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渠達人何鉅業 樓宇醫生抗疫心得 U渠倒熱水 小心病毒入屋

文章日期:2020年02月09日

【明報專訊】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不少市民都響應專家呼籲減少外出,但留在家中是否最安全?

港人憂慮會出現2003年SARS淘大花園E座翻版。

現在好多人都知道要每星期在U形隔氣彎管注水,但香港測量師學會前會長暨建築測量組前主席何鉅業提醒,據SARS調查記錄,原來淘大花園有約六成單位由浴缸變為企缸之後,拆除了U形隔氣彎管,一旦沒有隔氣彎管,即使倒幾多水都無法阻隔帶病毒的液滴入屋。

他慨嘆,政府當年曾就是否要分隔屎渠和廢水渠、高低層分隔排水渠等加入建築物條例修訂之中,但最終不了了之。

他更憂慮近十年政府容許新樓設黑廁,若社區爆發,後果堪虞。

隔氣彎管乾涸四大原因

在防疫期間,訪問之前,打開窗戶讓自然通風;眼睛隔着眼鏡點頭示意,代替握手;口罩維持戴上。何鉅業解說,一個室內空間和室外互通的地方就是門窗、渠道和氣管,只要做好這三方面的基本功,其實不需要太擔心病毒入屋。

他拿着U形和樽型隔氣彎管解釋,家居洗手盆或鋅盆底大多安裝樽型隔氣彎管,主要因為美觀和節省空間,但缺點是樽型設計較易卡住垃圾,出現淤塞時要扭開杯位清理;而地台去水位大多使用U形隔氣彎管,一般淤塞時單用通渠泵或通渠劑就能夠解決。兩者隔氣原理相同,透過貯水形成水封(water seal),阻隔連接大渠的臭氣和昆蟲入屋。「正常是應該有足足一杯水,只要有水,隔氣彎管就是一個好好和足夠的絕緣體。」

但問題是很多家居習慣維持浴室地面乾爽,多用拖把抹地而不是用水冲洗,令隔氣彎管乾涸而未能發揮隔氣作用。SARS期間,淘大花園E座病人腹瀉後,帶病毒排泄物進入連接上下單位的大污水渠內,由於上下單位地台去水位U形隔氣彎管乾涸,這些帶病毒的液滴因而滲入屋內。

長開抽氣扇 抽走U渠水分

何鉅業提到,除了不倒水會令隔氣彎管乾涸之外,還有三個情况會造成乾涸,包括當關上浴室門,同時啟動抽氣扇,廁所會出現負氣壓,抽走隔氣彎管水分,因此他一再強調使用抽氣扇時要留有窗縫,而且不要長開抽氣扇。

第二,是當其他住戶排水時可能會形成虹吸作用,抽走你的隔氣彎管水封,因此新式隔氣彎管都設有俗稱「冬菇頭」的反虹吸閥,容許流入空氣,平衡因鄰戶冲水造成的氣壓差。第三,當室內氣溫較高和乾燥、而且太長時間沒有倒水,水封亦可能會蒸發。

衛生防護中心提醒住戶每星期為U形隔氣彎管注入半公升清水。何鉅業提醒注入冷水就可以,千萬不要注入熱水。以往不少通渠師傅教在渠口倒熱水,既可去油亦殺蚊滋,但他提醒,現在這個疫症敏感時期,如果渠內有病毒,倒熱水會產生霧化,病毒可能揮發,進入室內。

聽聲聞味 檢查有無隔氣彎管

上述種種,其實只要如常冲涼、洗臉、煮飯,鋅盆、企缸去水位基本上長期貯水,要當心的是經常被忽略的馬桶旁、廚櫃底去水位。不過最麻煩的,是原來你的地台去水位根本沒有安裝隔氣彎管。SARS時,淘大花園就被發現,六成單位轉成企缸後,拆除了隔氣彎管,即家中去水位和連接上下單位的大污水渠完全是無遮無掩,病毒自然可以暢通無阻。

要如何知道家中有沒有妥善安裝隔氣彎管?何鉅業說,部分隔氣彎管正正安裝在去水位正下方,只要用電筒一照,見到水沒有完全流走,而是半滿,即有聚水能力。但有不少隔氣彎管放在通往大渠的中間或較遠處,肉眼無法看到,需要由專業師傅插進通渠棍,感測是不是有轉彎位置,最準確的,當然是鑿開牆身看看。還有一個小竅門,就是儲了一定水量後,一下子放水,「水放到最後,如果一直流得好暢通,沒有一些咕嚕咕嚕聲音,亦沒有出現少少回流情况,好可能沒有隔氣彎管,但要好細心觀察」。

