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山友vs.跑友 郊野結合保育和玩樂

文章日期:2019年12月03日

【明報專訊】訪問華生的前一天,幾名編輯朋友老遠從市區到大嶼山找記者喝茶,原來他們近年也由捱更抵夜的傳媒人變成山友,快樂分享秋日上大東山的經驗。不過,他們也提出,行山時常遇山賽,是否也打破了野外的寧靜和損耗山徑。

無獨有偶,華生送給記者的《風火山林》雜誌印刷版第27期,揭開第一頁,就是談山友vs.跑友,細閱內文,很值得和讀者分享。

華生在行山匠編者話說,早前去參加一個講座,有山友質問山賽主辦人,到底山賽主辦者和跑手對山有什麼貢獻?抑或只是跑步跑得悶了,就將運動場搬到山上?

山賽無罪 取決於個人行為

華生也說,行山和跑山的日子多了,也真發現跑友和山友的衝突日見明顯,記者認為山賽沒有罪,罪來自賽事數目和人數多少。「個人行為取決於自身,而非參賽的活動,山上有各式各樣的人,有人用攝影去展示山海之美,有人駐足賞花鳥魚蟲,亦有人奔跑山林,感受赤裸裸的風吹日曬,這些都是享受自然的方法。山友和跑友,沒有哪一個比較高尚。」

「若只為保育,郊野公園自可設立無人保育區。郊野公園的意義不止在保育,而是保育和玩樂的結合,人和自然的結合,讓人有機會接觸自然,亦讓自然感染人們,令人更珍惜自然。」 華生寫道。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