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財雄拜父為師修補關係 變臉王子 光影記臉譜下初心

文章日期:2020年01月21日

【明報專訊】韋財雄是個斜號族,常在片場工作,有時是剪接師,有時是收音師……久不久總會有同事滿臉驚訝的問他:聽講你是韋氏變臉家族的變臉王子,你懂變臉?是真是假?韋財雄於19歲時跟隨父親——變臉大師韋瑞群學藝,初時只是希望傳承變臉藝術和修補父子關係。當日子過去,傳承和修補逐漸轉化為探討和欣賞,4年前韋財雄開始拍攝變臉的紀錄片,希望帶出變臉人物情緒變化的角度。

韋財雄(Joe)曾到四川學習變臉,認識一些技藝高超的大師,也認識一些在火鍋店表演的年輕人:「在四川,有些火鍋店有變臉表演,其實是全國都有……在火鍋店變出幾張臉,以及在舞台上做一台戲的變臉,你會如何欣賞呢?這是我想拍紀錄片的原因之一。」Joe說。內地文化和香港落差很大,香港人確實較少接觸中國戲曲。

19歲那年,Joe開始覺得父親老了,感到作為兒子應為父親傳承變臉的技藝,同時也想透過父傳子的過程,修補多年疏離的父子關係。「我和姊姊是在單親家庭長大,和母親一起住;我和父親沒怎樣一起生活過,到我長大,很想了解他多一些。尤其是學變臉,是家傳技藝,傳授時沒有第三者在場,兩個人可以交流不同看法,像我和父親對變臉的看法便很不同。」父親名氣很大,正是一口氣能變出72張臉、到過世界30多個國家演出的韋瑞群,而姊姊則是著名的變臉藝術家韋飛雄。

說到姊姊,他總流露愛護之情。他說小時候母親管教又嚴又惡,他很憂傷,有時會哭起來,幸好有姊姊給他擁抱:「我少年時有一段時間很迷惘,就算中學後升讀演藝學院,也兜兜轉轉和迷惘,但現在我想事情不同了,過去我放了太多情緒在自己身上,多愁善感,我覺得某程度是天生的。」

不跟父親「追數」 探討變臉情緒

Joe現在33歲,走過14年變臉的日子,在家族兩大變臉高手下成長的小弟,學習變臉是否戰戰兢兢?變臉令他如此着迷,超越最初的傳承和親子關係,到底他愛上變臉的什麼?這個走過迷惘的大男孩破笑說:「在傳承父親方面,我沒有壓力!因我有家姐頂住,她已在舞台上獨當一面,在舞台上,她較我更有熱情。」「在變臉藝術方面,我也沒有壓力,因為我不是追求變臉張數的人,我老竇變70幾張,我是否要打破老竇變到100張?這樣變下去,是會悶的。老竇變臉的數目那麼多,我是否一直要追下去?這也沒有可能吧!」

變臉源自川劇,以不同臉譜來表現劇中人物情緒的突然變化,或驚恐,或絕望,或憤怒等。變臉是川劇界引以為傲的一項絕技,一直以來,變臉竅妙都是秘密,由師父私下傳授。Joe說:「變臉在舞台上,不是為變而變,而是每一張變臉,都代表劇中人物內心思想感情。」因為是秘密,所以Joe接受訪問時,也沒有帶臉譜來,怕會露出機關。「我曾在四川看過很棒的變臉大師,我們一般會穿上斗篷,有遮擋,也較好看,但我看過有師傅不穿斗篷,只拿一把扇子或穿上馬甲(像一件背心),就可在人前變臉,內地很多很傑出的變臉藝術家,他們在演出川劇折子戲時會變臉,但香港普遍看變臉仍是追求臉譜張數,追求娛樂性。」

無奈香港演折子戲變臉無市場

跟隨父親學變臉,他了解到父親為什麼努力追求變臉張數:「我和父親走近了,才知他初到香港時,不是沒試過演出折子戲的變臉,但根本沒有市場,大家只追求你變臉的張數,市場關係,他只好走上愈變愈多的路。父親的時代競爭很激烈,有其他人想挑戰他的張數,有競爭就要變更多張臉,一直破紀錄下去……」現在父親72張的紀錄也是世界紀錄啊!「這種又快又變得多的變臉,臉譜就沒有了故事和意思。這只是一個較量,變得多,絕不是我人生考量的範圍。」跟隨父親學藝以後,他發覺變臉其實很複雜,他開始鑽研內地大師的影片,於是透過父親在變臉界的推介,他到四川拜師學藝,也學功架和折子戲,他甚至遇過這樣的大師:「可以無遮掩下,在你臉前慢慢的,就變了一張臉,這種表演手法,我到現在也想不到是怎樣變出來的。」逐漸他由傳承和修補關係,演變成探究和記錄這種色彩燦爛的迷人藝術。4年前,他開始拍攝自己家族變臉的發展、內地變臉藝術家以及師徒關係的紀錄片,現在仍在記錄中。

剪接錄音周身刀 成就斜號族

難得的是,變臉王子竟然也懂拍紀錄片。當年入讀演藝學院,他心儀的是「表演藝術」,「怎料收我的是電影電視學院,其中我最想讀導演,但我成績又不夠叻,學院又沒給我讀導演,分了我去讀剪接,當然這科也好玩,但最終不是我想做的事情」。剪接課程之後,又分了他去念聲音設計和錄音設計,再加上傳承家族的變臉技藝,就成就他現在的斜號族身分。

變臉的傳承和秘技,主要由師徒和家人代代相傳,面對市場衝擊,有人開始討論變臉的秘密是否也應有知識產權保護。問Joe怎樣看傳承呢?他說:「最重要是傳承的事物,其精神仍在;有些人傳承了技術,但當中的精神扭曲,也不是一種傳承。將來,我的變臉作品不一定要在舞台上,將來,變臉紀錄片也可以作為我的一個演出。」絕技是要好好傳承和保護,難得有香港年輕人理解箇中脈絡,記錄傳承的精神和更新的觀念。

■給香港的話

「超越前人、突破傳統、踏上國際舞台,都是理所當然的表演夢;但我相信更重要的,是勿忘初心,變出屬於自己的表演形式和風格,緊隨『相隨心變』的變臉藝術精神,讓觀眾獲得難忘的觀賞經驗。」

■Profile

韋財雄(Joe)

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畢業。現為斜號族,身兼變臉藝術家、收音和錄音師、剪接師等多職。Joe生於變臉家族,一門三傑,父親韋瑞群和姊姊韋飛雄曾創下雙人變臉102張的紀錄,但Joe不追求數目,到處認識變臉藝術家的故事,注重變臉時劇中人的感情轉變。4年前開始拍攝變臉紀錄片。

文:朱一心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