尚有一個更簡單準確的方法,「好簡單,就是聞不聞到臭味。如果你經常聞到臭味,你放完水,剛冲完涼或洗完地,好快又聞到臭味,這就代表無隔氣。」操作正常的隔氣彎管,可以防止曱甴、昆蟲沿渠管爬進屋內,如果有曱甴從渠道爬進來,即代表沒有隔氣彎管或隔氣彎管乾涸?他說照道理是,但要留意,曱甴可能從門窗爬進來,只是在去水位匿藏。

如無隔氣 厚膠紙封去水位

如果發現去水位真的沒有安裝隔氣彎管,最好馬上找師傅安裝,但最折衷的方法,是先用厚膠紙封住去水位,確保沒有水氣和空氣進入室內。值得留意的是,其實馬桶廁盆都內置了隔氣彎管,如果要離家一段較長時間,如一兩星期或以上,廁盆有乾涸風險。因此離家之前應蓋好廁蓋,用膠袋包好,同時用膠紙封好所有去水位、鋅盆口,最好是同時關掉水掣,以防離家時出現爆水喉的情况。

雙管設計 為何難執行?

不少人以為,俗稱「屎渠」的污水渠,和鋅盆、地台廢水渠是兩條渠。何鉅業說,其實在SARS前,香港普遍樓宇都採用兩渠流向一渠的綜合式污水渠設計,但SARS後出現帶病毒排泄物液滴從地台去水位回湧的情况,存在傳播風險。因此,SARS後房協、市建局及部分私人發展商都曾轉用兩組獨立系統,但幾年後大家又重新起用綜合渠。

他指出在SARS前後,政府曾提出建築物條例修訂方案。「當時業界有聲音說建築物條例太舊,不太配合新樓宇設計,包括男女廁所比例不平衡、渠管走向問題等,可不可以一次過修訂條例呢?」他記得,其中包括研究將雙管設計(將污水渠和廢水渠分開)、高低層分隔渠管的建議放進修訂條例裏,但拖足十七年都沒有下文。

高低層分隔渠管 減污水倒灌風險

雖然雙管設計能夠減低傳播疾病風險,但原來多了喉管會增添建築設計難度,而且沒有廢水冲刷喉管,污水渠或會較易淤塞,「所以有好有不好,這些本來是研究要考慮的細節,但好不幸這個研究做了十七年,都未曾有結論」。他認為,高低層分隔渠管有強制推行的必要,香港有大量高層樓宇,一旦地渠、沙井或污水渠下方出現淤塞,很可能導致污水倒灌湧進低層單位。因此他認為有必要將地下至四樓獨立一條渠,四至三十樓作另做一條渠,因為即使淤塞也不會堆積到四層樓高。

屋宇署稱在SARS後,在二○○三年六月已向註冊建築專業人士發出作業備考,建議業界將鋅盆等污水引入地台去水的 U形隔氣彎管,令隔氣彎管不易乾涸。但究竟政府在SARS後有否打算將雙管設計加入建築物條例修訂?最後為何會胎死腹中?屋宇署在截稿前未有回應。

黑廁設計成家居健康大隱患

不過,何鉅業說雖然條例上在SARS後沒有強制的大變化,但業界人士基本已自動將高低層污水渠分隔,甚至有一段時間紛紛採用自動貯水式隔氣的設計,其實是有進步的。「經歷SARS後,大家都學識了好多東西,包括市民對樓宇保養維修的警覺性強了,大家亦比較願意接收信息。」

但比SARS更加倒退的,是為了滿足業界要求令新樓設計更具彈性,早十多年開始政府容許住宅有黑廁(即無窗戶)設計。「容許黑廁,令新樓設計單位可以逼狹一些,少興建光井,少建凹凸位,就可以四正地排滿一個單位。」但以前舊式設計,廁所一定會見到天和吹到風,而陽光無疑是最好的天然清潔劑,涼風亦可以帶走氣味和污染物。「雖然現在黑廁有機械抽風標準,但業主和住戶並不見得會定期清理抽風喉。我不是說黑廁一定不好,但現在是否應檢視一下黑廁政策呢?」

他尤其擔心劏房的衛生情况,因為他見過有劏房廁所抽風後其實是吹回屋內。他指出,合法的分間單位是由小型工程機制規管,雖然不用入則,但要申報小型工程,確保走火通道、防火門牆正確,跟足規例更改渠管。「屋宇署『百樓圖網』可以查到申請小型工程記錄,理論上有申報的不會太離譜,屋宇署亦會抽樣覆核。」

