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est:水彩畫觸動人心 繪出電影人物靈魂

文章日期:2019年11月06日

【明報專訊】香港電影導演王家衛曾經說過,「電影的意義在於將生活的鏡子打碎,然後將碎片重新拼貼成另一面鏡子。」電影與畫一樣,都是一種語言,我們都能從中明白一些道理和感悟。靈魂畫家Keo Chow(周志豪)既愛藝術又愛電影,他將兩者合二為一,以水彩繪畫出電影人物,畫出不一樣的人生。

繪畫是一種與自己內心對話的方法,「我透過畫畫來認識自己」。80後的Keo Chow是一個思想細膩卻內心憂鬱的人。他憑電影人物畫出了自己心底憂鬱的靈魂,亦因此連結了很多看畫的人,畫作就像成為一個媒介,讓他們分享着各自的故事。問他如何稱呼自己現時的職業?他思考了半刻才反應過來,平淡地說:「我是一名畫家,插畫師這個稱呼太商業化,我畫畫並不是為金錢,而是為了自己。」對的,Keo Chow是一名畫家。原本修讀設計的他放棄了平面設計的工作,決定以畫畫維生,選擇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線條變化 流露情感

Keo很喜歡看電影,他筆下的臉孔,絕大部分都是電影中的角色。他覺得電影很耐人尋味,每個觀眾隨着他們不同的人生閱歷,所得到的信息都很不一樣。就算是同一個人,在不同時間觀看都會有不同的感受。「我畫電影人物,但很少畫開心的電影。」Keo鍾情於嚴肅、需要時間沉澱的電影。「有時候我看完電影後會覺得有遺憾,例如不完美的結局或與自己的想法有一些衝突,這時我就會以作品來回應。」他的畫就像是影評人的文字,是一種語言,表達他對電影的感受。對Keo而言,描繪人物很有意義,「人有很多不同的表情,非常富有故事性。繪畫時,線條上只要有輕微的變化,所流露的情感已經非常不一樣。」他在創作期間會投入自己的感情,這也是他的畫作觸動人心的原因。Brad Pitt是他第一個繪畫的電影演員,基於此畫作,有寫影評的朋友邀請他幫忙繪畫新書的封面。雖然事隔7年仍然沒有成功出書,但亦因為這個朋友的話讓他踏上繪畫電影人物的路。

為香港電影金像獎繪畫宣傳片

能靠着繪畫闖出一番事業很不簡單,Keo曾被邀請參與很多品牌的合作,而最深刻的就莫過於為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宣傳片繪畫。「記得我被邀請時,我內心非常高興和雀躍,但同時卻非常大壓力。」他要在一個月裏面繪畫36張畫,即每天要完成多於一張的畫作,而每張畫的風格、色彩等都要不同,是一個很大的考驗。不過,對於Keo來說,心靈上的壓力比肉體上的壓力來得沉重。Keo坦白說,他朋友不多,缺少能與他分享喜怒哀樂的人。「當我跟朋友分享能為電影金像獎繪畫的喜悅時,被他們視作炫耀。其實我只不過希望身邊的朋友會為我而感到驕傲,但我得到的卻是他們的不支持與嘲笑。」雖然朋友與家人都不看好他的工作,但是他仍然沒有氣餒,繼續走他認為應走的路。「其實我並不(特別)喜歡畫畫,只是畫畫能讓我表達到自己的感受,是一個溝通的語言。有時候我說的話沒有人聆聽,但是我畫畫卻能讓人停留。」每個人都需要支持和陪伴,Keo也一樣。

以畫作緩和社會繃緊氣氛

繪畫不只是一種藝術,也是表達想法的途徑。對於近日發生的社會事件,Keo表示關注及痛心。「這個城市需要希望,畫畫是讓我發聲的方法。雖然我不是什麼名人,但是也希望透過自己小小的知名度影響身邊的人。」他設計了兩款文宣物品,包括卡片及貼紙。他以紀錄片《凜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為卡片的創作理念,希望以柔情的畫作緩和最近繃緊的氣氛,同時以片中的對白鼓勵每一位正在努力的人;而貼紙則繪畫了《V煞》的角色人物。直至現在,他在18區派發的文宣物品大約有18萬份,數量非常多。「我能做的東西不多,只希望自己能付出多一點點。」

文:盧靖賢

編輯/陳淑安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