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導賞:離棄港人是海洋公園「死因」?

文章日期:2020年02月09日

【明報專訊】你上一次去海洋公園是什麼時候?

曾幾何時,海洋公園是香港人的公園,但是現在連香港人都不喜歡海洋公園,究竟問題出在哪裏?我們歸納出四大死因,而究其根本,致命傷始終是董事局的不濟。因此,外界質疑在不改組董事局的情况下,即使獲得港府注資106億「全新定位策略發展計劃」,是否能令海洋公園起死回生?

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高級講師李兆波說,無庸置疑的是,如果海洋公園無法實行新計劃,必然會倒閉。

香港人,要不要再給海洋公園一次機會?

死因1:忘卻初心 忽視港人 票價貴

海洋公園在1977年開幕,陪伴香港人走過43年。海洋公園官網現時可供查閱、歷史最久遠的一份年報是2001至2002年度,翻看這近20年海洋公園經營方針與業績變化,難免令人唏噓。

2002年時任海洋公園主席陳南祿寫道:「中國內地旅客固然為我們的長期增長提供強大的支持,但我們不應忘記,若欠缺本地市民的鼎力支持,海洋公園將無法取得任何成就。無論我們為未來的發展推行什麼改革,我們必定恪守承諾,繼續為本港家庭提供他們能夠負擔的娛樂消閒活動。」

年報宗旨刪去「香港市民」

這20年不變的是,每一份年報開首都列明宗旨,但卻見證着管理層漸漸失去了服務香港市民和提供合理收費的初心。2001至2002年報宗旨:「為香港市民及外地旅客提供娛樂及教育並重的全新感受……海洋公園致力維持財政穩健,以合理的收費,為大眾提供多元化的康樂活動。」

到了2004至2005年報,宗旨沒有了「香港市民」四字,變成「為遊客締造兼具娛樂、教育的難忘經歷」。2009至2010年報,宗旨也刪了「合理收費」,變成「我們的目的是維持財政穩健、同時致力提供高水平的安全和運作、動物護理、產品、和服務」。

到底發生什麼事?2001至2002年度海洋公園入場人次338萬,雖然當年內地遊客人數急增47% ,但仍以本地人和海外旅客為主;2003年香港經歷SARS,海洋公園2002至2003年度入場人次跌至296萬。

2004年中國遊客突破一半

盛智文在2003年7月接過燙手山芋,接替陳南祿擔任主席。同年內地開放港澳個人遊,即自由行,2003至2004年度,海洋公園入場人次回升至370萬,內地遊客數目首次突破一半。海洋公園自此似乎改變營運方針,將目標旅客轉移為內地旅客。

票價方面,2002年成人票價為165元。盛智文任主席的11年間加價5次,2013年9月以營運開支上升為理由,成人收費加至320元。孔令成自2014年7月任主席至今,年年加價,現時成人門票索價498元。

死因2:落錯注在內地廉價團

票價貴、內地人多,令香港人不太想到海洋公園遊玩的最主要原因。李兆波亦認為票價太貴,但他提醒其實大部分遊客並非付正價,以海洋公園2018至2019年度入場人次570萬、收入17.3億元計,人均收入只是304元,較香港迪士尼的人均收入899元低得多。「因為好多入場的內地旅行團是支付好平的票價。」

他說海洋公園錯在落重注在內地廉價旅行團,一來這些旅行團團費低,要求海洋公園壓低票價才帶團入場;二來團員逗留時間不長,因為行程緊迫,無法帶動餐飲或消費收入;三來是趕客,影響本地或外地遊客的遊園體驗。

死因3:機動遊戲欠新鮮感

海洋公園對上一次較大型的發展計劃,已是2006年獲香港政府和銀行貸款55.5億,將山下部分重新發展成為「海濱樂園」,山上部分擴建為「高峰樂園」。而在2015年動工的水上樂園,至今尚未竣工。

李兆波提到,全球首25位入場人次的主題公園中,和迪士尼有關的佔了12位,反映迪士尼品牌對入場人次有信心保證,即使不夠創新仍有一定捧場客。反之,海洋公園的機動遊戲沒有大主題,基本上和在別國玩過山車的體驗分別不大,一旦沒有新鮮感會大問題。

死因4:橫琴「海洋王國」搶客 四面受敵

2014年珠海橫琴的長隆海洋王國開幕更是海洋公園的一記重擊,「海洋公園以海洋為主題的模式曾經是ok的,因此橫琴才抄襲,現在橫琴又有地,又有政府支持,亦挖走了海洋公園一些人員。而海洋公園董事局當時又沒有盡早提出改革方案,令現在真的江河日下」。