三十年測量師生涯 難忘改裝SARS病房

五十歲的何鉅業,談起三十年建築測量師生涯,他說最難忘必然是SARS。SARS期間,測量師學會前輩加入調查組幫忙找出淘大花園爆發疫情源頭,而尚年輕的他就自發和其他行家聯手,研究幫助淘大居民的補救方案,「為了保證U形隔氣水滿,我們當時想出一個排水分流設計,在鋅盆底排水位引多條喉接落去地台U形隔氣,因為洗臉洗手鋅盆總有水,就可以保持地台去水都是濕的」。

兩周通宵輪班 完成改建

當時他於顧問公司工作,公司臨危受命要負責改裝醫管局醫院,即時騰出空間改裝成SARS病房,「做了好多間醫院,但做黃大仙醫院的經驗特別深刻,因為醫院好舊,設施落後,卻要加裝一些先進的設備和間隔。而且當時坦白講,整體醫管局、政府做這些傳染病房的經驗都不多。我們面對好多限制,包括空間限制、工作流程限制、供電限制,要加裝好多抽氣位置、排污排水渠位置、加裝廁所都是好大挑戰,而且醫院入面有病人」。

他們當時甚至未完全掌握SARS病徵資料,一班年輕人就戴着N95、頭套,穿上防護衣戰戰兢兢地出入高危位置如隔離病房,花了兩周輪班通宵達旦完成改建。「回想整個過程,和醫護同事一齊努力去衝,即使SARS病房只是好簡單,甚至是簡陋的設計和建造,但真的合乎安全、有效、有用,可以幫手即時解決一些疫情的需要,那一份團體精神和使命感我仍然記得。」

相比起建築師、工程師,公眾未必太認識測量師的職責,何鉅業說測量師有很多類型,建築測量師簡言之是「樓宇醫生」,由幫屋宇署執法檢查樓宇僭建等問題,到新樓設計、監工,以至舊樓維修保養,都是建築測量師的工作範疇。

SARS後多舊樓改裝 建築測量師搶手

他自問讀書不在行,中學讀工業學校出身,發現自己喜歡「鬥木」製家俬,又喜歡畫圖則,一九八○年代初機緣巧合入讀理工學院測量科。他說自己很幸運,八○年代初香港經濟低迷,建築測量並非很有前景的行業。幸而畢業時經濟好轉,見證一九九○年代城市發展速度加快、人口暴漲帶動住屋需求、政府推動新市鎮和金融中心發展、大力投放資源發展公共基建。而且戰前樓宇到了九○年代已屆五十年樓齡,浮現各種維修問題,建築測量師變得非常搶手。即使是一九九八年金融風暴、二○○三年SARS影響新樓發展,人們反而放眼將舊樓改裝維修,建築測量師仍有需求,簡直可以說是抵抗經濟周期的職業。

不過他謂外人眼看風光,其實行業仍是有高有低,做測量師要有一份熱誠,在艱難的時候要肯做一些艱難的工作。「你建新樓,做項目管理,在發展商裏運籌帷幄、好高層次,當然好開心啦,但要行到去睇喉管睇後巷,捐窿捐罅去解決問題,不是所有測量師都有熱誠。因為花無百日紅,始終要有心理準備。」

在網上搜尋何鉅業的資料,會見到他在反修例運動中被連登起底,指他在網上斥罵示威者,他也是二○一一年的特首選舉選委,有份選出梁振英做特首。記者詢問他回應,他只回道:「不會回應政治議題」。

家居防疫戰 公用地方都要check!

香港測量師學會建築測量組主席黃健兒補充,在疫情當前,除了清潔自己單位,亦要檢查公用空間和大廈保養,實踐「自己大廈自己救」。他認為業主立案法團應馬上行動,保持公用渠、地渠不會有淤塞、爆裂情况。而且確保沒有污水渠亂駁雨水渠,以及渠管沒有滲漏,否則有可能污染公眾地方,帶來風險。

學會打算在本周出版市民家居衛生懶人包,加上較早前已發信教育局,希望將大廈維修保養或定期維修的想法,加入中學生課程。而且,學會計劃在今年內成立樓宇事務專家裁定中心,幫市民解決家居漏水等責任誰屬爭拗。

文 // 彭麗芳

圖 // 楊柏賢、彭麗芳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