工作室,解決租金貴的問題,見客就自己跑去灣仔、尖沙嘴。

Edmond常問自己,世界為何又多一個設計師黃澤源?人家的東西都夠靚了,你為何要存在?他好像電影劇本中青年創業傳奇般,數年前以Indiegogo籌集資金,和視光師合作開創ITUM 3D打印眼鏡,根據鏡框、鼻托寬度以及鏡臂長度等個人資料做出來,無關節無螺絲的超輕眼鏡令人眼前一亮;接着是另一更矚目的健身長椅,這椅在2017年米蘭家俬展奪得新銳設計獎二等獎,他說:「我也是因為這次參與米蘭家俬展,決定去做一些從生活出發的家具。」2017年他和拍檔合作,創立「不一而作(But Yet)」,為寵物與主人結伴使用的生活家具。

但說回頭,一個建築師的工作室,第一個作品為什麼是眼鏡?「設計都是從我自己的想法開始。這麼多年我真的找不到一副合適的眼鏡,我臉闊,為什麼一定要我戴大小設計已定好的鏡框?又好像健身長椅,我真的感到現代生活應該關注健康。我認為設計的最大價值,是生活化、同理心。」

這個暑假,當香港人都很躁動、天天拿着手機不停追看着沮喪的信息時,Edmond卻忙着當小學生暑期創意夏令營的導師,「剛忙完暑期小學生活動,就是結合藝術、建築和STEM,從不同方面讓小朋友獲取知識和idea,概念就像現在北歐出現的小朋友教育,不再是天天教你不同學科,而是從活動中,給予孩子相關的知識和創作,這就是生活化」。

開拓市場 vs. 集中做作品 成創業矛盾

生活化是好,但設計師品牌會否重走故路,就是貴得unaffordable?「我做的是affordable ,像我戴的這副眼鏡,1499元。但的確我們無法做到低價格,做一張椅子,我們量少,價錢永遠都落不到去,根本生意計唔掂數,除非你把規模做得很大,這正是我創業的矛盾,究竟努力去搞市場開拓,還是努力集中做好一件作品……」Edmond設計的眼鏡不再是一個碼,椅子可健身,家具可人貓共用,未來的生活化設計,能否打破都市人冷漠的鄰里關係,能否打破大家每天在住所和學校或公司來回的點對點生活模式?

「我還記得,小時候住的臨屋是兩排屋,有一行很闊的通道,中間還有小廣場,細路仔就在這些巷和廣場一起玩,我細個放學,總要停下這處買零食,那處去看看,再湊細佬一齊返屋企,阿媽絕對要搵仔食飯,因為同學『烏蠅(花名)』才有PlayStation玩,有些玩具我沒有便會去他們家玩,還會自己製作玩具!今天想來,這種生活空間無拘無束,或許這樣也啟發了我的探索勇氣和創意。」他笑說後生創業有一大優點,就是如歌手黎明說的:「計不到的,就用猜的,猜一猜最壞有多壞,如果最壞也不是太壞的話,GO。」最壞就是重返職場,那是一個救生圈。

現在的香港年輕人都說香港很灰,Edmond卻藉着創業為大家帶來快樂。「我想,世界上有一些東西你是即時改變不到,若你有能力就在自己崗位上做一些小改變,這是為什麼我們(黄澤源工作室團隊)會去教小朋友,為何我們會做不同的活動;很多東西好像政治和制度,你未必有能力做到很大的決策,做到很大的改變,但在不同領域你都能做到一些事情。」

當許多人想移民,Edmond卻說:「每個地方都有美和不美的事!我很幸運,在日本和紐約住過工作過,人人說日本好,但在日本公司工作,有很多階級觀念,很大壓力,差過香港很多;又好像紐約,是夠多元文化了,但也要小心去錯區治安不好,他們的地鐵月台和走廊真的有老鼠,而且有露宿者在車上睡覺。」

■給香港的話

「設計的道路,其實也是生命的探索。不應自我局限,勇於開創而進退有度,便能找到自己的小天地。」

■Profile

黃澤源(Edmond)

建築師、Edmond Wong Studio工作室創立人,創辦多個本地小品牌,包括3D打印眼鏡ITUM、「不一而作」及X Bench。畢業於中文大學建築系碩士,5年前辭掉建築師工作,在工廠大廈500平方呎工作室開展自己的事業,2017年設計的X Bench獲米蘭家俬展Salone Satellite Award二等獎。認為家具應與生活結合,不是一味講求風格,推出的設計均以改善生活為目標。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