而且,海洋公園面臨的是全球競爭,包括沖繩、大阪等以海洋為主題的公園,尚有新加坡、大阪等地的環球影城。「海洋公園定位究竟是什麼?我睇魚大可去別處,做保育又養不起你,遊樂設施不夠新和刺激,佢想點呢?兩頭唔到岸。」

致命傷:董事局不濟 應解散重組

比起宏觀問題,如珠海橫琴的長隆海洋王國開幕與中國經濟增長下滑等,李兆波更認為是海洋公園主席能力問題。「董事局是政府揀,2014年委任孔令成,他在業界的名聲和往績較以往的盛智文、陳南祿相差甚遠。他是盤谷銀行資深副總裁,但盤谷銀行在市場上又不是領頭,如果找一個國際大行,例如找王冬勝(匯豐行政總裁),大家條氣會順一些。我相信政府是有些mistake。」海洋公園現任副主席劉鳴煒亦為人詬病,「劉鳴煒可能有些叻仔的地方,但他在青年事務委員會,現在香港搞到一鑊泡,劉鳴煒在這些社會服務的貢獻能力方面是否有問題?」

現時海洋公園有19名董事局成員,迪士尼樂園則有11個。李兆波認為董事局成員太多,會拖慢效率和走錯方向,「就如行政會議成員不濟,導致今場反修例運動一樣,因此必須要解散或重組董事局」。孔令成和劉鳴煒自2014年擔任海洋公園正副主席,連續四年錄得虧損。海洋公園行政總裁李繩宗日前出席立法會透露公園只剩4億現金,預計足夠營運至今年底。

方案:

短期 以震撼折扣救亡

李兆波相信救亡行動,最重要是薄利多銷,「要震撼些,例如在日本每年1月和7月大減價,真的是全部半價,令全日本都有如像一田購物日的氣氛,海洋公園都可以嘗試推出半賣半送,起碼吸引入入場食飯先」。

此外,必須改變策略,轉為吸引高消費客群,亦可推行票價差異化,為香港人提供更多折扣。「例如香港人愈帶多些人入場,折扣愈多,總之整旺個場先。從年報來看,海洋公園多年的收入約16、17億,之前3年蝕2億幾;今年蝕了5億幾。意味着固定成本大概20億,因此整旺個場,起碼可以攤銷固定成本。」

長遠 改建歷奇區 加建新遊戲

海洋公園今年初提出,要求港府注資106億做「全新定位策略發展計劃」,計劃把公園重新發展成7個以歷險為主軸概念的體驗區,拆卸12個老化設施,包括「瘋狂過山車」和「滑浪飛船」,亦會取消海洋劇場。

李兆波說新計劃最正確的部分,是公園打算將入口改為更入的位置,開放入口外的餐飲部分,人們不用買票進場都可消費。「迪士尼都加入了更多餐飲服務,因為香港人喜歡出外食飯,而有免費泊車是好重要。其實海洋公園位置非常好,在金鐘搭多兩個站,因此是多一個選擇。」

此外,雖然不少人對拆卸「瘋狂過山車」感到可惜,但李指出新計劃將增建多部過山車,「瘋狂過山車曾經叱咤一時,過山車刺激在位處山邊,如像直接衝落海般。因此,新過山車會善用從山邊衝下海的優勢」。此外,新計劃會利用靠海的優勢,設真船設施到深水灣遊船河,亦會有園內單軌列車,如像迪士尼樂園小火車,不用步行就可遊覽園區。

「死過」一次 信多一次?

在1月20日討論撥款的立法會經濟事務發展委員會會議上,就連建制派議員都不贊成方案,說106億太貴。同時,自2015年動工的海洋公園水上樂園,至今尚未竣工,已花37億,比初時預計開支約23億多出14億。

究竟納稅人要如何相信今次注資不是一個無底深潭?要如何相信新計劃真的能夠令海洋公園起死回生?

李兆波說海洋公園其實已經「死過」一次,在2003年SARS之時已在倒閉邊緣,時任主席盛智文在2004至2005年報中亦說,「跟前有兩個方案,關閉公園或重新發展」。但隨後卻成功翻生,即使2005年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海洋公園入場人次仍然屢創新高,2012至2013年達到770萬人次高峰。

如果拆卸海洋公園後亦只能用作建屋,建更多未必是給予香港人居住的房屋。香港人會否再相信多一次?

文//彭麗芳

圖 // 資料圖片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