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匠華嘉昌 創交流平台 走遍香港山野

文章日期:2019年12月03日

【明報專訊】新意念的行山團體,近年在我城湧現。山系少女、山野女生、山野男生、山城縱走……還記得兩年前傳媒介紹穿短褲bra top的「山野.女生」,在facebook被「山野.男生」狠狠指摘的一幕嗎?當時有個行山平台——「風火山林」專訪了男生女生,讓兩邊都可發聲。平台創立人華嘉昌,以文青山友的態度,在近年風起雲湧的山系小組中突圍,自言風火山林代表了他對山野活動的貪婪:「風的自在、火的熱情、山的沉穩、林的悠閒。」

行山團體間的爭拗帶來一地花生,但山野依舊!

這天華嘉昌(華生)一坐下,記者就拉着他問「山野.女生」和「山野.男生」後來怎樣了?原來該fb專頁已於2017年4月27日正式關閉。今年32歲的華生是雜誌《風火山林》老總和主筆,手腳結實粗壯,說話卻帶着潮語的文藝腔:「當時我兩邊都訪問了,不少山友透過我們的報道認識了『山野.男生』,其fb專頁短短一個月內like破萬。訪問後,男生繼續出文狙擊『山野.女生』,fb上的山系狙擊抽水專頁遍地開花,群起攻擊女生。」這也是fb山系狙擊文化的開始,華生說,「山野龍咁威」就是繼「山野.男生」後近年冒起的狙擊手,不時狙擊行山人士的危險行為,香港媒體也引用報道。華生持平地說,他不認同「山野.男生」狙擊的手法,但也發覺女生處理不當,不願正面回應批評,更修改原文的內容及刪除批評留言。

雜誌提供第一手資訊

數年過去,他語帶唏噓地說:「一地花生,山野依舊,人面全非。女生早已芳蹤杳然。」男女生沒有像電影那樣不是冤家不聚頭嗎?原來女生據說已出國留學,男生繼續行山,近來愛發布保育郊野公園信息。

2013年,性格文靜帶點多愁善感的華生,創立了一隊名為「風火山林」的行山隊,一年後為了分享正確行山資訊又創立了《風火山林》雜誌季刊,有電子版和印刷版,也有網站和活動,自己和一班核心成員義務擔當山野記者。

記者初時見雜誌薄薄的,只10多頁,心大心細,猜想這又是一本主打剪剪拼拼行山消息的雜誌?怎料華生翻開手上的27期雜誌,發現薄薄的內容,都是第一手採訪和資訊,題目更與坊間的不一樣,好像訪問「山城縱走」創立人Matthew如何和視障人士行山,又好像訪問作家葉曉文細看她繪畫的香港原生植物,讓人認識到秋日網紅的大東山,山上有鮮麗的山橙、淡黃色的豬籠草和精緻可愛的長柱茅膏菜等。最特別是《風》還做調查報道,還記得今年5月中各大報章報道香港槍會的射擊活動,把霰彈槍子彈組件經引水道流入城門水塘,早在這之前,《風》已做了一個詳盡的專題報道,追蹤膠彈來源:「我們去城門水塘執垃圾,發現這些平均長度約4.1厘米的霰彈膠粒,我們用了很多時間才知道是從引水道流入城門水塘的山邊,經我們報道後,就有環團跟進。」

他們的行山活動,常有長者和文青加入,例如台灣建築師吳維倫就和風火山林一起邊走邊畫,把速寫西貢加入他的世界風景明信片之內;另外,他們也舉行山系blogger會師活動等,非常有新意。

黑夜野外定向 行山平台之始

「我們是由一個野外定向活動,開始了風火山林這個平台。」華生在家排第三,有兩個姊姊,父母讓他做自己喜歡的事,成長就是沒有事情要他操心,凡事好像姊姊們和父母都能挑起。他說自己一直很被動,而且有着小男生的害羞,害羞程度是幾乎連坐小巴也不敢叫「有落」。後來參加童軍,逐漸膽大了,童軍常有夜行活動,每到山上接觸大自然,他就感到人也開懷了!

6年前的春天,他不知哪來的勇氣,主動叫中學童軍隊友Kane ,以及兩名舊同學——何sir和一名女生,一起搞一次黑夜野外定向。作為闊別多年的舊同學重聚活動,他說動力除了很想朋友認識香港保衛戰的歷史,也來自對那名女同學的好感:「她比我小兩歲,是我師妹,創隊時,那女生已是我的女朋友,現在是我太太了!」

原來是愛情的魔力,令怕醜仔也能衝破社交屏障。「活動只有20人,分兩隊比賽,在東區的黃泥涌峽及寶馬山之間行山,之後我們覺得這可以作為一個恒常的活動,就一起創立了『風火山林』行山隊。」 這是一個很純真的活動,禮物是貼上一個襟章的檸檬茶。大隊長華生文青腔說:「風火山林,代表我對於山野活動的貪婪。風的自在、火的熱情、山的沉穩、林的悠閒,風火山林代表登山者4種不同性格,不同山友有不同追求,亦有人什麼都追求。多元化的山野活動是我所好,所以這6年以來,郊遊、野餐、露營、溯澗、緄邊、跑山、觀星、攀石,以至獨木舟……我們什麼都玩。」

行山成生活一部分 儲蓄回憶

一個害羞愛攝影和寫作的小伙子,因為創立了風火山林行山平台,過去數年有機會和隊友走遍香港,天涯海角。「我們到過最南的海角、氣勢磅礴的蚺蛇尖、被困杳無人煙的粉紅海岸,我初時行山,繼而跑山,毅行者和雷利衛徑長征等都參加過了,還有很多山賽,行山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 對我而言是在儲蓄回憶。」

《風火山林》印刷品每期賣100本,電子版他沒計賣了多少,反正自掏腰包就連收支平衡也沒期望過。問他雜誌未來要如何走下去?他說隱隱感到未來的方向,除了提供正確的行山資訊,將是探索和追查行山時發現的野外問題。「行山最重要的正確資訊,是不要只看單一信息就出發,要看不同山友或專業人士發出的資料,比較分析。」聽起來真像分析歷史,他隨便舉例就一大籮,網上充斥着太多錯誤行山資訊,例如他的朋友Ken有次去青山腹地行山之前,看了一個山友的分享,兩小時很易行完,怎料他就在山中迷路,幸好遇到行山隊把他帶出來。青山腹地有很多獨特地形,例如菠蘿山大峽谷、月牙谷、青松紅壑,另有奇形怪石,是一個尋幽探秘的山行,但沿路亦有跣腳沙石路和分支小徑,很考身手,也易迷路。

行山迷住了華生,行山時身體一邊動,一邊和山友聊天,享受互動的快樂:「推動環境保育,想去改變一個人,不一定要天天給他看宣傳廣告,而是真正走在山中,感染風火山林,這能改變一個人,改變他對生活的習慣。」

■給香港的話

「香港人加油,願好人一生平安。」

■Profile

華嘉昌(Watson)

80後,外號華生,自稱行山匠,「風火山林」行山隊及《風火山林》電子及印刷品雜誌創立人。「風火山林」是一個推廣正確行山信息、追尋行山遇上的保育問題,並結合山野活動及文藝的平台。大學念工商管理系,現職物流業。2013年與3名中學同學一起創立風火山林行山隊,繼而發展成平台。曾參加毅行者及雷利衛徑長征等,為了儲分參加2020年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UTMB,一項每年在阿爾卑斯山舉行,穿越法國、意大利和瑞士,總距離168公里的山地超級馬拉松比賽),去年先在香港完成了Half 168(84公里)賽事。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