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慮疫情 謠言滿天飛 7招fact-check辨真偽

文章日期:2020年02月15日

【明報專訊】「某某品牌貨品供應有限,就快無!」手機信息響不停,這時又傳來:「病毒會氧化死亡,一個口罩可重用2、3天!」疫症蔓延,謠言四起,連立法會議員也攙一腳,轉發「蒸口罩」言論。

儘管專家或相關人士事後澄清這些傳聞統統不確,但謠言仍然滿天飛,教人無所適從。傳播學者分析,謠言不斷,源於人們的焦慮情緒,也因為公權機關失信,使堵截謠言的工作難上加難。

「叮」,友人傳來WhatsApp信息,搶眼標示為「超市內部消息」,叫大家趕快搶購罐頭及白米,下方更寫有「積穀防饑」4個字。謠言一出,坊間即有反應,各大超市內出現廁紙搶購潮,連抹手紙、衛生巾也被搶光。事後,政府及超市澄清消息屬流言,呼籲市民大眾毋須恐慌。

影響理性思考 阻客觀過濾資訊

謠言與恐慌情緒大有關係,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表示,當社會發生的事件不確定性(uncertainty)愈高,人們的情緒愈發焦慮時,謠言更易蔓延。以當前的疫症為例,他指人們受焦慮情緒驅使,愈發需要資訊,但由於疫症的未知度高,已確認的資訊有限,坊間漸漸出現一些捕風捉影、未知真偽的說法,致傳言滿天飛。

欲要辨出傳言真偽,理性思考絕不可少。依照「情感智慧」理論(affective intelligence),人們能否發揮理性思考,原來與情緒息息相關。李立峯表示,理論指出當人們感到快樂、憤怒時,較難消化資訊,作出相應的反思及行動。但當人們感到憂慮,最可能有理性思考,傾向接收較多資訊,更深入考量,甚至願意放下既有的立場,改變行動。

只是瘟疫蔓延,不少人面對謠言時,多數感到惶恐不安,理論又有否解釋恐懼如何影響理性思考?他表示,現時文獻尚未有較統一的說法,但在一般情况下,當人感到恐懼時,較難冷靜、客觀地過濾及消化資訊,「當你本身已經好驚時,還要收到一個資訊說:某件日常生活用品將會缺貨,自然好容易衝出去搶貨了」。

政府失信 變相失權威消息來源

謠言威力在於不知真假,教人半信半疑。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副教授傅景華舉例稱,一條網絡影片顯示在內地,一名路人突然昏厥,倒臥路上,疑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所致,但接收者往往難以查考真偽,確認路人昏倒的真正原因,「這過程滲入了不少焦慮情緒」。

傅景華認為,謠言滿天飛,不但在於大眾的焦慮情緒,亦源於對公權機關的不信任。他指出,政府處理疫情時,部分政策反覆,不能得信於民,無法建立公信力。訪問當日早上,特首林鄭月娥見記者時沒戴口罩,表示需「慳啲使」,「戴咗都要除返落嚟」。傅景華提及以上口罩論,形容「到此刻,我也不知道究竟政府是想公眾戴還是不戴口罩」。

政府機關擁有資源,掌握疫情的最新數據,理應為信息的權威來源。但傅景華指出,當市民對政府失去信心時,變相失去其中一個信息的權威來源,更容易捕風捉影,令謠言更易流傳。李立峯有同一觀察,指出疫症牽涉不少專業知識,一般大眾難以fact-check,奈何公權機關失信,致市民信服的信息減少,擴大謠言的生存空間。

放眼觀察本地網上輿論,李立峯形容即使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其公信力亦受部分網民質疑。疫症謠言滿天飛,市民一時間難辨真偽,亦缺乏可靠信息來源,以上情况有何出路?他直言:「這是沒有人答到的問題……因為現象是根深柢固(deep-rooted)。」

小心轉發資訊 莫濫用fact-check字眼

但他補充,市民仍可由個人層面出發,堅守fact-check工作。他不諱言,疫症盛行時,市民難免會傳播資訊予親友,以作提醒,但切忌濫用fact-check字眼,宜多解說自己如何考證,如資訊來源、查證方法等。若霎時間未能辨清信息真偽,但認為消息關乎重大事宜或影響至親安危,有必要轉發的話,應標明信息未經證實,可信度並非百分百。

他以新聞媒體從業員作類比,處理傳言時,並非一律不報道,若傳言已被廣泛流傳,牽涉重大公眾利益時,記者亦會報道。大眾轉發消息時,亦可借鏡傳媒的處理手法,「在這種考慮之下,即使新聞機構選擇報道,都一定會好清晰地指明,這傳言的可信度有多高,這便是負責任的態度」。

文:鄧安琪

編輯/梁小玲

美術/謝偉豪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