鋒芒乍露:與冤家真情對話

文章日期:2020年01月24日

【明報專訊】曾有工作伙伴渴望我跟他們延續合作項目,我由衷地說:「我需要有一個像婚姻輔導員的人,先幫我和拍檔坐下來解開重重心結,否則我們不能合作下去。」

與同事「困獸鬥」 求助「婚姻輔導員」

那位伙伴以為我說笑,講得太誇張。我苦笑解釋,不明白為何拍檔從開始便以對立姿態撩起各種火頭,我倆關係一直處於繃緊狀態,充滿張力甚至進入仇恨階段。我差不多每個月便會找他來一個真情對話(heart-to-heart talk),嘗試找出他有何不滿,大家可如何改善合作模式和化解意見不合時的僵局。然而,他刻意避談這些事情,就算迫不得已坐下來,卻不願打開天窗說亮話,有時大家火爆起來,盡說難聽的話,很難進入理性討論。

是的,職場裏有許多關係像夫妻般愛恨交加,難解亦難纏,臨到一個「離婚」的點上,最渴望有一個「婚姻輔導員」引導我們溝通,解開心結。否則,每天上班都互相迴避,心事重重,公司瀰漫着怒氣、怨氣和猜忌,旁邊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種詭異的氣氛。

我找過上司當我們的「婚姻輔導員」,幫忙「拆橋鬆綁」,無論個別與他對談,或三人坐下來談,老闆始終支吾以對,因為他本來就害怕任何形式的heart-to-heart talk,更不用說以此處理別人的糾紛。

你在公司裏有沒有這樣的同事?多年的「困獸鬥」令你心力交瘁,不知如何走出死局?在這種長期膠着的狀態下,你必定盤算要不跟他「鬥長命」,要不自己辭職或調職。

仇恨拖垮團隊 兩大陣營廝殺

作為過來人,我能深切體會這種內耗的慘烈雙輸局面,而作為一間機構的最高領導人,我更能看到整個團隊能被兩人之間的新仇舊恨拖垮,甚至引致兩個派系的形成,逐步制度化起來,變成兩大陣營全方位的對壘和廝殺。

近年我抽出時間當其他機構的企業教練,提升高級行政人員的管理及領導能力的一個重要環節,是深入探究他們如何處理(或逃避)同事間或上下級的衝突,因為深層次糾結不解,便會家無寧日、荒廢政事互相攻訐。我開出最頻密的「藥方」,莫過於要求學員主動與其「冤家」來一個真情對話,把心病心結專業地逐一抖出來,包括說出對方昔日做過什麼事得罪自己,但也要持開放態度讓對方解釋其觀點,或澄清道聽塗說的流言,或道出對自己的批評。

每個人即時反應都很抗拒,除了感到尷尬和難以啟齒,最難受的莫過於害怕對方不願坦誠相對,或不能改變。我的勸喻是做好自己應做的事,對方如何反應由不得你:如果反應是負面的、沒有效果的,錯不在你,你沒有遺憾;另一個可能是對方也受不了這種長時間的緊張關係,會開懷告訴你他的看法,彼此道出心中那條刺的所在,問題未必能立即解決,但大家心情會輕鬆起來,關係也會變得緊密。

主動拔出心中刺 快樂上班

有部分人會聽從我的建議,主動與冤家真情對話,通常會看到關係顯著改善,就算老問題不會一夜之間得以解決,但能吹着哨子跳蹦蹦地快樂上班,我為他們重見天日而感到高興。有些人甚至主動找上司深情對話,最開心的固然是其上司,好像等到浪子回頭的時刻。主動提出對話的人,跨出成長一大步,體會和學習到管理與領導的真諦。

大部分人選擇把問題掃入地氈底下,便唯有無力地延續困獸鬥,無日無之地打一場虛耗(自己)精力和虛度光陰的戰役。我鼓勵這些人找上司做「婚姻輔導員」主持理性對談。上司一直被紛爭困擾而感到揪心,也會欣賞員工主動尋求解決方案的進取,對之另眼相看。

如果我的學員是為人上司,我會直截了當地要求他主動與下屬解開心結,因為上司的職責是建立和教導(coaching)下屬。假若兩名下屬因不咬弦而影響工作表現,甚至整個團隊氣氛,我也期望上司充當「婚姻輔導員」,調停下屬間的瓜葛,主持他們的真情對話。

我建議大家放長假之前啟動深情對話,能讓各方輕鬆放假之餘,也可在假期裏反省、沉澱和重新得力。

●Profile

何靜瑩(Ada Ho),初創互聯網公司Paxxionee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為多間跨國企業、非牟利機構及學校高管提供領袖培訓課程。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畢業,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政策碩士。最新著作為《扮有料,只會死得更快》。

Ada.Ho@paxxioneer.com

文:何靜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