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芒乍露:治亂不可用盛世方程式

文章日期:2020年01月03日

【明報專訊】這半年我聽過一些在社會「有頭有面」的人不斷感嘆:「為何什麼都要講立場?朋友想知道我屬於哪個立場,消費吃東西也要講立場,為什麼不能純粹地做事?」

我想勸喻他們,改變慣有的盛世(peacetime)思維,學習以亂世(wartime)思維理解香港的根源問題。過去香港在盛世年代可創造社會的「和諧穩定,安居樂業」美好時光,而「一國兩制」本來就要為回歸後的香港延續盛世局面。但回歸沒幾年,掌權者開始對「一國兩制」打主意,逐步在基本法框架裏疊牀搭屋或設置障礙物以縮窄民主及自由空間,用鬥爭對立方式打壓民意訴求,持續蠶食和破壞核心價值,這樣那樣的禮崩樂壞造成了現時的亂世。

吃慣「蛇齋餅糉」 不敢不願說人話

既然香港已進入亂世局面,理應用亂世之法修復香港。政府官員不做,旁邊的賢達不做,留待無權無勢的市民站起來救香港、「光復香港」。

許多社會賢達一直賴以survive and thrive(生存及興旺)的盛世方程式屢受挑戰。成長於上世紀80年代及以前的香港人,生於盛世,孕育成功的大環境是一個穩定社會及健全制度,才可積累能量、知識、經驗,遂能積聚財富、功名利祿。有些人按照這盛世方程式的更高水平,努力與制度裏的權勢建立關係,獲委任公職,亦獲頒授勳銜及獎章,即俗稱的「荷蘭水蓋」,以提高社會地位,也會帶來經濟效益。

說穿了,公職頭銜是蛇齋餅糉的高級版,吃多了、吃慣了會令人看不清社會問題,甚至成為問題的一部分。我認識一些人從前洞察力強而又能說真話,現在變得畏首畏尾甚至不敢不願說人話的,其轉變可追溯到他們接受了許多公職及頭銜之過。

不少社會賢達的初心確實為了服務社會,被委任進入這樣那樣的委員會似乎是不錯的服務渠道。與接觸官員及其他同樣倚仗政權以提高社經地位的人圍爐多了,自不然更理解和體恤其「苦衷」,受其離地判斷影響,同時也增加對其用詞的忌諱和自我審查,不知不覺間與廣大市民的心聲疏遠了,初心亦已拋諸腦後,最少,已被de-prioritize至權貴聽得入耳的議題之後。

他們當中有些人懂得選擇正道——順應時代呼喚而改變自己,學習以亂世思維回應亂世格局,少看自己的收成期,多看公義之事,拋棄對「亂」與「和」的字面解讀,重新調整對長遠「和諧穩定,安居樂業」的界定。當然,有些人堅守最熟悉的盛世思維,把亂局根源歸咎於不認命的市民,竭力守護過時的盛世教條,盼能收割辛勤耕耘的盛世莊稼。

亂局讓市民醒覺 恢復20/20視力

對那些滿腹疑惑的社會賢達,我的回答是浸沉運動中,投入這種混沌不明朗的氣候,學做一個亂世領袖。用亂世思維才可治亂而後重生,眷戀盛世方法的後果只會縱容執政者及執法者製造暴力。

年輕一代生於亂世、長於亂世,與生俱來對亂世充滿觸覺和敏感度,加上沒有依附權勢而進入被洗腦程序,方能保存赤子之心,純粹地抗議制度的崩壞和政權對公義的踐踏,揭露助紂為虐的「社會賢達」在金玉下的敗絮。

堅持以盛世目光看香港的人會繼續迷亂不清,而願意改以亂世目光看時代遽變的人,方能明白眼前的「亂」乃迫不得已的狀况,以揭露一直蠶食香港核心價值的根本原因。

2019年的亂局讓香港市民醒覺,前所未有地看清香港、看清現實。2020年標記着一大批恢復20/20視力的幾代人,只有死守盛世方程式的人會被時代淘汰。

●Profile

何靜瑩(Ada Ho),初創互聯網公司Paxxionee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為多間跨國企業、非牟利機構及學校高管提供領袖培訓課程。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畢業,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政策碩士。最新著作為《扮有料,只會死得更快》。

Ada.Ho@paxxioneer.com

文:何靜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